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您好!同修好!

借法会之机,我向师父汇报一下自己这七年多来的修炼体会。

苦涩的童年

从刚记事起我就知道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先天性胯骨脱落,腰和膝盖是弯曲的,身体呈S型,两条腿的根部分开困难,走路两边晃着走,平时的坐姿就是跪着,或者是两腿向外翻着坐,那时很少出门玩。等到上学的年龄时,我就要离开家门了,走到学校对我来说有点困难,除了腰腿上的疼痛外,由于走路姿势和别人不一样,常常被一些调皮的孩子拦住,围着我取笑、打我、骂我,我从来不敢反抗,任由他们取笑。回到家也不敢对妈妈讲,怕妈妈难过,自己常常不敢出门,偷偷在没人的地方哭,看到别的小孩跑啊、跳啊,我羡慕极了,只能看着他们玩,由于我家住的村子没有中学,被逼无奈,十四岁的我就休学了。休学了,仅有的一点希望和幻想也破灭了。那段苦涩的日子,对小小的我来说,真是无法形容,随着一天天长大,我更清楚生活对我是多么的艰难,对未来失去了信心的我曾两次自杀都没死成。后来我知道了,是慈悲的师父在让我等!让我等待大法开传的那一天!

命运的转折

后来我出嫁了,在娘家附近嫁了一个很穷很穷的人家,没有公公,婆婆七十多岁是脑血栓,不能自理。丈夫人品很好、很善良。转年生了一个女孩,服侍婆婆四年以后,婆婆过世了,我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打发着日子。

自从婆婆过世,我突然萌发了一个念头,我要到城里去,不知哪来的动力,家里亲人怎么劝也不听(出嫁之后一直没离开父母的照顾)。这次,我铁了心了,说去就去。自己去城里租了一间九平方米的小厦子干点小买卖,丈夫无奈也跟着来了。孩子放在妈妈家。在城里的四年里,一直勉强糊口,换租了四次房子,也从没想过要离开城里。后来我借了钱买了一个很小的房子住下了。孩子也过来上学了,我们一家三口总算有一个安稳的家了。

也就是在这一年,结束了我生生世世的轮回等待,等待了好久好久的那一天终于来到了,从此结束了我苦难的人生。现在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让我们全家到城里来得法的,因为那时我住的村子没有一个修大法的。

那是在九九年三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转法轮》这本天书,同时学会了五套功法的动作。之后,每天我干完家务活,就迫不及待的拿起天书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怎么看也看不够,正象师父说的,我的整个世界观都发生变化了,心情还很激动,一学法炼功就想哭,再也不象过去那样觉的命运对自己不公,也不觉的委屈了,反而觉的自己太幸运了,走在街上不再觉的自己是个残疾人了,反而觉的谁都不如我,我有这么伟大的师父,能幸遇这么珍贵的大法,我还求什么呢?反而觉的人啊真是太可怜。

由于身体长的不直,抱轮时腰部关节被抻的嘎吧响,怎么疼我都坚持下来半小时,逐渐腰也变直了。打坐可就不那么简单了,开始我要用二十厘米厚的垫子把臀部加高,把腿收到散盘状,开始打手印,打完手印之后立刻把腿松开,歇会儿再盘,一点一点延长时间,常常疼的四肢抽搐发硬,有时短短十分钟疼晕三次。那时自己明白,我生下来就是畸形的,是自己的业力太大了,不吃苦是不行的,逐渐的不用加高臀部了,慢慢能散盘四十五分钟了。

记得有一次我与丈夫在一起打坐到半小时,他就疼的直哎吆,不想坚持了,我轻轻的说:“看你,自己造的业不得自己去还吗?你能都让师父给你消呀,你自己一点不承受能行吗?”丈夫听后坚持坐下去了,这时我开始疼了,我心想,我怎么也得坚持呀,为了鼓励他,我也得坚持。可是越来越疼,有点受不住了,我还在忍着,就在这时师父的声音清楚的响在我耳边,师父说:“我深深知道你的苦,但我总得让你修啊。”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下了,同时象一股水从我的腿根部突的一下往下推出去了,腿一下子一点不疼了,好象没有腿了。录音机停了,我还定在那儿大约二十分钟。那一次我真正体验到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的感觉。

还有一次,也是得法不长时间,我和女儿在家炼第三套功法时,突然有一个圆圆的硬东西,从前面一下子打到我的小腹,力量还很大,和小腹一般大,当时我吓了一跳,睁开眼一看,女儿一动不动站在对面,跟前什么也没有。我立刻明白了,这是师父给我下法轮了,我高兴极了,知道师父已经收下我做弟子。每当想起这两件事,都会使我激动不已。现在我的身体几乎象正常人一样了,而且已经能双盘上了。

坚定修炼

在刚得法的四个月里,学法炼功修心都比较精進,短短的四个月,师父在各方面都把我推到最高位。七二零打压开始时,我没有半点怀疑师父,怀疑大法。只是那时是用人心来维护,觉的这么好的师父被诽谤,电视上整天诬陷大法,心里很着急,我对丈夫说:“这样诽谤师父我都上火了,我想哭。”

七月二十二日那天,我就好了。一有机会就对人讲,大法如何好,师父是冤枉的。后来我就想,我该怎么做呢?开始我就用小纸条写上红色的“法轮大法好”,和女儿上街上,边走边往街上撒。那时也没有想到能被人踩在脚下,只想让人看见“法轮大法好”的字条,哪都是。

有一次,刚下完雪,路边有雪堆,小树上都是白的,就想如果用彩纸彩布写上“法轮大法好”,做成小旗插上去,一定很显眼,就马上和女儿做了一些,晚上插上去了。后来越做方法越多,拿着记号笔走哪写哪。

在这期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天的东方的边缘上出现了很亮的“还给法轮大法清白”的几个大字,并且那字体很象我写的字,当时我想,一定是师父鼓励我要证实大法。我就决定把这几个字写在布上,那是我第一次做条幅,想了好几天,那时还没见过条幅是怎样做的。第一次做了三个一米长,四十厘米宽的条幅。晚上和丈夫一起出去,求师父帮我,顺利的就挂到高压线上去了。

逐渐的以后就有真相资料,记得有一次“六一”儿童节公园的人很多,我便决定和女儿去公园发真相资料,把真相包装好后,背了一包。到了公园后,看到人山人海,不太好发,我就有点怕了。女儿选个地方想发我就阻止说,人太多,你别乱放,别让人看见。我也一直没敢发一份,背着包边走边看,走着走着,前边有人冲我说,你东西掉了,我心想我哪有什么东西掉了,我就带一包真相,这时有好几个人走到我俩跟前说,你包里什么东西掉了,我这才低头看,这一看吓了我一大跳,我包里的真相撒了一道,约四五米远,我赶紧和女儿往包里拣,谁走我俩跟前都看看,但是谁也没吱声。装好后,我赶紧就走。这时女儿说:“妈,我发你不让发,真相自己都着急了,洒一地,那么多人都没有一个人问是什么,咱俩一份一份发你还怕什么?”我一想也是啊,我对女儿说,“真相资料这一撒,我怎么反倒没有怕心了,是不是师父在让我去怕心呢。”女儿笑着说:你自己悟吧。我说:那咱俩就发把。很顺利的就发完了。

还有一次,我带女儿去参加婚礼,要坐一段公共汽车,头两天我俩就商量要在车上发护身符,这两天多发正念,等坐上车之后,我俩就谁也不说话,一直集中精力发正念,清除车上所有人背后的黑手烂鬼,并求师父加持我俩,让这一车人明白真相。等到站了,车停下了,也只有我俩想下车,我俩起身时,腿都有点发软,我俩相互看了一眼,点了一下头,互相鼓励,立刻正念强大了。女儿往前直奔司机,送上一张护身符说:叔叔,我送您一张护身符,愿您记住“法轮大法好”,人车平安。司机高兴的接受,接着她从前往后发,我从后往前发,每送一张都说一句吉祥话,车上所有的人都好象被抑制住了,什么也不说,接到护身符,低头在静静的看,没接到的在耐心的等。最后下车时女儿发现车门口还坐着个八、九岁的小孩,就说:妈:是不是给她落下了,给她一张吧。小女孩立刻高兴的伸手接过去了,我俩也下车了,下车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远去的公共汽车,渐渐走远,我俩轻轻的抱在一起,什么话也没说,流泪了。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啊!无话可说,只有再一次感谢慈悲的师父。

我们的学法小组

大约在二零零二年我就与两个我们经常在一起学法的老年女大法弟子配合(六七十岁),晚上到农村的大集市上去挂条幅、送真相,那时真相已经很全面了。记得有一次,下午两点多钟去坐车,到目地地才五点,天还挺亮,我们找地方坐下,一直等到六点发完正念,那次发正念时,我感到一个大“灭”字,覆盖了整个天空,那个集市很大,周围都是些小门市,灯火通明,我们三个人带了七、八十个条幅,还有传单、光盘。每人手里都提个大包,就在大道边上,挂起了条幅,条幅有时一次挂不准,掉在地上,拣起来再挂。没有一个人看见,特别是集市摊位边有住家,门口拴了一条大狼狗,挂条幅时有声音,把狗弄叫了,我们发正念,狗虽然没立刻停叫,可是,也没有人出来看,我们很顺利的就做完了,后来这事在当地老百姓中反响很大,觉的大法弟子太神奇了。我们三个越配合越有经验,经常去农村,晚上一、二点才能做完,以前我走不远就累了,现在做真相走多远腿都不觉的疼。我们从来都没有担心过农村深更半夜没有车怎么回家,被邪恶发现条幅,看到我们怎么办?可是每次做完最后一份真相时,师父都会给安排有个挺便宜的车,把我们送回家,寒冷的冬夜做完真相坐上回家的车。身心都是暖暖的,无比的感谢伟大的师父。

大约是二零零三年我周围的几个同修觉的我家的环境挺好,家里没有常人干扰,决定在我家成立学法小组,除了我家三口人,外来五个同修,也是这个学法小组的成立,使我们有了集体学法、切磋的环境,经过一段时间的集体学法,同修们都在不断的提高,每个人都感觉到集体的环境太熔炼人了,互相鼓励、互相带动、比学比修,都能在法中精進。以前没有学法小组,同修正法、学法,都是自己随意,互相很少交流,也正是这段扎实的集体学法给以后的整体配合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当大家在集体学法之余,切磋讨论到附近的监狱,知道那里仍然关押着很多大法弟子时,大家都感到那是邪恶的黑窝,我们应该去清除它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以前一个人谁也不敢去,现在我们大家配合一定能行。我们就开始准备不干胶、条幅。提前到监狱大墙外看好地形,出发前集体发正念,分成四个小组,每组负责一面墙,在同一时间,同时去做,分别在监狱四周同时全部挂上条幅、粘上不干胶。有个老年女大法弟子把不干胶都粘到监狱大门上去了。后来听说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知道了此事,很受鼓励,增强了正念。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们又到监狱去做了几次,后来市政府大楼附近、各主要大街,经常都可看到我们挂的条幅。

后来学法小组又尝试到农村去做了几次,有时去两辆车,一车坐四五个人,两辆车轮番交替,既不重复,又不落下,效果也挺好,每次带去的真相都很顺利的做完。

我家的学法小组,自成立至今,从未停过,小组的成员也在不断更新,在这个小组出去的同修,各自又组建了学法小组,更新的同修也在自己周围组建学法小组,现在凡是我所能沟通上的所有城乡同修见面说的第一件事就是先了解有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让每个同修都认识到集体学法的好处,如果还没有集体学法小组的,我们就发出一念,一定要开创学法环境,同时发正念,冲破阻力,不论怎样难,最终都能组建成一个学法小组,由这一个学法小组就会在本地带动起好多学法小组。

师父让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想,要让资料点遍地开花,前提是要先让学法小组遍地开花,这样先有了扎实的学法小组,才能稳健的做好资料点,资料点才能正常运转,如果每个同修都能有稳定的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整体配合时,那么本地区也能方便协调了,整体也都在动,本地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就能得到消息,如果有看法不一致的、各持几见的,僵持在那影响到整体了,就可以尽快拿到各自的学法小组一切磋,就会及时找到不足,各自再進一步向内找,就能早一天与同修圆容好、配合好,“最后使上万条脉连成一片,达到一种无脉无穴的境地”(《转法轮》)。这是我个人通过组建学法小组的一点体悟。我想每个同修的状态能直接影响到整体的状态、能直接影响到正法進程,那么我们每个同修是不是都应该严肃的对待自己的修炼状态呢?怎么能因为自己的修炼状态而影响正法進程呢?正法的進程也需要我们这些助师的法徒向前推進的啊!放下自我,真正的溶于法中,让我们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圆满随师还吧!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