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恩(1)


【明慧网2006年1月25日】师父传法的艰辛不仅表现在到各地办班身体的劳累上,更在操劳心上,真是“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高处不胜寒》)。九二年九月长春四期班虽有上千人参加,入冬后能坚持下来的炼功点不多,有的人还掺炼了别的功法,把师父给他下的法轮都弄变形了。年底师父回长春来看到这种情况很伤心,但他没说什么,求他调整法轮的人,他都帮他们纠正过来,并告诉他们造成法轮变形的原因,以后注意就是了。我感受到,师父最痛心的是学员不珍惜大法。

对于坚修的学员师父就给他们鼓励。有一个炼功点的辅导员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九三年三月下旬的一天,一个骑自行车的小伙子到他们点来发传单,说某某气功师来办班,动员他们参加。当时他们正在炼功的八个学员都表示只炼法轮功,别的什么班都不参加。那小伙只好悻悻的走了,当他推车刚走出这个炼功点的场地的一瞬间,八个学员中有七人都看到了师父法身站在自己身边。当时他们非常激动,他们认识到这是师父在鼓励他们,肯定了他们做的对。这件事在学员中迅速传开,到炼功点来炼功的学员越来越多,很快超过一百人,成为当时长春比较大的炼功点。

这个炼功点有一位姓刘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患脑血栓偏瘫十多年了,是人扶着她去参加班的。第三天教炼抱轮时她感觉一股热流从头到脚通透全身,那以后她就自己能走路了。后来她消病业时反应很重,但她坚持不上医院,我去看望时她已过关了。她对我说师父鼓励她,在她过关过程中,师父法身一直看护着她,还给她显现了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你真修,我真管”。

这老太太是开着修的。

可是在九四年宋某某等人状告师父说他没有功能,理由是宋某某开小车送师父时出了车祸,他就说师父为什么没有保护他。其实那次车祸很轻,只是车受了点伤,人一点事都没有,如果不是师父保护,说不定会发生多么严重的事呢。车毁人亡都是可能的。

师父什么功能都有,但他是来度人的,如果随意使用功能那不是破迷了吗。但是如果需要而又不造成破迷,师父也会用一点小功能。例如,一次长春站一位副站长接到北京电话,说师父说将于某天乘某次车某号车厢回长春。这位副站长带了一位学员到车站去接师父。她俩分别站在那节车厢的两个出口处,可是没有接到师父。她们打电话问师母,师母说师父是乘那趟车那节车厢回来了。她们明白了师父的用意是不想麻烦学员去接他,他不想你看到他,他从你面前走过,你也看不见。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四日对我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师父到过我家。那天早上五时我去炼功点,在下楼时摔了一跤,我的头撞到墙上,我听那响声,象一个大木头撞击墙一样,脚扭的很重。当时虽觉疼痛难忍,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没有事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到炼功点炼功。头的疼痛很快消失了,脚不走路也不疼,但一走路还是不行。可是我还得去上班,这一天我还有许多事要办。我忍痛办完事回家赶快学法。

这时家人走过来指着《转法轮》书上师父的照片说:今天上午八点半左右到我家来的那个人像是师父(我家人没修炼没见过师父)。家人说,“他高高的个子,穿的黑色皮夹克上衣,态度非常温和,很有礼貌的询问这是不是吉大化学教授的家,我说不是。”师父告诉我家人他来给那位教授治过病,记得这栋楼但不记得房间号了。他说他是受别人之托来给他治病,只知是学化学的,不记得名字了。我家人很想帮助师父就问是否还记得那位教授姓什么?他说也不记得了。我家人说,“学化学的教授很多,不知姓名,我没法帮助找到他。”师父说了一声对不起、打搅了,就离开了。我听了非常激动,特别把这个日子记了下来。因为我摔那一跤,师父给我消了业,我自己没有因摔伤脚而耽误工作,也是过了一关。我家人见到师父一面,真是太幸运了,他也很高兴。所以我特别把这个日子记了下来。

我对家人说可惜当时我不在家,我知道,那一定是隔壁门栋的林教授,师父给他治过病,他病好以后到我们炼功点来炼过功。当时他说师父叫他来炼功的,他还说他身体好了后又到一个公司任职。我还劝过他,我说你都退休了,又患过大病,何必再去操劳呢。到我们炼功点来炼功吧。他没炼几天功就不炼了。后来犯病了,又来求师父治病。可是师父是来度人的,只想做常人的人要想好病就不行。后来他夫人对我说,她家几个人分别在家门口和师父的车必经的路口从八点等到九点多都未见到师父,说好师父八点半来的。我告诉她,师父八点半的确来了,没找到她家,走错了门栋,走到我家去了。当时师父从她面前经过,她就是看不见。那一天师父就上北京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