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走上天安门广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二零零零年四月,我从明慧网上看到同修写的一篇文章,提到天目中看到师父为弟子承受很多。当时我心里很震动也很难过,决定到天安门去,告知世人:法轮大法好!师父是来度人的!电视报纸上都是谎言,是污蔑法轮功!

我从家里找到一小块黄布,写上“真善忍好 法轮大法好”,制成了我的横幅,走上了天安门广场。那天上午九点多,广场上的游人比较多,其中的警察和便衣也挺多。但当时我已经不顾及这些了,心里激动的想着:“师父,弟子来晚了!”我拿出我的小横幅,双手展开举起,这时我的心一下子变的非常平静。周围似乎没有人打搅我,于是我随着游人往前走了几步,希望让更多人看到横幅。然后,我看到一辆警车开过来了……

警车将我运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在派出所,我看到铁栏监室里已经关押了很多同修。铁栏监室外,有警察先对每一个新抓来的弟子询问,登记情况。当警察问我打的是什么样的横幅时,我很自然的拿出横幅,认真的展开,又一次举了起来。“真善忍好 法轮大法好”,负责登记的警察一边念出了声,一边记录下来,还用手量了量横幅的尺寸。而别的警察都怔怔的看着。

登记后,我也被关進铁栏里。被关押的同修天南地北,哪里的都有。大家一见如故,高兴的彼此问候。每当来了新的同修我们就鼓掌,向又一个走上天安门广场的同修致敬。虽然是被关押,但没有人害怕,没有人难过,大家在一起交流着自己的修炼体会、走出来的过程。听着同修们的讲述,我感受到了他们纯净而坚定的护法之心,我深受感动和鼓舞。

当晚市局来车把我送回单位。单位保卫部门的值班人员和我简单聊了几句后,就让我回家了。

由于自己学法不够,很多问题没想透,只觉的应该多去天安门冲破封锁,告知世人法轮功真实情况。因此,没过几天,我又写了个两米多的大横幅:“法轮大法好”,和同修又一次走上了天安门广场。当我们打开横幅时,众多游人观看着,还有人小声说:“看,法轮功!”这时我对同修说了声:“转!”同修会意。我们拉着横幅两边转动着横幅,以便让不同位置的游人能看到横幅上的字。这时我们看到远远的警察向这儿跑来了,然后和上次一样,我们被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

当晚我又被单位接回,但这次没让我回家,而是在单位保卫部门呆了整晚。第二天,市局来了两人,问我为什么去天安门。我回答他们,因为当局是错的!法轮大法好,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现在没有任何途径能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所以才去天安门。我还反问他们:“你们说说有什么方法能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吗?”他们互相望了望,没有答话就出去了(估计是和单位交涉去了)。一会儿他们回来了,让我和他们上车走。我当时心想:“到哪儿也不怕,我们没有错!”就和他们上车了。就这样我被送去拘留了一个月。现在想起来当时还是不够理智。

送去拘留前,他们找到我家地区的派出所,和片警一起抄了我家。当他们逼问我交出大法书籍资料时,我什么也不告诉他们。但是还是被他们搜出了二十几本大法书。当时我心里非常气愤和伤心,觉的由于自己做的不好,损失了那么多宝书,对不起师父。心里堵的很。只是对他们说:“你们这是作孽!”

在拘留期间,有几次提审,当他们每次问到:“想的怎么样了?”我回答:“想好了。”问:“还炼吗?”答:“炼!”有时警察再说什么利害关系,我就不理他们,在心里背师父《洪吟》中的“威德”、“真修”等经文,不一会提审就结束了。有一次一个态度恶劣的警察,拍着桌子对我吼叫道:“政府说你们错了,你们就错了!说不让炼就不能炼!炼就判刑……”我没有和他争吵,只是静静的紧紧的盯着他,心里在背着“威德”经文:“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只一会儿,他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也坐不住了,自己就出去了。

被关押了二十九天后,当初送我来的警察又来接我出去。在做笔录时,我告诉他,我不承认他们的什么六条,关押是错误的。“我还炼,一修到底!法轮大法是正法,不久你们会知道真实情况的。我怎么说你怎么写,不许瞎写!”警察说:“不瞎写,不瞎写,你说什么我写什么。”

回家后,我通过学法和交流找到自己的误区和不足。我有一颗急切的心,觉的大家都应该快点走出来,迫害也就能快点结束了。当我和周围的同修交流后,看到他们并没有打算立即也去天安门,就更着急,并且心里有些责备的意思。别人不去,我就再去。虽然也是发自内心的维护大法,并可以带动同修,但是其中已经有了不纯的东西,比如急切、不平、责怪、显示等等。因此,再次走上天安门后,情况就有所不同。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后,我开始踏踏实实、理智清醒的和同修们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前几天我观看一段真相音像资料时,看到字幕:“向所有走上天安门广场的同修致敬”,心中有些感慨。最近一位同修在与我交流时也提到,应该将自己修炼过程中的一些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因此,写下此文,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