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抵制邪恶迫害 坚持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2003年10月28日,我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在抚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9个月,在沈阳新收入监狱被非法关押1个月。2004年8月6日,被送到盘锦监狱至今被非法关押近3年时间。这期间历经各种关难,同时也暴露出很多没有去掉的人心。由于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对大法弟子应担负的责任和使命,不断的在大法中修正提高自己,在讲清真相,在证实法中逐渐成熟。

在抚顺看守所时,经过公安局审案、检察院起诉、法院判决与上诉、裁决几个过程。其实对大法弟子就是强行治罪、统一用一个名称: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虽然荒唐,但扣上这个罪名就送监狱里進行强制“改造”迫害了。

我对大法坚定信念,始终拒绝“办案”中的各种强制或欺骗行为。在询问笔录上写上“法轮大法是正法”,拒绝判决签字,進行无罪申诉,并与所有办案人员讲真相,向被关押的人讲真相。严格按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使周围的人认识到大法弟子是真正的好人。这也是证实法的一个方面。

当然在难中也暴露出一些执著的人心。亲情的执著、物质生活的向往,尤其突出的是怕心。刚進去时想绝食反迫害和公开炼功,由于在邪恶的威胁下都没有做到。在提审时心里很紧张,看到恶人打人或自己被打时,紧张和恐慌。因此自己没能堂堂正正的证实好法。“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精進要旨(二)》<位置>)这段表现就是在人心的障碍中走不出来。

到沈阳待分配监狱后,遇到两位大法弟子,看到几段经文,这是近十个月来第一次看到的,很振奋,也增强了自己的正念。检查自己,发现存在的人心决心去掉它。开始背法、发正念,讲真相,晚上在同室人的照顾下炼静功。当时是执行判决阶段了,警察变的更强硬了,用恐吓的语言强迫填写“转化”材料。我对他们讲真相,揭露谎言,并利用让写“转化”材料的纸两次写了证实法的内容,同室的犯人看后也很敬佩,其实就是证实法、救世人。这样坚不可动的态度使邪恶表现不那么强硬了,也不要求写“转化”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到了盘锦监狱,我一下车就都進到一个大厅接受检查,全身脱光,连被褥都撕开细查,无遗漏之物。当晚分到中队,(食宿劳动管理考核的范围)中队长谈话严格规定两点:一是必须接受改造,二、不准炼功、传播法轮功。我初步讲了大法修炼的好处,讲清事实真相是无罪的,但他最后还是以严厉的态度禁止做有关法轮功的事。象这类谈话分别几个人都谈过,虽然感到有些压力,但一直坚持无罪的观点并讲真相,拒绝填写各种转化材料,对因我不填写所谓“转化材料”而剥夺我的有关权利提出抗议(电话、通信、接见、邮寄等)。当看我没有“转化”的希望以后,恶人也就放弃了。

我于10月份写的申诉材料,11月份起诉“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民众罪”。这件事在监狱震动很大,一直到04年2月份没有回音后,判断是被监狱扣压了,于是写了《致监狱各级干警一封信》。一方面申明无罪,二是反对各种迫害,拒绝出工劳动。这之前已没收了我的纸笔,专人昼夜监控,干扰炼功,不能入静,对此我将采取明确的抵制行动。

这时大队、中队各有关干警都找我谈过话,我本着不使他走向反面的原则理智、智慧的讲真相,决定一个月之后再这样做,这时我与本中队的犯人都很熟了,包括几名队长。对我行为体现印象都很好,为讲真相证实法打下基础。

直到5月3日也就是“五一”后出工的第一天,我拒不出工了,被安排的两个犯人架着到院内集合广场上,强迫出工。此时我想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时候,便放声讲述恶党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及天安门自焚真相,持续近十分钟,在场800多名犯人和几十名队长干警都听的清楚。此时我感觉很高大,压倒一切邪恶因素,最后在大法好的高呼声中,被几个人抬到刑罚室,锁在老虎凳上实行酷刑。恶警拿来4根电棍,同时三个人电击头部、颈部、大腿内侧,连续电击达一小时。

此刻我丝毫没有妥协,面对粗野的谩骂我严肃制止。之后在老虎凳上坐到第二天早上,分铐住的两手肿成馒头状。8点左右恶警又用4根电棍电击。电棍刑具是极其残酷的,此刻是大法使我坚强的面对。“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我真的横下心,一动不动,默背着法,持续一小时左右,使很多看到、听到的犯人震惊,竖起大拇指,意思是“大法弟子真是了不起”,这两天里,监狱也来人啦,近十人次谈话,说我影响监狱“改造秩序”,甚至影响他们的饭碗。这时我也在想遭此魔难,是自己哪方面不符合法吗?实质也不想承受了。这个念头一出便被钻了空子,就不想再承受了,结果就用这个借口来说服自己,最后为维护监狱的“改造环境”同意出工了。

后来认识到:一方面怕吃苦,主要是基点还是站在人上、维护人的东西,根本不在法上,结果一次很好的证实法的机会没有做好。很后悔。不顺从监控人、抵制干扰,逐渐形成同修间交流的环境,用法来对照和同修交流的帮助下,明确必须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邪恶迫害。“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正法与修炼》),加强发正念,在表面形式上尽量平和对待,但对邪恶迫害绝不宽容。增强了证实大法的影响。

另外还破除了一个观念,把有些现象看作是对自己的不公,其实都是对大法的迫害、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对我们的执著心来的,要查找自己执著的东西去掉它,修好自己才能坚定的维护好法。

对具体方面强加的迫害,随时可以抵制,但对强制关押的问题还没有突破,平时不参加任何罪犯的考核,不背监规等“改造活动”。对于抵制强制劳动改造从新考虑,终于在4月17日早饭时宣读了我的严正声明,开始绝食反对迫害。至23日晚整七天食水未進,测血压极低,开始给我灌食。这段过程也是执著心的考验,平时不重视的对食物的执著极为突出,当悟到辟谷状态时,对食、水的执著就淡了,甚至不想了,当放松时又强烈食水的欲望。就是这颗心哪。一至两天灌食一次,到二十多天时我悟到,绝食只是一种方式,目地就是证实法、反对迫害,所以不让他们灌,改成自己吃,两天一顿,到一天一顿,到持续两个多月时决定恢复正常進食,但不再出工干活去了。利用这时间背法、发正念,同时也排除一些干扰,可以写作了。

中队、大队多次谈话,让我出工,我态度非常坚决,“即使天天抬我出工,我也不会去做任何事,如采用暴力手段我就会想脱离这个环境的办法。”因此他们很慎重,没有强制我出工,我也有时间和条件写这封信了。经过这件事悟到,只要悟好法,做的符合法,法就无所不能,邪恶也就迫害不了。

在这里,我看不到大法书,在这次绝食中悟到,师父把法都给我们了,那时很多法理都展现在眼前指导自己,也悟到很多法理,每天背《论语》感悟都不一样。

三年来仅看到几篇经文和十几篇短诗经文,但是心中的法在指导我们正念正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要证实真善忍、成就新宇宙的大法为根本的。”“走正你们的路才是最重要的。”(《走正路》)

让我们在不同的环境中,共同坚定的走在正法路上。

目前这里不让接收和邮寄外来物品,也是对这里有缘人得法的一种干扰。

正在考虑如何破除监押的邪恶迫害的问题,看过外面同修介绍的有关绝食的方式。我想还是以法为师,从法理中真正悟到。

最后,祝抚顺大法弟子们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