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根本的执著


【明慧网2006年1月21日】近日我常为了不能做好三退而苦恼。身边的同修三言两语就能搞定,而我却张不开嘴,鼓足了勇气说了两次,可对方就是不动心。这问题出在哪里呢?

于是,我把所讲的过程告诉了同修,让她帮我找一找问题出在哪里,同修见我发愁的样子,笑了:“你左遮右盖的极力的想圆满着说,是不是怕别人不信,怕别人说反党之类的话?”我说:“是啊。”她于是反问到:“你是不是思想中还存留着三退是反党的隐患呢?你是不是真的相信三退是为他人好呢?是在救他呢?你是不是相信神要清算恶党,恶党的气数已尽呢?你自己如都不全信怎么能够要求别人信呢?那不是不负责任吗?”

我傻了,知道自己错了,错就错在自身不正,自身不正怎么正别人?知道错了就改,于是我就积极的召集人看录像,多看《九评》。问题又出来了,一看录像我那个困劲大哟,要让我睡过去;当我清醒时,见他人也在睡觉呢。是我做的不好影响了大家?发正念次数少,学法少这我知道,但我们集体切磋、发正念也弥补了一些不足,还有什么原因呢?

在切磋时,同修提醒我,你是不是写过什么“保证”之类的?我不假思索的说:“没有。”我也没出过事,写什么“保证”?就是中共恶党及江氏集团刚开始迫害时,县里组织炼功人开了一个所谓的座谈会,好多人,叫大家发言,谁也不说。于是就点了几个人名,叫写一个发言稿,谈一下体会,其中有我。

我记的很清楚当时的发言情况,一个同修是不谈正题;一个同修大胆的说了自己的感受,其它一概不谈;我呢,是动了“心眼”,我不能说大法不好,这不是考验来了吗?咱可不能上当啊!这些心里话也不能明着说呀!我就反说吧,常人知道什么呀?修炼人心里有法,会明白,师父也会知道我没恶意。在当时的心态下,我就是那么想的,也就做了,总觉的自己问心无愧,也就没在意这些。

同修的提醒让我重新回忆了六年前的往事,往日的“问心无愧”,今日叫我好羞愧,我好狡猾的保全着自己,是拿着提醒同修的人的善当幌子来掩盖自己那颗怕心,迷惑常人也是在掩盖自己要修去的心、为己之心。怕心还存留在体内,这就是我的根本执著。它触及了我的心,并且已影响了我的言行。

多谢师父利用各种方式指出了我的不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