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执著 牙疼自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最近一周,我的牙疼从隐隐作痛、到剧痛、到不很痛的整个过程,使我感悟很多,结合着平时的修炼状态,将自己的修炼体悟记录下来,也请同修多加指正。

这次牙疼表面上是缘于吃火锅引起的燥热,但后来疼痛的程度是超乎想象的,半边脸肿得老高,喉咙也疼,吞口水都疼得厉害。前天晚上我疼得脑袋里的神经都感到一股股作痛,脸部喉部都在继续肿大,难受到我觉得自己都有可能要断气了,觉得那就是一种生死一线间的感受。

我在心里千百遍的问自己:最近没做什么不好的事吧?没说过不在法上的话吧?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消业或是旧势力干扰呢?我请了好几天假在家里休息,随时都在想到底是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闯过关,还是赶快去医院输点消炎液早点消炎早点解脱的好。

说来惭愧我几乎天天都能接触明慧网,天天都在和同修切磋,一碰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时候,还是一颗常人心。加之又想起前段时间美国几位大法弟子去世的报导,所以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也巧这几天明慧网上每天都有同修关于牙疼的体悟,我看看同修们个个都是凭着修炼人的正念,高密度的发正念,学法炼功很快就过关了。我也横下一条心要象个修炼人的样子,这点苦都吃不了,还修炼什么。

但是第一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后(其实有较长时间我都感到我发正念静不下来,脑袋里还要想常人的事),效果也不明显,还是疼疼疼;第二天更疼了,几乎不能开口说话,但我强迫自己读法要读出声音来,读法时牙一点都不疼,只要一停下来,又开始疼;但第三天明显感觉不疼了,不过在我决定要写这篇文章并在写文章时又有点疼。我悟到真的如师父所说修炼真的是很严肃的事情,比常人中的任何一件事都要严肃。

一、蹒跚進入修炼门

现在回忆最初一九九六年自己接触大法修炼的初衷,那倒不是为了祛病健身,我人年轻,身体很好,也喜爱体育锻练。修炼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才去掉这个对常人体育活动的执著。是因为有一次我办了两张跳芭蕾舞的卡,只跳了两次,竟把腿跳折了才悟到这些活动很没意思,好好的大法放在一边,不去炼功,跑去跳这跳那还是把常人的名利看得太重,认为自己一定要保持一个好身材。

一九九九年,那时我母亲已修炼大法近三年,变化非常大,不仅身体好,脾气也改了许多,我平时在她影响下,也看大法书,但没正式修炼。突然有段时间我发现一切都有点不顺──男友编些谎言提出分手(在所有的熟人眼里他完全配不上我,居然是他先提出分手);事业上颇不得志,迟迟不能一展宏图。即便恋情和事业在发展很顺的时候,我也觉得这些带给我的快乐十分短暂,转瞬即逝,找不着一种真正幸福的感觉和一种持久的内心平静。

郁闷之余,我觉得这一切皆如李老师所说人的一生不是按照你的能力来给你安排的,而是按照你的业力来安排的。我决定和母亲一起到集体炼功点开始修炼,头天晚上才去,第二天再去便是七二零的阵势,炼功点上站着的全是武警。我从一开始就对电视里胡编乱造的那些东西根本不信,那个时候师父关于向世人讲清真相的讲法还没出来,可我有种感觉这么好的法蒙受如此不白之冤,我即便没修炼看看我母亲身心的巨大变化,读读李老师所有的讲法,我也要向世人讲清法轮大法是正法,邪党是如何捏造谎言栽赃陷害李老师和法轮大法的,更何况我自己也正式开始在修炼了,虽然正式修炼只有一天。

我是逢人便讲法轮功如何蒙冤受屈,那时候没有一点怕心,就是发自内心的将我知道的真理要告诉周围每一个人。(我现在有时讲真相的心态都不是很纯,潜意识中还有些怕心,一个是长期学法跟不上,另一个是看到太多网上和周围的同修们所遭受的中外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邪恶势力惨绝人寰的百般折磨,让我担心万一自己被发现了以自己的修炼状态无法走过来。)

就这样一下子便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只有和母亲在家炼功,但自己却又无法严格要求自己,母亲催得紧了,就炼得勤;她不催,就不炼。虽然我在第一次炼完法轮大法五套功法后,内心深处就知道这功太好了,因为炼完功后身体舒畅的感受,是以前任何体育锻练和养生之道都无法相提并论的。我虽然年纪轻轻,修炼前却着迷于古今中外的各种养生、养颜之道,主要目地是想青春长驻。

我自己经常都在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好的功,却不能天天坚持炼下去呢?现在看来当初自己步入修炼之门动机还是为私的,不是在法理上认识到法的殊胜与严肃,而是一颗有求之心,觉得大法可以让我解脱世俗之烦恼。

二、漫漫修炼路多坎坷

二零零二年,因另一同修对恶警说出资料来自于我母亲,母亲因此被非法判刑七年。虽然事前师父慈悲多次点化要母亲离开所住地,但由于母亲亲情太重舍不得离开我们,最后还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现在回想起出事前后,我觉得学法太重要了,母亲那段时间没怎么静心学法,一心都在想着怎么装修房子,怎么张罗调理着我们每天饮食搭配,一遇到事情还要发脾气,有时我都在旁边感叹:“你是怎么学法的?越学越回去了。”心没在法上,真的很危险。

母亲進去后,我一着急也没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到处托人找关系、找律师,指望花点钱用常人的方法把母亲弄出来,所言所行根本不象一个炼功人所为,结果可想而知徒劳无功,还被骗子骗了一次。

这样家里就没人来督促我炼功了,也没人和我一起学法了。过一段时间已混同于常人一个,有些地方还不如常人。回想起当时缠绕身边的都是那样一些道貌岸然的好色之徒,这和自己的色心迟迟未去有关。从小我就读过太多小说,从世界名著到不入流的各类言情小说。大学里面又学的外语,看的原版影碟、小说又灌输了很多西方那一套乱七八糟的东西。色这个东西在我空间场范围内很深的地方都存在。没修炼前,我一直认为这种欲望和执著很正常,修炼后,慢慢发现色这个东西太害人了,不仅是消磨人的意志,简直就是要拉你入地狱。

那段时间我有时也要打坐炼静功,可一盘腿,始终都有一只脚的脚板心是乌黑的,自己心里也清楚是怎么回事,却不能痛下决心断绝这种不好的行为。

有一天,我跪在师父像前眼泪汪汪的望着师父:求师父帮我消去这种太不好的东西。结果师父真的给我拿去了大部份我思想中和身体内这种与色相关的非常不好的那些因素。我心里十分清楚靠我自己的修为想做到这一点,是难上加难的,这种不好的东西在很深的空间场范围内都有它的存在。

在这一点上我体悟很深,但写下来也就这样平平淡淡,在此我要向慈悲伟大的师父致以我最深的谢意,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加持,我连修炼人的第一关都无法走过来,真的!

三、心有执著牙疼自省

最近两年,由于师父的慈悲加持和学法,在色关上没再犯错误,打坐时脚板心也不黑了。我自觉这方面自己层次有所提升,但由于太沉迷于常人的安逸生活,并没有将师父所说的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来看待,有时都觉得三件事对我的重要程度还赶不上常人工作,我把常人的事业看得很重,其实我今天所从事的这份不错的工作也是师父慈悲安排给我的。

我有时也担心自己不配称为大法弟子,有时也看不上自己的所作所为,但就是精進不起来。就在这种状态下,出现了这次前所未有的牙疼,也让我对自己的修炼状态好好的自省一番:

(一)自己的心性标准长期停留在一个层次上,没有得到提高;即便是有提高心性的机会,自己也要把它推到一边去。内心深处对名利情的执著没有发生根本改变,也没有主动去修。

(二)不注意修口。在工作中,因为自己对工作要求很严格,经常性的当众批评下属,有时话说得很重。工作中因邪党一贯都是弄虚作假,也要求我们都跟着造假,免不了沾染一些不好的习气,经常不说真话,好象都习以为常了。

就在牙齿不太疼的今天还发生了一件事。有几位朋友听说我牙疼,一定要过来看望我,我不想他们到家里来,好不容易有空学学法,他们一来肯定要耽误半天,我就撒谎说我在我哥那边,其实他们看见我半天不接电话,他们已经与我哥联系过(我后来才知道),我既然这样一说,他们当然也就不好过来了,可给他们的印象肯定也糟糕透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

(三)有怕心,旧势力干扰迫害。因为我讲真相的主要方式就是面对面的讲。前段时间,我身边一位很亲近的同修被抓走了,我怕心全起来了。以前走到哪里,基本上要讲到哪里。现在是不敢讲,想起要讲真相,也不讲,怕别人去举报。

(四)不拘小节,奢侈浪费。因为自己在公司里面担任一定的职位,每顿工作餐,炊事员都要将我的饭菜分开单独上,每次的份量就特别多,种类也较丰富,但我一个人根本就吃不完,我给炊事员说过好多次不要盛太多的饭菜,浪费了我们大家都要失德。可她每次都答应的挺好,端上来还是那么一大盘,我每天吃不完也就眼睁睁看着她端下去倒了。我决定以后如吃不完就打包回家吃了,不能再这样下去。

居家时,基本上想吃什么就要马上买来吃,遇到自己喜欢吃的便没有节制的大吃特吃(如巧克力、冰淇淋等),遇到自己不喜欢吃的尝一下便搁到边上,过一两天就倒了。在外应酬的时候也很多,有时点菜点得太多,吃不完也就算了,浪费很惊人。有时居然还要点活鱼,想着客户喜欢吃,虽然自己吃得很少几乎不吃,但这都不应是修炼人的行为。

这是食方面的浪费,在衣、住、行方面我的浪费也惊人的。什么东西都追求高品质、高价位,衣服一件又一件的买,两个大衣柜都装不下了,还觉得衣服不够穿,甚至有时自己都觉得有些控制不住这种高消费的欲望。看看网上其他同修写的文章自己真的觉得汗颜,同修们节衣缩食把钱用在讲真相方面,虽然我也在支持,可是这种轻重程度是截然不同的。他们是将自己收入的绝大部份用在证实法上,而我却将收入的绝大部份用于个人消费方面。修炼的境界一目了然。

(五)、每天都不能保证学法炼功和完整的发完四次正念。工作之余,宁肯先翻翻各类时尚杂志,常人书籍,也不想首先保证学法炼功的时间。早上六点钟的正念基本没发,自己长期所找的一个借口便是晚上十二点发了正念,早上再这么早起来迷迷糊糊效果不好,与其效果不好引得邪恶在另外空间嘲笑还不如不发(我看见明慧网上登的有些同修天目看见,发正念打瞌睡时,另外空间的邪恶不仅不灭反而讥笑我们)。

其实这也是自欺欺人的想法,明明是一个懒字,却找许多借口来掩盖。不学法都可以,但当天的各类报纸是非看不可的,常人网站的新闻是必须要浏览一下,每一期的杂志是要翻一翻的,怕自己所掌握的信息跟不上潮流,就不怕自己不配做大法弟子,不怕师父不要自己这样的学员了。

四、不负师望立志精進

我也常扪心自问,自己在常人中也算是个比较自觉的人吧,为什么在修炼中表现得如此差劲,给师父和大法或多或少带来一些不好的负面影响。

迄今为止修炼已近六年了,虽然一直都不争气,一直都不精進,但师父始终都没放弃过我。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讲法》中讲过这样的法,“但是每个人都不能放松自己,也不能够看到别人对大法声誉造成损失而无动于衷,这是对你们的要求。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不都是在维护法、证实法吗?这就是你们的责任。” “常人也有许多人管我叫师父,但是他不是修炼人。那也就是说哪,不是说管我叫师父的就都是修炼人了,必须你得真正的去实修,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对待。”

我决心把自己真正当作一个修炼人,而不是一个投机取巧的常人看到修炼大法能得到许多福报才来修炼。我深刻的体会到自己是如何依靠师父的力量走到今天的。我也恳请同修们对我修炼中的不足之处予以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