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认识我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6年1月21日】2000年6月16日,师父发表了新经文《走向圆满》,见到师父的新经文,激动、喜悦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反复学习这篇经文后,我很快就找到了自己入门时的根本执著,即大法“符合了自己对政治的不满”(《走向圆满》)。换句话说,就是执著大法能使人类社会变好。当时以为既然把根本执著找到了,那它就解体了。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明慧周刊》连续发表了学员有关放下根本执著的文章,我逐一拜读后突然意识到:我的根本执著并没有真正放下,必须从新加以认识。

我是一个从小就自命不凡的人,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一直当学生干部,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记得小时候,有人曾给我相过面,说我长大后能做大官。因此,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就一度成为我的人生目标。走上工作岗位后,自己数次想進入政界发展,结果都因为性情耿直,不谙世故而未遂心愿。于是常有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人生感慨。6.4学潮引发了自己对政治不满的共鸣,当时若不是家庭牵绊,我一定会不顾一切的進京参加民运。后来,血淋淋的现实使我认识到:共产恶党是中华民族多灾多难的祸根,邪党不垮台,中华民族就无法振兴,自己也永无出头之日。那段时间里,我接触到唐朝著名预言《推背图》,看后如获至宝。我将其抄下来逐字逐句的抠,试图从预言中破解到邪党灭亡的时间,可最终也没弄明白。

不久,本地出现了气功热,我也开始学气功。我练气功的目地既不是想返本归真,也不是为了祛病健身,而是想练出什么功能来,用来灭掉邪党(现在想来很可笑)。由于求成心切,什么也没练出来,白白浪费了大好光阴。1996年春季,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了法轮功,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第一次读《转法轮》,感到大法太好了:能使人心向善,能使社会道德回升,能改变人类社会的各种不良风气,从此,我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在长期的学法修炼中,我逐渐认识到:大法是度人的,师父是往高层次上带人的。自己修大法是为了同化大法,最终返回到自己的真正家园。因此,必须放下各种不好的心,才能真正修炼上去。

7.20邪恶迫害发生后,每天面对邪党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以及恶警、610恶人无休无止的骚扰恐吓,我的心每分每秒都承受着煎熬,真是度日如年啊!我盼着这场迫害快点结束,盼着邪党早日灭亡,于是就对师父的法進行猜测,先是执著秋天,接着执著春天。随着一次次猜想的落空,心里越来越失落。后来我又把结束迫害的希望寄托在中国的那个总理身上,直到2002年学习了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后,才从法上意识到执著时间不对。我努力想把这个执著放下,可始终放不下。不知不觉的我又开始琢磨起历史预言来,其实还是执著时间的心在作怪。后来从学法中知道,正法开始后各类预言都不准了,一切都按正法的需要、未来宇宙的需要从新安排。这样我就对历史预言的执著渐渐放淡了。

《九评》问世后,特别是师父的《不是搞政治》、《向世间转轮》、《再转轮》三篇新经文发表后,人类社会形势出现了新的变化。2005年春季,我看到了社会上广为流传的两则北京童谣,还有网上流传的一些断言说恶党在鸡年灭亡的文章后,心不免又浮动起来。然而随着正法形势的发展,预料的结果并没有出现。我虽然多次告诫自己不要因此产生失落感,但一段时间以来,我还是不知不觉的出现了消沉状态:三件事虽然在做,但却成了一种按部就班的固定程式;学法不入心;发正念静不下来;讲真相也不如以前那样积极主动了;五套功法经常不能在一天内全部做完。

师父说:“就目前而言,大法弟子修炼的路上出现的迫害形势已经在宇宙正法与大法弟子证实法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无论是修炼环境与世人的认识,都在根本的改变着。这本来已经是正法与大法弟子在修炼后期的展现,可是还有一少部份学员,甚至是老学员,却在此时或多或少出现了消沉的状态,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对正法时间的执著或不正确的后天观念干扰造成的,从而被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加大加强了这些执著与人的观念,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状态。”(《越最后越精進》)自己正是由于执著正法时间,被旧势力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扩大了这种执著,才不知不觉的松懈了精進的意志,出现了消沉状态。

那么,长期以来自己为什么如此顽固的执著正法时间呢?明知道执著时间不对,为什么就是放不下呢?看了同修们在《明慧周刊》上发表的有关放下根本执著的文章后,我终于醒悟了。原来,当初我的根本执著并没有放下,只不过随着正法形势的变化,我的根本执著(觉得大法“符合了自己对政治的不满”)演变为对时间的执著。换句话说,我对时间的执著就是根本执著在正法進程中的变相延续。修炼大法前我就对邪党政治不满,期盼邪党早日垮掉。邪恶迫害发生后,我一直盼着迫害快点结束,邪党快点完蛋。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自己不是把心思全部都用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上,而仍然藕断丝连的执著于正法结束的时间(有时这种执著隐藏的很深),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呢?试想,在目前还有许多有缘的人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假如恶党就在此时垮掉(迫害随之结束),那么将有多少有缘的人不能得到救度?而那些至今尚未走出来的学员不也就完了吗?可见,根本执著的根子还是个“私”字。为什么盼邪党快点垮掉,不就是怕受到迫害,想过的舒服些吗?师父说:“人在世间带着这些心向往着美好的追求与愿望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当然不行。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走向圆满》)重温师父的这段经文,我感到从未有过的震撼。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能否放下根本执著真是个至关重要的大问题。特别是在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如果再不把根本执著放下,不要说能否最终圆满,就是连当师父的弟子的资格都没有啊!这是多么可怕的结局啊!

现在,我能在法上从新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理清它的来龙去脉,挖出它的根子,心里顿觉豁然开朗,另外空间的败坏物质随之解体,今后怎么做也就更清楚了。

最后,我还想告诉同修的是:写这篇文章遇到的阻力相当大。过去我经常给明慧写稿,一般来说写的都挺顺利,可这篇文章我两个月前就在酝酿,却始终拿不起笔来。后来硬是横下心来写,结果勉强写个开头就写不下去了。隔一段时间再次横下心来写,照样写个开头就撂下了。我感到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太大,一拿起笔脑袋就发木发胀,文思枯涩,就连平时常用的词汇都想不起来。越是这样,我越是感到写这篇文章太重要了,否则邪恶就不会这样拼命阻挡。直到最近反复深入的学习了师父的《2005年旧金山讲法》,情况才有了根本变化,于是一口气写成此文。在此万分感激师父和大法赐予我的智慧,向至尊的师尊顶礼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