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抓紧救度快讲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回顾七年零两个月的正法修炼,我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在学法、背法、溶于法中修炼自己。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罗流氓集团无理打压大法以来,我从没有动摇过对大法坚定的信念和对师尊的崇敬,因为我知道坚信师父、助师正法、救度世人是我的本份,是我的责任,是我该做的。今天我能荣幸的参加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我觉的有很多话要向师父讲,要向同修们交流切磋,但我拿起笔来有千言万语,但又不知从何写起了。我今天侧重谈谈怎样针对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人员讲清真相的事。

在那“欺世大谎翻天扬”(《洪吟(二)》〈必然〉)的邪恶日子里,我们除了印、发真相传单、挂条幅、贴不干胶贴、写信给政府部门讲清真相,也到家乡农村去讲真相,最主要是向直接迫害我们的人员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好的,我们要炼法轮功,我们师父是清白的,不要抓这些善良的好人。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我和另一名同修到户籍警家去洪法、讲真相,他妻子是区上的红人,但有病不能工作了,要到上海医院做手术,是成都的川医都医不好的病。她看到我们身体好,就问我们,我们就告诉她炼法轮功的亲身受益,以及法轮功的神奇在我们身上的展现等。

她听后高兴极了,也想炼,但她站起来很吃力,只能在床上坐着,我教她盘腿试一试,她一下子就双盘上了,我告诉她:她与我们是有缘的。她说去上海做了手术后也来学法轮功。我们为她有这一念而高兴,因为她认可了法轮功。

当时户籍对我们说:“我是信佛教的,也没有干坏事,是上面压下来的,怎么就报应到我妻子身上了,我知道你们有功能,请发点功给她治一下吧。”我们说:“炼法轮功的不治病,只有真正修炼法轮功的是没有病的。你爱人已经认可了法轮功,这就是缘份,以后会好起来的。”户籍又说:“我知道法轮功好,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是江××下令不准炼,因为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后来该户籍就不想管法轮功的事了,提前退休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主动约办事处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主任到我家来聊天,他来后,我热情的招待了他,我对他说:“我今天把你当作客人、贵人,我有要事跟你说,但有个原则,不准抓辫子,为了你好,不准说我师父的坏话。因为我们师父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你如果办的到,我就讲。”他说:“行,我早就想找你单独谈的,你公司和退休科领导对你评价很高的。”

我就开始讲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炼功后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原来我身体不好,有早期肝硬化,心跳过速等病症,开始炼功后,觉的身体很舒服,一个月后,身体大变样了,肝也不痛了,身体也好了,从炼功那天起,从没有去医院看过病,为公司节约了大笔的医疗费,如果不信可到我们公司财务科去调查了解。然后我又讲法轮功在全世界洪传的盛况等等。

他也对我说:“我的工作不好,大学本科毕业,懂外语,现在主要分管法轮功的事。天天搞电脑,主要破获法轮功资料点,现已破获一个大资料点。全是高级知识份子,已抓起来了。”我说:“主任呀!我今天为什么要找你到我家来聊天呢?第一,我看你善良,很像我的一个亲戚,你妻子又贤惠,小女儿又长的可爱,多幸福的一个家呀,也许我们是缘份吧,所以我想告诉你,要善待大法弟子,对你对你家人是有福报的,我知道在你的权限内要能保护一个大法弟子,不迫害他们,你就积了大德了,这是功德无量的事。请记住我说的话吧,你将来就能够看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你和你家人也会有美好的未来。”

不一会儿就谈到中午了,我说我煮碗面给你吃,下午咱们接着说。他说下午要参加会,你要炼就在屋里炼,把窗帘都要放下来,不要让别人知道。如果你出去炼,我还是要抓你的。因为这是我的工作,不然上面要下我的课(下岗)。他还说:“我今天本来是来说服你的,但我没有成功,我现在知道了法轮功的人是好人了。”

过了几天,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公司保卫处来了四五人,给我们八位大法弟子办了三个半天的“学习班”,我们就借此机会讲大法的真相,平时还找不着他们,这下可好了,人也齐全,党、政、工、团都有人,我们就是讲大法真相,每次他们都是不欢而散。我记的最后一次是区上的政法委来的人,专门搞转化工作,在办班会上说了一些伪善的话,我们就抓住他说的歪理邪说,用我们从大法中修出的智慧有力的一个个予以驳回,说到中午十二点过了,他最后说:我还有事,另外找时间说吧。结果不了了之,他们再也不找我们办什么班了。其实他们也知道对一个真正炼法轮功的人,他们是没有能力说服和所谓转化的。

我还记得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我去北京护法、证实大法时,被恶警抓到一个审讯室里,问我从何处来、叫什么名时,我说:“我从天上下来,叫大法弟子。”看那个恶警行恶的样子,我马上想起师父讲的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一点都不害怕。我一边清除他身后的邪恶因素,一边很祥和的对他说:“小兄弟呀!你在这儿审问的大法弟子能有成千上万了吧,哪一个不是好人呢?因为我们师父就是教我们做好人的,而且要求我们很严格,要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你知道吗?保护一个大法弟子是功德无量的事。相反,(迫害大法弟子)对你、对你家人都不好,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做好事、做坏事都是给自己做的。我从慈悲的角度出发告诉你一句话: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一定善待大法弟子,你明白了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是正法,你就得福了,我是真心为你好,希望你有个美好的未来。”他低头不语了。

我由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从个人修炼过渡到正法修炼,能成为在邪恶的巨难中坚定的走在神的路上、讲真相、证实法的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每走一步都有师父的慈悲呵护。

在北京大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在成都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又在成都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在这六十天的非法迫害中,我不配合邪恶,坚持炼功、发正念,清除那里面的一切邪恶因素,坚持学法、背法,给监室里的人讲大法的美好,救那里的人。那里的恶警不找我,我还去主动找他们放我出去,我是好人,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给他(她)们讲大法真相,叫他们千万不要站到大法的对立面,要保护修大法的人。

在这六十天的非法迫害中,我感到师父时时刻刻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点悟着我,我才度过了一关又一关,邪恶没有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内心对师父的崇敬和感激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随着师父的正法進程,我从二零零五年元月开始传《九评》、促三退。首先正自己,读《九评》书和光盘几遍,清理自己,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清除党文化在自身的一切毒素,认清其邪恶的本质,不承认它,销毁它,这样才能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师父说:“大家知道,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修炼人,承担的历史的使命,这个重担真的是很大。你们面对的不是单单的个人修炼,也不只是要度几个人的问题。全人类都摆在你们面前,特别是中国人。”(《芝加哥市讲法》)

我们生在中国,所以我们的责任就更大。开始传《九评》讲三退很难,常人说我们参与了政治呀、又是“反党”了等等。后来把《九评》送给我的亲友们看了,慢慢的他们才开始明白过来,这是悟性好的人。但还是有人把《九评》送到派出所了,有个派出所一天就收到十几本《九评》,还有《九评》光盘。我想这也是好事,派出所的人看了更好。

随着师父正法形势的推進和我们大法弟子助师正法讲真相、劝三退的无私付出,现在好讲多了,只要有救度众生这一念,出去讲真相就有有缘人来听,师父的法身就会安排好一切的。我每天除接送孙子上学、做好家务外,就要出门劝三退、救度世人。每周都有十几人退出邪党组织,一个月下来也有四十至五十人左右。

有的有缘人对我说:“你们师父太了不起了,教出来这么多弟子来救我们,三退保平安,谁不愿意,这么好的事哪找啊!退,退了!天灭中共恶党时,我们就平安了!谢谢你们。”

师父说:“你们能够救下中国一半人哪,就算不错了。”(《洛杉矶市讲法》)

中国人受党文化毒害深,又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十三亿多人,现在三退人数才一千三百多万人,我们大陆人只要上过小学,就是少先队员,上中学入团人数要占班上的三分之一,上大学、参加工作入党人数也不少。

同修们,都出来讲真相吧,听师父的话:“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这是师父对我们的愿望和期待,我们要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完成我们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我和修的好的同修相比还差的远,用大法来对照自己,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需要修去,在平时做讲真相的事时还存在人心,在劝三退时有分别心,发《九评》还有怕心。用法衡量和对照自己,做的不好和不够的地方一定要通过学法、溶于法中来归正自己,逐步达到放下一切人心,修去一切执著,在大法的熔炼中洗净,才能随师父回家。

我很少写文章,水平有限,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