讲真象过程中的点滴感受

【明慧网2005年6月4日】我有个好朋友,她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在几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只是劝我不要炼了,对谁是谁非根本不关心。在我坐牢期间,她还入了党,又去了外企发展。最近我又见到了她,她对我劝她退党很抵触。

果然,在我热情的寒暄以及渐入主题后,她反应很冷淡,我拿出精心准备的材料,她委婉的拒绝了,平淡的说有人给她的邮箱中发了九评,她已经看了,“你们炼就炼吧,怎么又搞起了政治?”我又开始破除她头脑中的党文化,她只是静静的听,也表示了对××党的反感,最后说“我不参与这些事”,就去接电话去了。

这时我们已经谈了几小时了,我有些灰心,心想算了,我也尽了心了,师父都说有不能救的。想起曾经经历过的受挫的时候,总想起师父说“救人嘛,就得有耐心,所以才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嘛。”我一直是个急脾气的人,而且总有有求的心,总是太注重结果,其实以前同修们在一起切磋时也提醒过,有的人,我们也许是他第一个碰到的跟他讲真象的人,他一时难以接受,或接受了表面也不同意,可是他会碰到第二个大法弟子,第三个,第四个。如果他是可度之人,总有一天他会明白。这么多年,我们经历了多少失败和挫折啊。

我于是把心稳了稳,心想,我不要求她今天答应退党了,但我要让她体会到我的善心,我要告诉她我这么辛苦找到她决不是为了一个她理解的(退党)的表面形式,我知道只要我们心正,我们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不白说,我们的慈悲会打动她的生命深处。我念正了,急躁的心也没了,我对着她发了一会正念,然后等着她,她这个电话一接就接了一个小时。她放下电话后,我已经准备好再耐心的谈谈,谁知她看了看我,出乎意料的突然说:“行了,你给我退了吧,用我的真名。”

我当时再一次体会到我们自身的修炼多么重要,我真的那么纯净的话,真是一个字一句话或一张口就把他救了。

也许我太没耐心了,我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总觉得耐心很重要。我有个同事也是这样,什么真象都不听,什么材料都不看,我已经正儿八经的劝了她四、五次了,可她连九评都不接,这种态度把我再急躁或者被拒绝的情面都修没了,她还那样,我暗想,师父说了,不听不看就是态度,我不得不放弃她了,有时都不愿跟她说话。

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有一句话特打动我,师父说:“那么也就是说,那么多的高层生命敢于冒着这么大的险恶到三界中来,为了什么?他们是神哪,我们能不救他们吗?他们不是为来得法的吗?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他们敢于来,不就是在证实正法和把希望寄托于这次正法吗?所以我说,我们不能落下他们,我们就是要救度他们,想办法去救他们!尽管他们一时糊涂,或者是长期被这种党文化造成的观念的变异不能认识真理、不能够认识真象,我们也要想办法救他们。”

每看到这我都想哭,不管自己觉着怎么慈悲了,在师父浩荡的佛恩面前都无地自容。再看我那个同事,我心变得非常缓和温柔,象对自己疼爱的孩子,我再次给了她小册子,她接了过去,在还我的时候告诉我:她要退党,还主动要了“九评”。

最近我又懒惰下来,色呀情啊都冒出来,我无数次的认识到,只要自己救度众生的意识差了,表现出无耐心了,工作忙嘛,认为谁不可救药了,觉得生活又无限美好有很多常人的事也要做嘛,懒得张嘴讲真象……这个时候就是正念不足了。没有把救人放在生活的第一位就愧对了大法弟子的身份,保证是因为大法的书看少了。

最后以师父的一段话和同修们共勉:“大法弟子今天这种修炼形式和修炼状态,和以前的修炼修行形式是不同的。你们才是真正的广泛的在救度众生,你们才真正的有了这么大的使命,所以表现出来的状态和过去的修炼是完全不一样的。正因为这样,更不能因此忽略了自己的修炼,也不能因此搪塞自己的不足。所以我希望大家走好以后的路。”(《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