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时间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前是一身病,但是现在是无病一身轻。我不是为治病而進入大法,因为我就是相信师父,师父说的每一句法我都是坚信,对师父没有任何怀疑。

记的我刚学打腰鼓不久,有一天晚上我的左手突然不能动,好象没有衔接上,非常痛。但是我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否定它!就这样脑海里都是我不承认、否定它!睡梦中都是那几个字。第二天照样四点起床炼功,但是手还是不能动,得靠先生帮我穿衣。到了炼功点,都是右手动,左手根本不能动。炼到第二套功法“头顶抱轮”时,心想:我一定要举上去。左手举了一半还是举不上去,痛的冷汗直冒,眼前蒙蒙的什么都看不到,身子几乎站不稳。那时常人心冒出来了,忍不住坐了下来。刚坐下去,一下子我警觉到这样不对,我不能上当,我不承认它。我努力挺起身体站起来,但手一举起又痛的直冒冷汗,眼前又是蒙蒙一片看不见,还是站不稳。常人心又出来了,我又坐了下去。当时我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呀!前面很多人在运动,我不能昏倒,不能上当,我不承认它!我否定它!我又站了起来。那时就有一股很强烈的心,这次再怎么痛也绝不坐下。那颗心一出来,突然有两只很扎实的大手把我的手扭转衔接上去,痛的我直冒冷汗眼泪直流。我直觉是师父在帮我调整,我忍下去了。炼到第三套功法时就不那么痛了。炼到第四套时已经完全不痛,完全好了。谢谢师父!

我常常去参加香港游行的打腰鼓。在香港游行前的训练,有几次都是我们地区的同修站在前面做示范,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有一次只有我一个人在前面示范,我自认打的很好,都没有打错。游行开始前要先表演腰鼓,上场前同修突然走过来跟我说,表演时若听到古筝的声音就一起停下来。我竟然把它听成:若听到马叫声就一起停下来。就这样我打错了,在那么重要的场合我竟然打错了,而且我还是站在队伍的最前方。打错之后我警觉事态严重,一定自己出了问题。我开始向内找,原来是自己松懈了,平常出去证实法时我都会背法及发正念,那天竟然忘了,没有了正念。欢喜心、显示心都出来而不自知,才会被旧势力钻空子。意识到了,我马上静静的发正念,绝对不允许游行中再有任何干扰。

师父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其中一项是讲真相。我从早期QQ网路讲真相,到后来也加入网路退党中心。还未加入网路退党中心之前我一直有怕心,老认为那是要技术的,可能很难,一直不敢加入。后来协调人鼓励我加入,她告诉我跟以前网路、QQ讲真相一样,只是这次是帮忙做退党。我加入之后发现了自己很多执著心,也发生了很多趣事。记的刚开始在网路上跟网友讲真相时,有些网友只要看到退党讯息就会一直骂,开始时我也会动心。心里想:我是要救你耶!怎么那么无知,心里很不舒服。当我发觉自己动心时,我就停下来想想自己:为什么要动心?师父要我们慈悲救度众生,我做到了没?容不下众生骂,会动心,会动气,不就是常人吗?我是大法弟子吗?真正要证实法讲清真相,不是应该先修好自己的心性,才能做好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吗?我发现自己做的还不够,连修炼人最基本的“忍”都没做到。认识到之后,每次要讲真相之前,我都会先学法,然后发正念清除自己所有的不好的观念,再進入网路退党中心。自己的心纯净后,退党的情况就不一样了。许多网友原本说不退,但只要我心纯净下来慈悲的跟他们讲真相,最后很多都退了。

记的有一回在网路上碰到一个特务,他刚开始时讲的话很难听,我不动心,一直发真相图片给他看。当他看到一篇特务的告白时,他告诉我,他其实是一个面善心恶的人,还说自己长的很帅,但是私底下却做了很多坏事。我鼓励他,给他肯定,告诉他:“你不坏,你内心是善良的。”他问我为什么这么说?我告诉他:“一个恶人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做坏事。”他说总算有人了解他,后来他也三退了。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个高学历的女生,她一看退党就说是法轮功的,就一直骂。她不是骂我,她是骂师父,还连续发送过来不好的讯息,没有停,讲的根本不是象人讲的,我发给她看的真相好象她都没看。她怎么骂我我都不在意,但污蔑我们师父,我心痛的眼泪就要流下来了。后来发现自己的正念不强,我开始停下来发正念,不允许她污蔑师父,铲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她慢慢停下来没有再骂了。我问她:李老师伤害了你或你的家人吗?你的恨从何而来?她说没有,只是看到天安门自焚案很不高兴。我就开始一直发真相给她看。尤其发送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图片给她看后,她停了很久才回应我。她说她妈妈是医生,男友也是医生,她很想移民到外国,不想住在中国了。她还叫我要继续做下去。那时快十二点了,她说她要去睡觉了,若是被爸爸、妈妈知道她跟法轮功学员聊天会不太好。她虽然没退党,但最起码她已经开始了解真相了。

由于我没有很充足的时间上网,后来就很少上网讲真相了。现在我开始了打电话讲真相。

记的早期刚打电话到大陆讲清真相时,心脏差点没跳出来。明知道打电话是最直接的救度众生的最好的工具,没什么好怕的。但是我的心脏就是跳的那么猛,还常常被挂电话。挂断电话后自己在想,我为什么会紧张?为什么要怕?是救人耶!突然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对!这就是修炼!我一定要破这个壳,要去掉怕心,怕心不去如何救度众生。没有了怕心,我开始打迫害案例的电话,可是常常被挂,我的信心又没有了。尤其迫害案例很多都打不通,常令我有想放弃的念头。有一次去参加打电话交流,有同修当场打迫害案例电话,她也被挂了。我才知道,哦!原来打电话打的很好的同修也会被挂电话,也会打不通,就这样我又开始重拾起信心。以前打迫害案例的电话常常被骂,现在比较少了,其实有的警察心地也很善良。我每次打去只要对方不马上挂电话的,我都会告诉他:“我并不是责怪你,因为你也是被蒙蔽的,给自己一个机会听我把话讲完,不要挂电话。你虽然是被上面拿来当枪手,可是我相信你的心地是善良的,对吗?为了你自己及家人,你可以做些善事,好好善待法轮功学员,想办法把法轮功学员放了。其实你做的事,天上的神都看到了。善有善报,不会让你白做。”有的会说:“哦!”有的不出声就挂了。也有的会说:“不是我干的。”

其实很多时候我自己也没做好,还常常替自己找借口不去打电话。比如:他们现在是休息时间,或者时间太早、太晚啦!借口一大堆来掩盖自己的不足。这肯定就是我自己法没学入心,正念不足才有这些人心。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讲真相救度众生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大法弟子曾经立下的誓约,我怎能松懈?想想真是对不起师父!也对不起自己!

目前电话讲真相,有一个快速协助大陆众生三退的机制。刚开始时我一天才排一个小时协助大陆众生三退。一直用自己的观念,认为自己要帮忙带小孙子不方便。后来听同修交流“传九评、促三退”救度众生的急迫,现在我一天排班六个小时回拨电话协助大陆众生退党。

我一岁多的孙子很顽皮,对每件事物都好奇,都会去抓去动,完全不能离开视线。我只能背着他打回拨电话,电话很多,深深体会救人如救火,随时待命一点都不能松懈。我在楼上、楼下各准备了一副背带,有时回拨二十几通电话,我就要背孙子二十几次。有时候跑,背后的孙子还以为跟他玩呢!有时候跟对方讲真相讲的太入神,没注意到孙子早已一溜烟离开我的背后,电话讲完才发现背后的小孙子不见了。虽然整天很忙,但是有一种从来都没有感觉到的殊胜,有一种扎实感,每天都象有一块块重重的石头从身体卸掉一样。

还好我有加入,不然不知有那么多众生等着我们救度他们呢!这段时间深深感受很多众生在期待着我们的电话。有的一听退党,就说:“很喜欢听到国内听不到的消息、我们恨死共产党,没有人性、欺压百姓。”也有的说:“我不用小名退,要用真名退。”有的听到退党,二话不说马上退。也有受共产党的毒害比较深,讲出一大篇道理,我绝不会被他们牵动,总是能想到办法把话题转过来。只要我很有礼貌,尊重他、关心他,最后他们还是会把真相听完。我的理解是,把真相告诉他们,使他们明白的一面醒过来,即使这次不退,下回同修再打过去时,他可能就退了。根据反应,有很多都不只听一次广播电话,我发觉很多众生都很善良。当我跟她们讲我是退党义工,也是家庭主妇,我在家带孙子,但是我怕你们被共产党牵连,所以我背着孙子打电话给你。我会问她,有听到我孙子的声音吗?他们都会笑呵呵的回答我:“有。”因为孙子都在我的背后哇哇叫,很自然就跟他们在谈话中拉近距离,再劝她们退党,她们都比较能接受,而且完完整整的听完真相。

因为我不会英文,只能告诉对方记下QQ号或打免费电话,或请他把希望之声频道记下来。有时候他们要大纪元网站,我就觉的有点困扰。有的同胞会问我:“你从哪打来的?”我回应是台湾。他说:“不对呀!台湾讲的话乡音没有那么重。”我就回答他说:“我是台湾客家腔。”

打电话也是提高心性的机会。每次回拨电话时,小孙子都会乱抓我的头发,抓我的背真的很痛,但是为了帮助众生退党我可以忍耐。有时小孙子太过份时,我动气了,想要打他时,马上会想自己是修炼人,怎能动气,这明显就是魔我心性来的。

自从我加入电话促三退项目后,我每天必看《九评》,讲三退就讲的比较顺。我会把每个回拨过的电话都记到簿子上:退党了、或考虑的。有些电话等过几天再拨,很多也都会退了。我觉的能接到退党电话的都是有福份的众生,我不想轻易放弃他们。

我很珍惜每一天的时间。每天我都把它当成法正人间的前一天。同修们!我们大家一起精進,整体提高,一起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不分你我他,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书读的不多,我不会文言文,写心得都是白话,可是这都是我一字一字在键盘上敲出来的。我的理解是写心得也是修炼。

以上是个人初浅修炼过程,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六年香港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