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放下生死”


【明慧网2005年9月28日】师父《在美国讲法》中告诉我们:“人和神的区别,就差在这儿。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我有时就想,那还不容易,我相信师父讲的是真的,我为了圆满不怕死,我宁可为之去死,那我不就没有了对生死的执著了?我不就放下了生死,成为神了?我年纪还小,我就等到快结束的时候放下生死吧,这样修起来轻松,为了圆满我不怕死,好象这还是修炼的一条捷径了。

但我感觉这种想法不对劲,与师父讲的法不符,但我一时找不出理由驳倒它。

后来我想,天下不怕死的人很多,更有处在“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人,还有很多自杀的人。自杀的人是放下生死了吗?我想不是,他们不是放下了生死。他们是放下了死,却没有放下生。他们活不下去了,对活着是无法忍受了,所以才自杀的。由此看来“想着我不在乎死就是神”的看法是不对的。

师父讲的是要放下死,没有对生的执著,同时师父也讲了要放下生,不应有对死的执著,即无论生存环境多恶劣,多残酷,多令人无法忍受,我们还能以法为原则,按大法的要求去对待周围的一切,而不考虑自己,不顾及自己的安危,不考虑自己的生死,那才是真正的放下了生死。只不怕死,不是层次的体现,常人自杀者不就是一种不怕死的吗?

真正达到放下生死的状态,需要的是我们实实在在的修自己,而不是靠一时冲动去死来验证的。学好法,时时修好自己,自然就会达到那一状态了。

贪图安逸,不重视学法实修,就可能走弯路。我有时不重视实修,而是满足于做事,以讲了多少真象来衡量自己的精進与否。因为做事虽然累,但有时没实修苦;有时觉得自己在很危险的环境下仍然去讲真象,不正是放下生死的壮举吗?实际我想这是一种想通过做事代替实修,达到“一劳永逸”的目地的想法。讲真象只是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之一,做的多,不一定能代表自己修的好,三件事都做好才能提高。我周围原先有个人表现非常好,曾积极带大家去天安门为大法喊冤。可现在她被判劳教后妥协了。这对我触动很深。可能她就是没重视实修,被邪恶钻了空子。

无论何时我们都应该好好学法,才是做好一切的根本。

个人体悟,不当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