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恩(2)


【明慧网2006年1月30日】师父办班时,常常遇到各种干扰,师父总是能沉着化解开,而且还会反过来利用它们锻炼学员。

记得九四年办长春第七期班时,白天班开班第二天,师父刚开始讲法就停电。我们很着急,怎么办?下面坐着一千六百多人怎么听法呢?师父一点不着急,他温和的说:你们不是有录音机吗?买几节电池利用录音机的两个音箱一样可以扩音,今天就改为先教动作后讲法吧。

礼堂管理人员说,那段时间从没停过电。我们知道这肯定是干扰。在我们去买电池的时候,学员就学动作。礼堂管理人员觉得不可思议,利用录音机的两个音箱扩音,竟然能使一千多人听课。他们看到了大法和大法学员的超常。

后来我们在办看师父讲法录像班时有一次也遇到停电,因为是晚上一片漆黑,我们想到了师父在这样的情况下是怎么处理的,所以没有惊慌。一位同修去和管理人员联系,我就利用这个等待时间给大家讲本市学员修炼中的一些突出事迹,大家很安静,也没有人离开。电工很快排除了故障,学习班顺利進行。

对信师信法的考验从一开始就存在着。干扰并不可怕,对于真心修炼的人一点作用都不起,但对于抱着执著心有所求的人来说,就可能使其与大法擦肩而过。

九三年一个小报攻击师父,质疑师父的高级气功师证件是否有效。同修们交流后,认为师父是来度人的大觉者,不是由常人来评定什么职称的。但另一个炼功点的同修告诉我,她们点就有一个平时看上去表现不错的人,看了那个小报不炼了。师父对待这个事件的态度是不理它。师父说那个小报是一对夫妻办的,气功师到它那个城市办班时,它都要索取赞助,师父没有满足它过份的要求,它就攻击师父。师父不理它,它也就自灭了。

师父早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发表的经文《为谁而修》中说:“从另外一方面讲,修炼是超越常人的,谁也一样,他对气功的批判那不是常人的认识吗?他能有资格否定佛法与修炼吗?人类的任何组织能超越于神佛之上吗?批评气功的人有能力指挥佛吗?他说佛不好,佛就不好了吗?他说没佛,佛就不存在了吗?”

99年7.20后,中共集团对法轮功和师父的造谣、诽谤更是铺天盖地而来。但真修弟子都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和对法的坚信一路走了过来。

有些干扰来自学员内部。九三年一个杂志出了一本专集,以文艺形式介绍师父的生平、修炼和传法过程。有学员一看不符合大法也不符合师父的情况,就要求总站组织大批判(这显然是党文化的思维方法)。师父一再劝说他们不要那样搞。师父说那作者的出发点还是好的,只是他才跟两个班,又是抱着写作目地来听法的,并没有真正理解法,再说文艺作品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允许有想象的空间。叫大家不把它当法学就行了,不要搞什么大批判。师父在会上会下说了好几次,学员才刹住车。师父对那件事的处理使我看到了师父的宽容、慈悲和博大的胸怀。

师父常说我们这一法门开在常人中,我们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我觉得这句话的内涵太大了。

我反复学习这句话,才慢慢明白当年师父做的一些事。

后来我看到有些学员以为正法时期就要结束了,常人中该干的事也不干了,就等着圆满了,结果给自己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难。其实都是没按着师父的话去做:“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在休斯顿法会上的讲法》)。

大法是千秋万代永远要传下去的,师父的言行对未来人类都有影响。师父在《在美国讲法·在纽约座谈会上讲法》中讲:“因为我讲法也在身教。我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举动,甚至于我穿衣戴帽,有些人都想要学,所以我就非常注重这些大小事,不但传正法我人也要身正。”师父对自己的言行是非常注意的。比如我有幸多次和师父同桌吃饭,我注意到师父是吃肉的,但吃得很少。我想师父吃肉是因为人类是需要吃肉的,吃得很少是因为作为修炼人我们不应有对肉的执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