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问自己是否真修


【明慧网2006年1月24日】经文《真修》我很早就能背下来,师父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真修》)修炼中感觉自己放下了许多执著,但有些隐蔽很深的执著,甚至自己不承认的人心竟在魔难中暴露出来,却总是在摔了跟头爬起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执著所在。在本不该出现的魔难中,我问自己是否真修,带着根本的执著心不去,还配称真修弟子吗?

我曾叹息,被病魔夺去了生命的同修们,他们大多是老弟子。我于97年得法,也算是老弟子了,却也被病魔悄悄侵入迫害我。炼功后身心受益的我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得子宫肌瘤。历经两年多的迫害,我却找不到“病根”。刚开始发现时,我却不以为然,认为是假象。不承认它就是了。并没有认真向内找自己。有时正念不强,以人心对待,人为的滋养了邪魔。

我把这事告诉了同修小君(化名)。她说:“这道题给你出的不小,好好向内找吧”。也许人心太多,我却找不出是哪个人心引起的。想了想,也许是疑心吧。两年前一次摘取避孕环时,感觉计生站的A往我子宫里塞了东西。因她执意让我买她的药我不肯,都说A坏,我也认为她坏,结果有了这种疑心。我曾把它当作思想业清除过,可这种疑心常作怪。结果半年后做B超发现了鸡蛋黄大小的子宫肌瘤。这完全是自己求来的。当然我想,还有其它原因。后来我悟到当时应该向她讲真相,只好写了一封真相信给她。

同修们曾帮我发正念,我倒有不好的感觉。又怕耽误同修们的宝贵时间,就告诉同修别为我发正念了。认为我找到了疑心就没事了。

我认真学法,发正念,清理自己,做真相更加积极了。我认为自己必须精進,让旧势力找不到迫害借口。但自己有病的心却没有完全放下。人心一上来。那真是病的状态,腹痛、腹胀很难受,正念一强,啥事没有,正常人一样。一段时间我似乎把这事忘了,感觉自己身体轻松了许多,真是好坏出自一念哪。

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我在修炼中只要放松一点就出问题,几天不做真相就出现干扰。所以对时间很执著。有怕被迫害的心。师父说:“长期以来啊,有一些学员就是有那根本的执著不去啊!堆积到最后了,过不去了,难就大了。出现问题哪,不是从心性上去找,不是从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这事放下、从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过来,而是针对这件事情:哎呀我这件事怎么还不过去啊?我今天做得好一点应该好一点啊,我明天做得更好一点呀!他老是放不下这件事情,看上去还好象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为它而做好!你并不是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应该去做的那样做的!(《在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虽然三件事也在做,却带着私心在做,在为自己做好。同修也都从表面看我,认为我做这些真相,为何出现魔难,却看不到我的众多人心,以至“人心凡重难过洋”(《心自明》)。

在当地环境宽松的情况下,由于放松了安全意识,在今年2月25日(农历正月十七)我和小君去挂横幅,被恶人举报,我当场逃脱,小君被抓后在派出所正念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我俩常在一起讲真相。由于我的人心多被邪恶利用,起到了间隔作用,同修的魔难也许是我造成的。在恶警看到我时,我大脑一片空白毫无正念,却有一种埋怨心理,为啥恶警先看到我没看见小君,我当时认为这一念太坏了。它源于嫉妒心。而恶警也是由我的视线(不经意的回头)发现了小君,这是我最痛心的。小君被打也没说出我,使我还在安全的环境下修炼。这次魔难使我真正让魔钻了空子。给法带来损失不说,当地同修因而产生怕心不敢讲真相。一天梦里,一条蛇钻入我的体内,清清楚楚,又好象不是做梦。我忽的一下坐起来发正念,清除它。几天内都感觉它在肚子里动。也就在这时子宫肌瘤的症状随之而来,做B超显示瘤长大了。大夫说必须做手术否则癌变。同时大夫也惊讶我没有子宫肌瘤的强烈反应症状。这让我感到很失望、迷茫,甚至不知所措,可以说难上加难,以为自己白修了。讲真相时说自己炼功后病都好了。现在出现病态,做不做手术让我为难了,难就难在我是炼功人,不能给法带来负面影响,更不想成为旧势力安排来破坏大法从而以病业形式先走的那种人。魔难中我正念不强,以人心对待,甚至羡慕起常人来,这时我才知道自己修的如此差劲。魔难中我问自己是否真修,做到实修了吗?真修弟子是不会出现此魔难的,肯定自己有不符合法标准的地方,心不正招来的麻烦。“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认真学法向内找,发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求治病的心,一直贯穿在修炼中,可怕至极。这回我明白了,为何自己平时放松一点就会出现病业干扰的原因。

从修炼一开始就抱着根本执著心不放。而在邪恶迫害大法时,我却在怕心的驱使下,在犹大写好的悔过书上填了音同字不同的名字以圆滑过关(在此再次声明此悔过书作废)。以后加倍弥补做了些真相。欢喜心、干事心、嫉妒心、私心、怕心随之而来却不知对亲情、夫妻之情也很执著,这些都是我修炼路上的障碍。直到摔了跟头才意识到,暴露出一大堆执著心,使我一度自卑,很不精進。

经文《越最后越精進》使我猛醒过来,同时体会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正法没结束,我还有机会做好,就在我写完这篇文章给邪恶曝光后的一天晚上,我清晰的梦见自己腹内的一条大蛇钻了出来,却还想钻入体内被我一手抓住头,一手抓住尾消灭了。在我的正念清除与师父的加持下,邪恶已无容身之地。不管我此难是否完全过去,但它已干扰不了我修炼的意志,使我更加成熟起来。最起码在世间我的生命与正法时期同在,放下生死,去掉人心,做到真修。有一颗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心,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同修一直很关心我的事,也许为我发正念了,在此表示衷心感谢。

以上认识,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