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邪恶迫害 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6年1月9日】我在被非法、强制抓到“洗脑班”后完全不配合邪恶要求,始终坚持正念和讲真相,迫使邪恶势力在两周后不得不无条件的让我回了家。

2005年8月17日,我正在家。由于当时心情不太好,听到有敲门声,没注意就开了门。结果街道恶党书记带着恶警闯進了家中。他们谎称要了解情况让我跟他们走,还说一会就回来。我拒绝跟他们去,于是恶党书记就命人将我抬了起来往外走。我大喊:“共产党绑架法轮功好人了!”我家楼门口聚集了许多围观的居民,恶党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我抬上了车,绑架到 “洗脑班”。

我一路喊“法轮大法好!”“共产党绑架好人!”在“洗脑班”我绝食、绝水抗议对我的绑架和拘禁的非法行为,同时我告诫恶党书记及610人员,这样做是违法的,他们不吱声,但就是不放我。我给610人员及接触到的相关人员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讲我炼法轮功所得到的益处,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利国利民以及我在北京及劳教所、拘留所遭受的迫害,同时给610 人员讲因果报应的故事。

我在无干扰的情况下背法(《洪吟》)、发正念,610人员来干扰我时我就默念正法口诀,同时意念中想他们出去,他们果然進来又马上出去了,多少次都这样。有几天,我听到对面房间里总有电具充电的声音。一次一个人喊大法弟子的名字叫他到对面的房间去。那人(男的)進去后不一会传出惊恐之声。我立即发正念。

我吃了一顿饭后开始绝食。一个女孩来迫害我,拿着方便筷子往我脸上、身上戳,逼我吃饭。她原来不是这样的,现在被邪恶生命操纵了。我想到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绝不能让邪恶这样迫害我!于是我严肃的指着她说:“你这样做是干啥呢?你知道吗,你以后要对你自己的行为负法律责任的!于是她收敛了嚣张气焰,不敢欺负我了。以后我又当着她的面把她欺负我的事告诉了610人员及其他人,当时就有人通知她让她走了。

在洗脑班由于邪悟犹大的参与迫害使情况复杂了。他(她)们找借口妄图加重对我的迫害,迫使我妥协。我说:“即使我有缺点也只有通过学法修炼改正,有师有法教诲,用不着你们来指责我。常人说好不等于好,常人说坏不等于坏。师父说:‘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有一个女犹大说我象精神病,离这不远有个精神病院,不行把我送到那里去。我说:“多亏你还是一个学过法的人,你这样做,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在助纣为虐!”610人员在一边没吱声(也许是因为我与这个610的人讲过真相和因果报应的故事的缘故。)。她看那610的人没吱声也就没话了。

在洗脑班由于我不吃饭、不喝水抗议迫害,加之无法休息,所以有时体力不支,感到难受,于是我就躺下休息,街道来的两个监护就不让我躺下,呵斥我,往起拽我。我就是不配合,后来他们就不怎么管我了。

在洗脑班有时我也会害怕,每当这时我就背《洪吟》、发正念,怕心就小了或消失了。犹大们拿来了师父的讲法,断章取义的念。我告诉她们我学法是整篇念的,我就象开玩笑似的从她们手里快速拿过师父的《窒息邪恶》等新经文并大声诵读。犹大们诬蔑大法弟子是“旧势力”,是“邪恶”,公然否定大法弟子正念正行讲清真相的伟大壮举,他们公然违背师父的教诲。于是我把发生在我的亲人们身上的事情作为教训告诉他们,希望他们不要诋毁和诬蔑大法,会有报应的(由于受江氏集团的邪恶宣传的毒害及对我所受到的迫害,如开除公职、劳教、单位对我的经济迫害、罚款等的不理解,家人中有人竟然迁怒于法轮功及师父,诽谤师父、诽谤法,还对我进行迫害如打骂、不给生活费等,结果得了绝症或其他病。)犹大们居然不信,还说我不善。

我绝食十多天后,为了离开洗脑班摆脱邪恶对我的继续迫害,我从二楼跳下摔伤被发现。他们把我送到了医院,检查说是左腿挫伤。由于我的家人没在身边,没看到X光片子。我要求出院,结果真的当天回到家。

由于十多天绝食、绝水,骨瘦如柴,再加上从楼上摔下,腿上绷着纱布,看到我这个样子,没人敢背我上楼。

我自9月2日到家时生活不能自理,到现在已能慢慢行走。我每天学法、发正念、炼功,天气好时就出去讲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