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沈阳大法弟子,九七年十二月得法。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发展,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写的精進实修的文章,真正受到很大的启发,有时看着看着感动的直掉眼泪,他们说出的好象就是我想要说的话,心一直随着同修写的文章起伏着,对我的提高确实有很大的帮助。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怕心一直没走出来,有一年多也没学法,但是不学心里总觉得是心病,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不管他能不能修上去,得不得法,反正他有求道之心”。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又走入大法行列每天学法、修心、发正念,但是始终也没有走出来象别的同修那样去证实法,看到其他同修挂条幅、贴标语,干得轰轰烈烈的,自己就是怕心作怪,一直走不出去。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日我在睡梦中梦到:天特别黑,天塌下来了,师父一人双手把天顶住了……。醒来我特别吃惊,吓坏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得赶快出去证实法,要不然真晚了,来不及了。于是我马上就到市政府广场去炼功。在这炼影响面大,以前我也在这炼过功。我在广场旁边石凳上炼静功。广场上有人来回走。因为是夏天,这地方夜间都有人乘凉。我炼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本来我天目没开,但我看见对面天上黑压压的过来几个人,好象奔我来的,但是我当时什么也没有想,他们在上面说了几句,过几分钟他们就走了。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呢。第二天,我又到市府广场炼功,这次我想我到上面炼去。于是我就到金火鸟台阶上去炼。炼静功时,我看到唐僧从我这飞上天了。炼动功抱轮时,就听台阶下面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我明明看到人在这,怎么就没了呢?”在台阶下面找了好一会也没看到我。当时我想是师父在保护着弟子呢,没让他们找到我。等我炼完功往右边一看,有两个人一个坐在木凳上,一个坐在台阶上都睡着了。当时我是面朝南站着炼功,这两个人面朝东坐着呢。

炼完功往回走的路上我信心更足了。只要信师、信法去掉怕心、执著心时,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保护着弟子。这确实是真的。我真的亲身体会到了。当然必须做到心正,不去求。师父不就是看这颗心吗?我们修的不也就是这颗心吗?我到同修家跟她说:咱们应该遍地开花,你在这炼,我在那炼,这样一来影响面不就大了吗?同修跟我说你应该到公园去炼 ,那早上晨练人多。我一想也对。于是我就到青年公园去炼。每天去公园到以前大法弟子炼功的地方炼功。六天后,我从小桥進去,看到门口坐着两个警察。他们把我叫住问我干什么的?大半夜在公园里走,让我到外面走,还说:没看刚抓完吗?我问他们抓什么,那个人说别说了,上外边走去。我只好往外面走,走几米后一拐,我又拐到我每天炼功的地方去了。现在公园开放式的,很多地方除了树就是树,从哪都能進去。我想我也不能叫你吓住呀,死我都不怕,来了我就不能白来,我就是来炼功的。就这样继续到公园炼。以后由于惰性又改在家炼了。

而后,我能走出去贴有关九评和三退的小招贴,在人民币上写叫人“三退”保平安的话并和同修一起出去当面讲“三退”。

因为我嘴笨不会讲,开始也讲不好,我看《明慧周刊》上的交流文章,借鉴同修做“三退”的好经验,效果的确不一样,比原来好多了。

我做的任何一点事都是在师父点化下才去做的,都是师父做的。但是我知道师父把一切功劳都归功于弟子。当然,我们做证实大法的事时是不图什么功德只想救人、救度众生,助师正法,这是我们的责任。做的过程中,我能听到感谢的,我就说“感谢大法吧。”也能听到骂我的,但我想这不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没有矛盾的产生,没有给你制造提高心性的机会,你还上不去呢。你好我也好,怎么去修炼?”(《转法轮》)还有再按邪恶指使找我的,我就发正念铲除邪恶,我有师父保护、看护着,他们一直也没有找到我。但是不管什么情况我就做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我觉得这就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助师世间行,完成史前大愿。

尽管平时做的还很不够,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中我会尽力做的更好,跟着师父走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