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我的根本执著——执著圆满


【明慧网2006年1月5日】《明慧周刊》连续多期都刊登了关于找出根本执著的体会文章,看后对我触动很大,于是我也开始找自己的根本执著。对照师父《走向圆满》中指出的那些,我觉得其它几种执著我没有,只是当初为了祛病健身而走進大法的。在此之前,我为了治病,已经练了好几种气功,都没有什么效果。听大法弟子说法轮功治病效果好,于是我走進大法中来了。通过学法炼功,知道了不能抱着有求之心修炼,可是我总是在感性上体悟大法给我带来的好处。随着学法的深入,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对于炼功治病的执著也就渐渐淡没了。

那么究竟我的根本执著是什么呢?我找呀找,找了很长时间,也找不准。心想,别管什么执著了,就往下修吧。最近学习了师父《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的一句话,使我震惊、猛醒,师父说:“有的学员根本执著一直没去,这就是根本上是不是大法弟子的问题”。我悟到了去掉根本执著的严重性。于是我开始理清自己各种执著,理来理去,心里一震,一下子找到我的根本执著——执著圆满。

为了确定执著圆满究竟是不是我的根本执著,并挖出产生这根本执著的根源,我对自己人生履历進行了回忆。由于自己出生在贫苦家庭,为了将来出人头地,过上幸福生活,父亲从小就教育我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当大官,坐小汽车。当时我虽然年纪小,但这句话让我铭记在心,成了我人生奋斗的动力。所以我从小就努力学习,成绩从小学到中学一直名列前茅。但命运的安排却让我赶上“文革”,加之父亲去世较早,我很小就承担起家庭的重担,好不容易上到初中毕业,回乡劳动,既没上大学,更谈不上当大官、坐小汽车,反倒贫困交加,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尝到了做人的苦,自己的美好梦想成了泡影。

虽然我的前半生不幸,但步入中年我迎来了自己人生的辉煌阶段——修炼了法轮大法。师父的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得法的喜悦使我变了一个人,每天心情舒畅,笑逐颜开,心想我怎么这么幸运啊,这么大的法让我得了。修炼能祛病,还有师父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更重要的是能修圆满,脱离苦海,给我多少钱让我放弃修炼,我的选择都会是修大法的。平时面对一些当官的或有钱的,我心想,你们赶不上我,等我圆满了,到天国世界可比你们强多了,没有苦,还永远不死。所以迫害前的个人修炼阶段为了圆满成了我精進的重要动力。

由于我对圆满的执著,迫害后被邪恶钻了空子,面对邪恶的所谓考验,未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虽然去省政府请愿也好,到广场上炼功也好,由于心不纯,被绑架后向邪恶妥协,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后来师父发表了《走向圆满》,我认识到应進京证实法,但当时有不少同修认为只有進京才能圆满,所以在我的潜在意识中也有为了圆满的目地夹杂在里面。進京后,在天安门打条幅被恶警绑架,心想这回可圆满了,暗中沾沾自喜,结果被绑架回到当地看守所关押30多天,经亲属写了保证书我签了字,又交了罚款才放了回去。虽然师父又发表了《去掉最后的执著》,让我们放下对圆满的执著,可是我也没有彻底放下。

后来师父发表了《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师父在谈到有些弟子在迫害中承受不了,表面上写了悔过书表示不炼了,完后回去还炼,师父说:“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我一看心里凉了半截,我写了好几次保证书,也圆满不了了,自己非常懊悔,一度消沉下来。没过几个月,师父又发表了《建议》,师父说:“那些旧的势力认为,一个大法学员,由于执著,在这期间一旦写了书面保证不修大法就算他自己定下了自己的未来。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是在强迫中造成的,重新开始走入正法中来,那么就会加大魔难过关。师父虽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你一旦走向了反面,后果是可怕的,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

看完师父这篇经文,由于当时没有理解好,心里更凉了。心想,这回算没指望了,别想修圆满了,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也没有那么大的承受力,活着还觉得苦,修还圆满不了,那段时间精神近乎崩溃的边缘,一天天简直生不如死,死还不敢,没心思学法,时而炼炼功 也是为了锻炼身体。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通过学法算是又振作起来,体悟到师父的慈悲苦度,又有了新的希望,觉得修圆满没大问题。

由于我对圆满的执著去的不彻底,所以在后来的三件事中有很多不好的心、不纯净的心都从根本执著中派生出来。比如学法,每天成了例行公事,有一天学不着心里就发急,追求数量,不能净心学法,表面上认为我得学法,我得同化大法,潜在意识中还是为了圆满。炼功也不能保证天天炼,有时想,反正师父已经给推到位了,多做些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一切都有了,再说太忙,少炼点就少炼点了。发正念也是心不净,每天也象例行公事,愿意发就多发,不愿意发就少发,发正念也是心态不纯净,有时是为了减少邪恶对自己的迫害。讲清真相中所做的一些事中也夹杂着给自己建立威德,圆满到高层次,因此往往被常人心带动,人家明白了或退了就高兴,反之或生气或抱怨。

由于执著圆满,时常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肯定能圆满,而且层次很高,并时常想象着法正人间时,自己和其他大法弟子坐着莲花圆满飞升,回到自己的世界,从而产生欢喜心。由于执著圆满,做三件事中产生干事心,不愿做也勉强做,象完成任务,为了建立威德,弥补自己的污点,提高圆满的层次,往自己的世界多度几个众生(这些干事心去年又被邪恶钻空子,遭绑架20多天,幸在师父的呵护下闯出魔窟)。有时还想,我有那么多污点,本来师父安排能修挺高,这下修不高了,后悔自己太差劲了,从而产生自卑感。有时还想,反正能圆满,多做点少做点都行。由于执著圆满,又产生了对时间的执著,从春天盼到秋天,从去年盼到今年,盼望着早点结束邪恶的迫害。由于执著圆满,又产生显示心和妒忌心,比如面对常人中事业有成的人、或大官或大款时,心想,我将来能修成佛道神,你们能和我比吗?就算你有些钱也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要反对大法还得被销毁。

一个修炼者有修圆满的愿望,这没有错,可不能成为执著,尤其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的使命和个人修炼不同,我们只要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可是,为什么修炼到至今,对圆满的根本执著还未彻底去掉呢?从师父法中悟到,我是旧宇宙中产生的生命,旧宇宙的属性就是为私为我的,所以得大法后,我要修炼,我要圆满,我要……,我所做的一切就成了为我圆满这个根本执著服务的,本来证实法做好三件事多么神圣,但被隐藏很深的执著掺杂其中,致使我修炼中走了那么多弯路,慈悲的师父为我多费了多少心,承受了多少不该承受的。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能走到今天吗?我还圆满什么?执著什么?我还有何沾沾自喜的?想起来心里非常难过。今天在师父的点悟下我终于找到了我的根本执著,去掉它!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希望和我有同样根本执著的同修,能以我为鉴。由于篇幅关系,我不能把师父的《走向圆满》和《去掉最后的执著》抄录下来,让我们再好好学学这两篇经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