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CIPFG,彻查中共活摘器官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共喉舌《中国日报》海外版罕有的高调承认,中国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大部份来自于死刑犯。

中共摘取犯人器官,这在国际上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但如果仅仅认为中共此次是迫于国际压力而承认实情,那就大大低估了中共的欺诈本性。恰恰相反,从中共的措词与前后反复中,人们不难看出,这种“承认”不过是中共的又一次欺骗。中共试图通过避重就轻,转移人们的视线,继续掩盖活体摘取大量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首先,中共没有承认根据摘取器官的需要而杀人。很多西文媒体引用中共的说法,称人体器官来源是“被处决了的犯人”(executed prisoners),这意味着器官是在犯人被处决之后才被摘取。这种做法受到了国际人权机构的谴责,但在中共的灌输下,很多中国人对此反应冷淡。但事实上,中共几年来的做法已经到了可以为“手术需要”而随意杀人的地步。大量的调查线索表明,中共的医生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经常是一个星期甚至几天就可以为病患者找到匹配的器官。很多医院一天可以做几十台器官手术(见cipfg.org)。死刑犯的处决日期是不可能保证医院的这种器官移植需要的。这意味着很多人其实是在根据需要而被屠杀。这种残忍程度,远远超出了死刑犯被处死后的器官摘取,构成了一种蓄意杀人罪。这是任何人性未灭的人都不可能接受的,而中共恰恰掩盖了这一点。

其次,中共只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而没有承认从其它群体摘取。中国一年到底有多少死刑犯?即使是所有的死刑犯加起来,也无法实现中共目前的逆向配型,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几个星期或几天时间)找到匹配的器官。美国每年捐赠的器官大约一万人,等待器官移植的时间通常也是好几年。那么,要把等待时间缩短几十到上百倍以达到中共的水准,到底需要多大的活体器官库?那些器官又从何而来?这是死刑犯器官来源所根本无法解释的。

最重要的是,中共没有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二零零六年3月,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黑幕被曝光后,中共沉默了两三个星期,最后矢口否认。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还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是蓄意捏造,欺骗舆论。”这一如中共官方声称BBC九月二十七日有关中国贩卖人体器官现象盛行的报导是“假新闻”,尽管医生在隐藏式摄影机面前毫不掩饰的承认实情。

那么,现在中共为什么又突然高调承认从死刑犯中摘取器官呢?

很显然,是因为中共的“断然否认”太苍白无力,太没有说服力了。对一个公开的秘密进行否认,除了自打嘴巴、更加出丑外,已经没有别的可能的结果了。同时,在加拿大两位调查员公布了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调查结果后,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压力越来越大。任何有善念的中国人都知道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错的,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能被定作“犯人”。现在竟然有数量巨大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活屠杀,为的是摘取他们的器官牟取暴利,这一黑幕的被揭穿对中共的杀伤力太大了。两害相权取其轻,中共宁愿揽上不人道摘取死刑犯器官的讨伐,也不敢让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真相被捅破。这正是中共此次高调承认人体器官来源于死刑犯的意图。

但中共无法解释的是,据加拿大调查小组的调查报告指出,在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的六年中进行的有确定器官来源的器官移植有一万八千五百个,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的六年中会产生同等量的器官移植数量,但实际上,在过去六年里中国境内进行过六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而且人们可以清楚看到,一九九九年之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非常明显的急速递增。除了法轮功受迫害外,人们找不到任何其它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种剧烈的飙升。而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巨大规模,残酷程度,对法轮功学员的普遍验血、详细器官检查,今年三月几位证人的证词,从不同侧面显示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存在。

因此,从中共的“承认”与不承认中,人们可以清楚看到中共试图掩盖更大罪恶的图谋。

自从中共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暴露之后,中共假惺惺作出“邀请秀”,但对国际社会一次次的要求组成的独立调查团前往中国大陆对劳教所、监狱、医院等相关设施进行独立、全面、不受限制的调查,中共却一直拒绝发放签证。

中共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后,一些人权组织已经要求中共公布摘取器官详情。但真正的真相,显然需要直接在中国大陆境内进行独立调查才可真正获得。目前,澳洲、欧洲、亚洲和北美已经在组成“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澳大利亚调查团已经致信中共驻墨尔本领事馆,要求前往中国境内进行调查。国际社会应该对此予以关注和声援,促成调查团早日成行,早日让中共活摘器官真相大白于天下,制止这种前所未有的罪恶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