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己的正念正行改变家人的固执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是一名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师尊的悉心呵护下,走到了今天。从只知道大法好,师父好,而对修炼的内涵基本不知,到今天明白了什么是修?如何修?并且真实感受到了在法中心性升华后所带来的殊胜和美好。虽然我修的不精進,时常感到愧对师尊,但我还是把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共同切磋提高,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三年从劳教所出来后,对明慧网的资料,我一直都是等、靠、要,后来负责资料的同修出国了,我也就责无旁贷的接了过来。在做的过程中,由于我对技术和安全全然不知,出现问题和困难时,又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加持下,平安走了过来。在设备出问题时,当我用心发正念、同设备交流时,我真实体会到了师尊讲的:“任何物质都是有生命的”。

今年年初,八十多岁的公公突发脑梗塞住進了医院,经过一番检查治疗后,当时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对声音、外部刺激的反应也几乎失去了。面对这种情况,医生告诉:公公的一侧大动脉已完全堵塞,而且不可能通开,目前已经是最好状况,接着就是昏迷,内脏衰竭。因是重症监护病房,家属只能利用送饭的时候探视,我就借这机会,趴在公公的耳朵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天后去做检查时,医生发现堵塞的大动脉竟然像冰一样在开始慢慢融化,护工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我,当时公公也变得很有精神,能逐渐靠东西坐着,眼睛也开始到处看东西。

我想通过这个向丈夫说明大法的神奇美好,并让家人能够对大法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从而得救(家人非常胆小怕事,对邪党非常恐惧,非常避讳这个话题)。没想到丈夫言辞激烈的说了一些非常不好的话,家人也说:用的药就应该产生作用了。我非常的伤心,就想:我绝不通过法再来救公公,而没有认识到自己强烈执著的心。师父说:“有的人你给他看好病了,他都不理解你,你给他看病时打下去多少坏东西,给他治到什么成度,当时不一定有明显的变化。可他心里就不高兴,都不感谢你,说不定还骂你骗他!就针对这些问题,让你的心在这个环境中去魔炼。”(《转法轮》)而我却没有从法中认识,提高上来。

公公后来几次出现病危,而且在用药过程中,肠胃功能紊乱,不停的排泄,任何药物都无法控制,只是熬时间了。在这种情况下,医院几乎停止了一切治疗,并几次催促出院。后用救护车将公公拉回了家。

回家后除日常的照顾外,只要家里没人,我就给他放“普度”、“济世”。他的精神也一天天的好转。一次带他去换胃管(因为他不能自己進食),下楼时不知怎么突然腿不听使唤,连人带轮椅及轮椅上的公公一起摔到楼下,轮椅及公公压在我的身上,只感觉腿很痛,动不了。这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尽量保持平衡,不能把公公摔下来,我的腿也绝不会有问题。后来丈夫他们把公公从我身上慢慢挪下来,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撑着上了楼,一条腿看起来很吓人,除了青紫、破皮,膝盖上好象又长出了一个膝盖,而且疼的心脏几乎抽到了一起。

由于家人都去了医院无人做饭,我勉强撑着去做饭,当时腿就象是肉撕裂了一样痛,可我坚持了下来。吃完晚饭躺在床上,腿一次次的抽着疼,这时感觉膝盖里在“咔咔”响,我知道师尊已经将我的膝盖归位了。我马上坐起来,将双腿盘上,感觉非常舒服。爱人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他说:真的不疼?我说:真的不疼。

面对前后几个小时发生的变化,他感慨的说:真神了!看来我也得炼。

我非常舒服的打坐了一个小时。爱人家里的兄弟姐妹也在逐渐改变着固执的认识。我相信最终他们都会明白,因而对大法能够正确认识。

虽然我现在还有很多不好的东西没有修去,贪图安逸,正念不强,缺乏善心,但我一定会精進,去掉执著,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