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对“人”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夏天得了乳腺癌,在治疗期间由同修引荐得法,术后正式开始修炼。在此前因夫妻不和,我已经离家三年多了。得法后我明白了人为什么要当人,人为什么会有病,人为什么会有苦难。得法三个月后,在梦中,我身上带的那个不好的灵体被师父给摘掉了,它们离开了我,我知道这是师父把我身上和我的空间场内的不好的灵体都给拿掉了,清除了,从此我停了药。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修炼人应该处处为别人着想,离婚是变异文化的产物,作为大法弟子不应该这样做,可是我当时又实在不甘心,其实这都是自己的业债,前世所欠啊。同修从法上引导我,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就必须面对现实,复杂的环境也正是修炼的环境,如果没有人给你制造矛盾了,你还修什么,走出这一步,你就是修炼人,否则,你就是一个常人。就这样我又回了家。当时学法不深,只抱这一念,是师父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我生死都是大法的。别人怎么说,怎么看,我都不管。丈夫和我怎么闹,开始时,我就本着师父教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机会就给他讲一些做人的道理,同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他的一切邪恶因素,慢慢的他也不闹了。得法三个月我开始发正念,讲真相

可是问题马上来了,我是在外地得法,不认识当地同修,在讲真相中认识了一个同修,了解到一些当地的情况。在「七二零」之前,当地学法的人不少,可是从迫害开始,很多人不修了,一部份坚定的同修现在还在被关押,或是被监控,没有自由,还有一部份在小范围内活动,有一些还处于个人修炼,自己在家修,环境很邪恶。由于当地地处比较偏僻,属于县级市,很封闭,和外界沟通少,经济又落后,受共产邪党的影响,世人很少有了解真相的,而且很多人根本就不听。我也没有获得资料的来源。因此女儿(也是同修,和我同时得法)决定让我自己上网。

在二零零五年四月,女儿给我买了一台二手电脑,买了一台小打印机。当时我只学会了开关机,其余的别人给我教,我就往本上记。学电脑的过程,整个是一个修炼的过程,首先得破除观念,我文化不高,又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而且做过手术,记忆力极差,对电脑一窍不通,英文连一个字母都不认识,都不敢想怎么去学,首先得破除“学不会”这个观念。

同修说:现在电脑摆在面前了,这就是师父的安排,证实法的需要,一个大法弟子没有理由说学不会。同修回去了,我只好自己摸索着做吧。在安装系统时,因只有国产防火墙,就没有装,就这样用了半年,一连接上网就求师父帮我,与其说是我在做,不如说真正是师父在做。如果没有师父帮,我一步都做不了。就这样磕磕绊绊的,我能上网、下载、打印师父经文、明慧周刊、周报、真相资料,能供我们周围几个同修用,我感觉大家提高的挺快的。这也就成了我们的家庭小资料点,大家争着为资料点出钱,各自尽自己的一份力。只是自己的能力差,自己的心性一有问题,马上就反映在机器上,电脑、打印机就不正常了,就上不去网了。

今年夏天,派出所连续来家普查人口,办事处查居住人口,电信以查电话为由,问我为什么电话费这么多,往哪儿打,打给谁,我说打给子女,问我还装宽带了,我说是,装了。(我怀疑他们不是真正电信的)我感觉是自己哪儿不对,有漏了,被邪恶盯上了。一方面我告诉了同修,同修都帮着我发正念,一方面我向内找。

电脑一打开就自动扫描,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赶快向内找。就在看明慧文章的时候,师父一下子点给了我,我的根本执著:当初走入大法时不光是为了治病,其中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想脱离人世。把大法当成了解脱的手段。修了两年多了,才找到了根本执著,还是既上不了网,又被邪恶盯上,是师父帮我找到的。可就在这时,我那颗一直飘着的心落地了。前边发生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上网发三退,就因为我多写了一个“人”字,屡次失败。就这一个“人”字,不但耗费了我自己的多少精力,还给同修平添了多少的麻烦,而且增加了不安全隐患,还搞的自己时时放不下心,影响到了证实法。明明要的是数,我却非要加上一个“人”字,这是为什么?这不就是自己此时的状态吗?自以为是,自作聪明,自以为了不起。

昨晚,师父点化我:将自己放在法中悟一下。今天我确确实实的找到了这个“人”字,去掉了它,“三退”顺利发出去了。这个人字,人心,旧宇宙的特性:为私为我。就这么一个情,就怎么也去不掉,时不时的就冒出了委屈、不公的念头,尽管自己在努力的抑制它,可它还有。

去年十月末的一天晚上,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出门前心里就有些不稳,觉着有怕心。不去吧,又想,这个怕心本来就没有去掉,今天怕,不出去,那明天怕,也不出去,那难道它会自己不怕吗?不管它,出去。

过了三个十字路口,都有好几个人站着,也没有多想,继续走,到了目地地,我要进的路口上站着两个人,我只想今天怎么这么多的人啊,避开这,从前边小河边过去。刚一迈步,听见一声警笛响,也没在意,实际是师父在提醒我。到了该拐弯进去的地方,看见前方不太远的地方停着一辆车,只有两个小灯一闪一闪的,我以为是给旅馆接送客人的,就没管它,进去了,走了不远,路边有两户人家。家里亮着灯,都有人。我从衣服里取出一份真相,正要从门缝放进去,突然一束强烈的灯光照了过来,我意识到是被邪恶盯上了,我急速把真相放进去,往前走,因为我不带东西,资料都是装在衣服里边。一边发正念,这灯光紧紧的盯着不放,我心里有些不稳,想有没有个地方躲躲,这下被邪恶钻了空子,那个车开动了,照我追上来了。当时我把心一横:发正念,并在心里说,我救度众生没有错,我带的真相是救度众生的,不能落到邪恶手中,我是助师正法的,也不能被邪恶带走,请师父救我。话音刚落,那辆车“咔”的一声停住了,灯光也随着灭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

我顺顺利利发完了真相,往回走,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了。过后我才知道,当时是全城布哨,到处在大抓捕。通过这件事,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我们正念足,师父什么都可以为我们做,但是我们心里一有不稳,邪恶就有了空子可钻。只要我们正念足,师父保护我们时,邪恶就没有理由阻拦。而且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

有一次中午两点,我学师父的新讲法,困的实在不行了,我想睡半个小时,又怕睡过了,我心里想着,请师父帮我看着点时间,别睡过了,结果整半个小时,一分不差,而且醒来头脑清晰。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不应该为这点小事让师父操心。但是通过这件事,我确实明白了,师父真的就在我们身边,慈悲的看护着我们,而且师父比我们自己都珍惜我们自己啊!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做不好啊。

自己修的很差,到现在还有怕心,而且名,利、情也没有全部放下,救度众生做的也不好。但是我还是想说几句,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都走出来吧,这万古机缘仅有一次,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我看到我身边的同修,他们注重学法,认真看明慧周刊,提高很快的,而且救度了不少众生。但是,我接触过没有走出来的老学员,尽管他们自己觉的修的不错,可是我还是看出他们在以各种借口掩盖自己的怕心和怕失去安逸的生活的心。很多时候还是在用人心看问题。时间真的不多了,即使你在家里躲着,旧势力也不一定会真的放过你。不是走出来就要被抓的,不走出来在家里是去不掉怕心的,怕心若去不掉,其它的好多执著都去不掉。师父在看着我们呢!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