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拉迪沃斯托克远东讲真相之行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师父,您好!各位同修,你们好!

我叫尤利娅,从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想在此与大家分享我们这次远东之行的心得体会。

有关去远东的消息还没传到我这儿时,我就早已有去远东洪法的想法。想法是有,但我去那儿能做什么还是个问号,可有一点我知道在那儿可以见到很多中国人,我可以有很多时间和同修们在一起,在那儿向他们学习如何给中国人讲真相。应该指出的是在此之前,我与中国人接触的经验很有限且总的说来不太成功。我知道救度大陆中国人非常重要,虽然当时并未完全意识到它。

在二零零六年夏天,由于俄罗斯各地及其它国家同修们的协调努力,我们的远东之旅得以成行。六月中旬我们到达远东,之后在第一周觉的自己应该在没有其他同修的帮助下先做点什么,谁也没有规定应该怎样来救度那儿的中国人。

由于凑巧,我们把“正法之路”图片展的图片资料顺便带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原中文名字“海参崴”-译者注) ,因此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能举办展览的场地。第一天我们是以炼五套功法和学法开始的,之后,因不太熟悉这个城市,我们就随意上街走了一走,也不知道是走到了什么地方,大概是市中心吧。结果好象是展览厅和博物馆的主任在特别等待我们似的,我们正好就在该下的站下了车,正好此处可以询问展览的地方。甚至当看到展厅不太适合展览时,他们还建议我们去另一个地方,并表示很愿意帮助我们,当他们听到我们讲述法轮功和在中国遭到的迫害真相后,都要了真相资料,还有人对我们向他们讲述法轮功真相表示感谢,让我们通知他们下一步举办展览的地址和时间。我们赠送给展览馆守门的一位妇女教功录像带等资料,她非得给我们两瓶鱼罐头来答谢我们。

虽然我们不熟悉这座城市,但我们很自然的就来到了该市最受旅游者和当地市民青睐的地方。在旅游者中当然最多的是中国大陆人,他们静静的散步,浏览风景。我们带有九评,但一开始很难去除怕心,因为不知道他们会是怎么反应。因此刚开始我们决定和大巴车司机聊一聊,是他开车送来一组中国旅游者的。当我们开始讲述九评时,他说他知道,因为在边境往来,所以他已经看到有人带有九评看板,看到中国人被禁止拿真相资料,导游还没收旅游者接的真相报纸。这位司机建议我们把真相报纸和九评放到他车上导游看不到的地方,这样中国旅游者就可以读到了。让我们感到非常欣喜的是已经有同修做了很多工作。这让我们信心大增。我悟到,中国人看到我们散发九评,就算他们不拿,也至少知道在俄罗斯可以自由修炼法轮功,不象中共那样邪恶的迫害,连外国人也在炼法轮功。据我所知这对中国人来说很重要。

所以我们决定学员们都去给这些旅游者散发真相报纸。我们发报纸时,有些中国人大叫起来:法轮功!法轮功!有些人则转过头来看,还有一些中国人虽然害怕但还是接了。有一个中国旅游团还和我们在景点前合影,每一个人都和我们合了影,因此我们甚至有机会和他们好好交谈。我们对他们说我们是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导游告诉我们,(炼法轮功)在中国是要坐牢的,但看得出他本人并不赞成迫害法轮功。

后来,我们又去市场散发真相报纸和九评,还送到了中餐馆。他们的反应虽然各不相同,但基本上接了我们的资料。记得有一次当我们和市场的中国人聊天时,她向我们抱怨中国当前的现状。我们给她讲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为此她很高兴,还说对身体健康有好处。在给她真相材料后,她不想就此让我们走,非得送给我们袜子作礼物。一个中国人叫瓦夏,当他得知我们是法轮功学员后说:“啊!真善忍!”我们马上接着说“好!”他也微笑着重复了几次:“真善忍好!”

我们来后的第一天就找到了举办“正法之路”图片展的地方。我们找到的是“阿尔新耶夫”国际博物馆分馆,它位于河边,风景秀丽。当时都快下班了,真是巧,馆长和副馆长都在。我们在博物馆门口见了面。了解了我们要举办的展览后,他们马上很高兴的开始筹划怎么来進行这个展览,如何邀请媒体,并说我们可以当场展示功法,做莲花等等。我注意到整个谈话过程非常愉快,我当时心里非常高兴:原来一切都如此理想,别无它事。

几天后,我们又和他们见面了,商定了一些细节,比如展览的日程,给媒体的新闻稿(他们认为在广告中不要提及非法迫害)。我理解他们的角度,虽然坚持了在广告中稍稍提一下,但最后同意了他们的意见。开展时间等都已经定好,我们签订了合同。他们说总经理两天以后签字,之后我们就可以支付租金了。我们用了两天的时间挂图片,同时给工作人员们讲真相,还给到博物馆来的所有人介绍大法和讲述在中国发生的非法迫害。有趣的是正好在这个博物馆旁就是两个著名的旅游景点-“凯旋门”和“潜水艇”,中国大陆来的旅游者一般都是从这里开始游览的,我们每天早晨在那儿炼完功后,后来的同修就在那儿散发九评。

在展览开始的前一天,我们向当地媒体发送了图片展的消息。睡前我们还演练了开展前向媒体发布的新闻稿。我们心里都很高兴,讨论了活动会是怎样,大家有说有笑的,竟然笑出眼泪来了,这样过了很长时间才睡觉。

事后才意识到,在举办这么严肃的活动前夜,最主要的是多学法,多发正念。那天晚上我没睡好觉,非常兴奋,心想一切都很好,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事情发生。很明显我们有自满的心,而“通过办图片展救度大量众生”的正念不强。我的状态显然给了邪恶空子钻。

开展那天,当我们来到展览厅时总经理和博物馆的其他工作人员已经急切地在等待我们了。展览被取消,表面理由是我们的展品不符合博物馆的美观要求,A3和A4格式的照片太小了等等。一开始我简直无法相信这一切,但还是安静下来了。博物馆的人和我们谈了很长时间。他们也想表示自己的歉意,从另一方面讲他们可能想更多的了解真相。

我们尽量给他们讲真相,但讲到他们心里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因为他们已经被恐惧所笼罩。经理很担心,因为一地方报纸《符拉迪沃斯多克报》已经刊登了关于我们图片展的消息文章(在我们发布的新闻稿基础上稍有注释但原意未动),题目叫做《维护法轮大法?》。

后来还有一位地方报纸的记者来采访我们,但博物馆的总经理阻止了我们与记者的会面,而是在办公室里单独与记者進行了交谈。过后这位记者问了我们几个问题,并说可以刊登文章,但将是负面性的,因此就不报道了。显然他并没有相信我们谈到的迫害真相。

事后我们了解到,那天一大早安全局的人员来过博物馆,工作人员说他们馆里还是第一次出现这么大的事儿。虽然博物馆的经理没有表示对我们和大法的负面看法,但是很显然他们受到了很大的压力,非常害怕。我们与他们的所有谈话都是在正常而理智的气氛中進行的,我们给他们留下了很多真相材料,后来我们还去访问了他们两次,他们都非常友好的接待了我们。我们希望他们对大法能有一个正确的态度。

当然这些对我们都是很大的考验,这件事暴露了我们的许多执著心。尤其是我,在此次经历之后,有一种痛苦无助的感觉,觉的对什么都做不了,压力无处不在,四面八方。有时甚至觉的所有的学员都很坚强,而我一人却如此软弱,经不住这样的考验。就这样让我好一段时间偏离了修炼的路,我不知道在这样的心态下怎么去讲真相。通过向内找并与其他学员交流后,我明白了我是因情而苦,这不是修炼人的心态,就顶多算是新学员吧。我们知道修炼人的场某种程度决定着他周围人们的状态,所以我的状态会影响到人们得闻真相。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永远不能忘记我为了什么做证实法的事情,如果出现不正的思想,需要马上消除它们。我还认识到,绝不能对“点化”视而不见,也不能等着形势自然转变过来。

通过每天的学法炼功和同修们的帮助,使我从这个状态中走出来了。当然还有师父的帮助,正好当时看到师父和俄罗斯学员的合影,让我记起在纽约与师父见面时的情景:当时感到除了慈悲的场笼罩着我们,其它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我们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市的政府部门、高校、图书馆、科学院、历史博物馆等地开始更多的散发九评,包括俄语九评。

在此感谢所有当时和我们在一起的同修,感谢在远方支持我们的同修。

感谢慈悲的师父使我们看到自身的执著,耐心的等待我们走正修炼的路。

(二零零六年圣彼得堡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