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证实法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

一、修大法后身体发生的神奇变化

我于1996年8月14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在修炼之前身患数种疾病:气管炎、胆结石、颈椎骨质增生、头痛、胸痛、贫血、头昏、肾炎等,每天都要吃很多药。经过学法、炼功一个月左右,身体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上述疾病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上楼上多高,也不累。半年后,我身体恢复到最佳状况。我曾经出过工伤,头左边有一个小包,未修炼之时经常头痛,现在一点也不痛,包也没有了。

经过学法炼功,我明白了做人的准则,按照宇宙法理“真、善、忍”去修心,同时敢于舍弃,不避开矛盾,时时事事向内找自己,注重从本质改变人的东西。记得刚得法时,一天晚上,我突然吐了两口鲜红的血,当时我一点也不怕,知道是在消业。之后多次消业,甚至不能起床,不能吃东西。可我牢记自己是个修炼人,很快病业就过去了。有一次我咳嗽很厉害,咳得晚上不能睡,吐出很多痰,咳得五脏六腑都痛,学法炼功发正念,几天就好了。

自从修炼以后,我从未吃过一粒药,身体也很好,单位领导同事都知道我在炼法轮功,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大法才把身体炼好的。经过10年的修炼,我身体健康,没有上过医院,为国家节约七万元的药费。

二、讲清真相、抵制迫害

1999年6月中旬我们当地法轮大法弟子在体育馆广场集体晨炼,可体育馆负责人及一般工作人员不让我们炼功,并用自来水管冲,不准晨炼。从此以后,我们一到外面炼功,邪党不法人员们就抓。2000年7月12日,我给功友送了几份师父的新经文《排除干扰》,当地公安、派出所不法人员知道后,来我家抄家,将师父的经文、法像等所有大法资料全部都抢劫走了,并且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审问。他们污蔑大法,不允许我学法炼功。我本着善心告诉他们:师父教我们修炼真、善、忍,要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要找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有什么不好?他们无话可说,威胁我如果再进京上访、发传单、串联就要判刑。

同年8月中旬,610又派人到我家里逼我写“三书”,我坚决抵制邪恶的要求,并和他们讲真相。老伴不是修炼人,身患糖尿病,在床上起不来,大小便全在身上,我把老伴睡的被单拿给他们看,告诉他们如果我不修炼,也和老伴一样,躺在床上不能自理,难道做一个健康的人不好吗?……610的人只好走了。

2000年9月23日,邪恶的610又来非法抄家,再次绑架我到派出所强制洗脑转化,我坚决抵制邪恶,不配合他们。当地邪党人员就把我列入黑名单,暗地监视我,并三番五次骚扰我,半夜打门,找麻烦。厂书记亲自找我谈话,逼我写“三书”,我斩钉截铁的告诉他:“我不会写‘三书’的,随便你怎么处理,人要有良心。”当时我想哪怕开除公职,我可以去要饭。他又找来我女儿女婿所谓的“做工作”(逼迫家属协调洗脑),当时我女儿女婿给他回答:“我妈妈原来确实是一身病,学法轮功以后,病都好了,脾气也好了,有什么不可以,她快70岁的人,还能干什么?”

三、怎样做到信师信法?

师父说过“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北美巡回讲法》)那我们怎样才能做的正呢?怎样才是一个真正信师信法的大法徒呢?

我理解首先要认识到我们是助师正法来的,我们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只有绝对听师父的话,学好法,不折不扣的做好“三件事”。特别是讲真相,要针对不同的人,从不同角度去讲,绝对不能抱着完成任务的态度去救度众生。当你平和诚恳的去跟常人讲真相,句句都是发自“真、善、忍”的实话,邪恶就没有什么空子可钻。这就是为什么师父告诉我们讲真相要用智慧、理智的去做。

其次,我们这一法门修的是主元神,自己的主意识一定要强,如果我们听到这些或那些的说法的时候,在形势出现正的反的变化的时候,并不是跟着就去了,或彷徨、或激动,而是要对照法,以法为师。让我们听见或看见什么都不是偶然的,我们都应该找找自己还有什么心该去的,强大自己的正念。

最后,我想与同修再重温一下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的这一段讲法:

“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邪恶还要迫害,那师父可就不客气了,师父有无数的法身,而且还有无数的帮助我做事的正神也会直接清除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