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自己根本执著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5年12月30日】前一段时间在《明慧周刊》上看到很多同修写的关于根本执著的体会文章,猛然间认识到自己也该好好想一想是否也存在根本执著的问题。

以前无论是看了同修的类似文章,甚至是师父的经文,一直认为自己没有根本执著,觉的当初得法时没有抱着治病啊什么人的具体目地,就认为法好,于1998年12月份坚定的走上了大法修炼的道路。7个月后发生了“7.20”残酷的迫害。

“7.20”当天我毅然的会同当地几位同修去省政府上访;在接下来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中,我曾有过短暂的迷惑,但经过自己冷静的思考,认为修炼大法没有错,排除了干扰坚定修炼;2000年冬天开始走出来发真相资料,接着与当地同修一起印制资料;2000年底去天安门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先后4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受迫害;2001年开始一年多流离失所的时间里,全身心投入到正法修炼当中,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几年的正法修炼由开始的不重视学法,凭着一股冲劲摔摔打打走过来,虽走过弯路,但很快就爬起来继续做该做的事,不断在修炼中认识到了学法的重要,摔打中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成熟。这当中始终没有动摇过对大法的正信,甚至一直认为在正法修炼中按师父的要求做,不存在根本执著的问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同修众多这方面的文章提醒了我,有一天我开始冷静的想了,这一想不要紧,把自己吓了一大跳,原来自己在入门时就存在根子上的问题,这些年来始终没有认清它。比如,我在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天突发奇想:人身体里面一定有很多黑气,要是这些黑东西能从头顶或什么地方冒出去,人就会变得十分聪明、漂亮,多好啊。第一次看《转法轮》时看到“……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转法轮》79页),我当时惊的差点叫出来,呀!我少年时的幻想真能实现呢!真是欣喜若狂,就觉得这本书很好,不一般。后来在修炼中不只一次的与同修谈起自己的这一体会,言外之意,自己与这大法有缘份、根基好。在心中一直沾沾自喜。现在认真想才突然意识到这令自己始终认为好的念头实际上基点是落在了人上,根本上讲是想通过大法使自己达到人中的聪明、漂亮。还盲目的认为自己不错,一看大法就有了“接上电”的感觉,却没有认真的察觉自己潜在的人心。

又比如,在讲真相中,跟对方说大法如何如何好,自己如何变的善良,能容忍,变成了一个有修养的人,最后说:一直以来我就想做这样的“人”,看!这基点又落到了“人”上,内心深处还是想通过大法达到人的目标。

再比如,与人讲真相中时常会讲:大法如何好,使自己看淡了名利,家庭美满了,身心健康了,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心态平和,这才是真正的快乐,是用金钱和地位换不来的。告诉对方这都是修大法的结果,想法是证实大法,可是自己的心灵深处似乎还是对所谓人中幸福的追求,如何过的好,没有烦恼,可大法修炼不是为了这些呀。

虽然在学法中明确的知道了修炼的最终目地就是圆满、得道,在人中吃苦、遭罪、反迫害、承受身心巨大病苦的目地就是为此,而修炼圆满的前提是修去一切人心、观念和执著,而上述自己的一些念头却是实实在在的人心,是想在人中得好处,而这些好处的获得又是想通过大法修炼从而得到的。这就是根本的执著:一手抓着佛不放,另一只手又紧紧的抓着人不放。这怎么行呢?修炼就是去人心,就是不想当人,我怎么还能一手抓着人心不放呢?想借用大法来实现人中的目标,又是一颗何等肮脏的人心呢!我为此而感到惭愧。从而也认识到了自己总是放不下求名的心,根源上是想在常人中达到自己的所谓人生目标,出人头地,在人中有脸面,甚至修炼前头脑中形成的那种深深的追求什么汽车、洋房、妻儿的“幸福”生活的观念仍然有所残留。修炼这么多年了,这些根本的、入门时就应该想明白的问题,至今还残留在心,所以在迫害起初的几年,由于自己失去了原有的令人羡慕的工作和所谓的美好前程,再见到昔日的同事或同学时,心里会产生自卑、浑身不自在,觉得抬不起头的想法。甚至这想法现在还有。一位同修曾经这样对我说:我们修大法的人是这宇宙中最伟大的生命,是最幸运的,常人中任何一个人都不如我们,我们还有什么自卑的呢。

是啊,我们是修炼的人,是不应该执著人中的得失的,是不求在人中过得如何的,我们在邪恶的迫害中可能会在经济上变得窘迫,在社会中没有地位,被人耻笑,被亲朋好友不理解等等,当我们一心向佛,彻底放弃人中要达到的目标时,我们才能更坚信大法,在修炼中才会突飞猛進,才能更加体悟到法的殊胜、伟大。我认识到了根本的执著,但重要的是要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做好三件事,在实修中真正的去掉这些人心,真正的达到标准。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