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家庭和宗教风俗的束缚,走入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我是一名出生在回教家庭的大法弟子,我的家乡是回民聚集的地方。所以回族的风俗很是盛行。因为回民不信佛,甚至特别抵触佛,这就给我走入大法修炼增加了难度。在修炼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做到实修,摔了很多跟头,吃了不少苦,可心性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提高。因为做的不好,从没想写出来和大家交流。同修提议:师父给咱们开创了这一园地,就是供同修之间相互切磋,相互鼓励,圆容大法的。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参与進来,于是我鼓起勇气拿起笔,旨在抛砖引玉,和全世界的其他民族同修切磋,共同提高,整体升华,都成为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姐姐、哥哥多,我最小。我爸当然把我当成掌上明珠,特别疼爱我。姐姐和哥哥们也很爱我,所以我对他们很敬畏。作为一个“老回回”,我爸在孩子们的婚姻上,有一个特殊规定:就是不能找汉族人,必须找回族人结婚。我和二姐在外地也不例外。98年底,我有幸喜得大法,因自己的身体不好,便秘、时常肚子疼痛,修炼后这些病很快就好了。看到这样的变化,我爸(党员,老干部)、大姐(党员,全国人大代表)、二姐(党员)虽不太高兴,可为了我的身体,也没强行阻拦。只是严加叮嘱别改教。99年邪恶迫害开始了,因我刚得法不久,平时没重视学法,学法少,被电视的造谣所欺骗,再加上家里的压力,我没有了正念,放弃了一年。在这一年里,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法轮一直在我小腹转个不停,直到2000年8月,我才又回到大法中。

知道我又修炼了,家里人紧锣密鼓的向我发难。大姐先后打了几次电话,见我不放弃,最后气愤的对我说:“自私,不想别人的人不够人,不要当运动的牺牲品。”我爸也强行劝我不要炼了,其他姐姐、哥哥来电话愤怒的说:“你是回民还是汉民,回民哪有信佛的?老爸最疼爱的是你,让爸最生气的也是你,老人不让炼就别炼了,不听老人的话就是不孝。别说难受有病,就是死了也不炼这个。”我当时就想:“师父,大法是最正的、最好的,再说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没有错,我要坚定自己修下去。”

天安门自焚栽赃发生后,家里来电话说:“爸有病,速回。”于是,我和二姐一起回家,到家后,才知道全家人尽全力要我放弃修炼。我爸因为这事,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一提到这个功,他就气的暴跳如雷,对我说:“我就是要大义灭亲,再炼,就把你送進去,这个罪你就受定了。”我大姐当时正在北京开人大会,不在家,我二哥也有准备,马上打电话给我丈夫说:“把书全烧了,有什么事,我负责,烧完给我回话。”一家人乱做一团。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没觉的动心,却不知怎么哭了,最后坚定的说:“我书也没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可我就信法轮大法!”我哥大叫道:“那就别回家了,都是吃饱撑的。闲的没的干,在这帮着做买卖,我让你从早晨5点干到晚上10点,我看你还有没有精神炼。这样咱爸还有个闺女,回去出了事,咱爸就没有这个闺女了。”我爸表情非常痛苦,面对这一切,我克制着自己。由于学法太少,情出来了,怕心出来了,怕他们受到连累,怕他们担心,心里知道大法好,可是还是妥协了。

回家后,心里空荡荡的,说不出多么难受,自己就象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道自己去向何方,自己的根到底在哪里,一片迷茫,苦极了。好象一下子掉進了深渊。可是在我内心深处却有一种强烈的渴望,就是想炼功,想修炼。于是我下定决心,又找到同修,回到大法中。我丈夫、婆婆和我二姐联合起来监视我,不让炼功,不让看书,不让和功友接触,更不让去北京证实大法,天天魔我。师父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

是自己的情太重,有一颗惧怕他们的心,没有做到坚如磐石,我要把这个不好的心去掉,同时郑重的对自己说:“再不能当‘不倒翁’了,总是站不稳,一定要坚定,决不动摇,我再不能失去机缘了”后来得知,大法书没给我烧,也可能因为我当时没动心,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着我,有把我扶起来了,我激动的哭了。

丈夫知道我又修炼了,大骂道:“你们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东西。”打骂更是家常便饭,有一次,他生气了,说要撕书。我就和他抓到一起,最后摔在地上,我才把《转法轮》抢了过来。家里的家务活几乎都是我干,我尽量做到忍,做到宽容,从我老公爹去世后,婆婆跟我在一起生活了十三年了,我也没和她红过脸,在我们这一片儿,我是公认的好媳妇,师父讲过:“矛盾来时,不刺激到你的心灵,不算数,都不好使。”有的时候,做了很多活,挺累的,家人都不心疼,还挑三拣四。有时真是翻人心,觉的很苦,心里特别不平衡,甚至差点离婚。后来才惊醒,师父说:“修炼人应该按高标准要求自己,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要求。”于是我放下了这颗心。

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由于家里环境紧张,更重要的是为法负责。关于真相资料的事,从不跟家人提。2003年冬,我想出去发资料,就把资料放到屋角,丈夫扫地,我怕他发现,就跟着他,这时来电话了,我没去接,这下他可火了,气的一边骂一边把我羽绒服扔到地上,拿起一茶缸水,泼到上面,衣服湿了。我急忙捡起羽绒服。放在暖气上,悟到:这是邪恶干扰我,目地不让我出去,我是大法弟子,我就是听师父的,就要出去救人。于是,不停发正念,等衣服干了,我就走了。当晚,平安返回。

2004年,因为发资料,不慎被邻居看见,后被举报。片警来到居委会,我丈夫知道后,火冒三丈,气的象疯子一样,把没发完的资料都毁了,对我破口大骂,我就发正念,不许邪恶干扰破坏,当时没有任何被邪恶带走的想法,心里很平静,最后片警也没来,不了了之。通过这事,我体会到“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师父讲的太对了。

为了让老家人明白真相,我给父亲买了一套衣服,里面放上真相光盘、资料。后来得知,衣服光盘全给烧了。2005年8月,我带着真相资料回家,劝他们三退。由于家里人受恶党毒害太深,怕心重,认为是恶党给他们的好日子,说我是参与政治,也因我没重视发正念,效果不好。晚上家人给我打电话,我不在,他们猜想我出去是干什么去了,于是从此就不认我了。以后再给打去电话,根本就不接了。我悟到自己的情还没有彻底放下,才出现这个问题,我还应该更加精進实修,不厌其烦的去救度他们,真希望他们早日明白真相。

在面对面讲三退,我和同修配合默契,从不敢怠慢,在工作之余,一有时间就出去。我周围的同修都很精進,正念强,对我的帮助很大,我开始不敢讲,出去次数多了,慢慢也就成熟了。有时看到众生得救时他们那个激动的心情,真是为他们高兴。有一次我给两个民工讲三退,他们突然双手紧紧握住我的手,激动的说:“谢谢,谢谢!”我说:“别谢我,谢就谢我们的师父吧!”

其实我做的根本就不好,离师父提出的标准相差太遥远了,可是我想我尽心尽力,用心去做,就不枉当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层次有限,有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