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不迟”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

伟大的师尊好,各位新老同修好:

我来自中国大陆——东北长春,我给自己取名叫“不迟”,是因为自己得法比较晚,以此来提醒自己更加精進,当师父来接我们回家的时候,自己不要迟到。感谢师父给我这样的机会,能在网上与同修切磋,我真的很高兴。下面是我得法一年多来的修炼体会,我把它写出来,要说的话太多了,我只是捡重点的说吧。

(一)得法实修

一九九二年大法就在家乡开始盛传,而我却与他擦肩而过。在我的头脑中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迫害开始后,邪恶制造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我也毫无印象,真不知道当时自己在忙些什么。

二零零零年我到山东济南,住在一个大型国企家属区。那里是济南市修炼法轮大法人数最多的地方(后来才知道的),遗憾的是,我又一次错过了。直到二零零四年十月份搬迁到新的地方,终于同修甲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我没有对大法的了解和认识的过程,得到宝书之后,就好比是插头找到了电源一样,瞬间迸发出灿烂的火花。值得高兴的是,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同修甲那里都有。感谢上天对我如此厚爱。我一本不落的把所有的大法书通读了一遍。读着书上清晰、深刻的法理,我知道这就是我要的。在大法的指导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凭着自己的悟,开始了我的修炼道路。通过不断学法,大法的内涵不断的显现,一个新我诞生,同事、亲朋好友都说我变了。我心里明白,一切都是师父慈悲的点悟。

(二)去执

修炼前,失败的婚姻没有让我相信自己要向命运低头,反而激起我对生活的希望。我对自己说,凭自己的实力下次一定找一个有钱、有车、体贴、关爱……的好丈夫。带着这个愿望我在人海中苦苦的追寻,我的标准是:只要能满足我的要求,做妻子,做情人都是“幸福的”(变异的思想是如此可怕)。可是我什么也没有找到,还在无知中造下这样那样的业力。

得法后,师父的教诲我时时记在心中。做人的真正目地和意义全都明白了,人世间的一切一目了然。大法让我体会到堂堂正正的做人好幸福。然而又岂止是这些呢!就在得法后不久,我一直追求的东西找上门来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工作中我认识了一个比较有钱的人,四十岁的人也算得上挺潇洒的。他直言不讳的告诉我他想找个情人,而且他看中的人就是我。是上帝的恩赐,还是命运的捉弄?什么都不是。是考验来了!因为我是一个大法弟子了!于是我告诉他:“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你变异的想法会给你带来苦难。”他似懂非懂的离开了。过了两天他又来了,他说如果不和我做朋友是他最大的遗憾。那么好吧,我就把师父的法理请出来,告诉他“得与失”的关系、“业力的转化”,告诉他现在的富有是自己的德换来的,做人要这样做、不能那样做。他听的很入神。

又过了两天,他又来找我,他说听我说话比上十年学还要受益,并且叫我不要误会,他已经改变了原来的念头,只是想听我说说话。在谈话中我知道他是党员,就对他说:“一个人要是没有未来,钱再多、车再好也没用。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退党。”他高兴的同意了,临走时他说:“这么多年,我就碰到你这样一个好人。法轮功真的很好,谢谢你,以后就不再来打扰你了。”一个生命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得救了!他对应的天体也得救了!当然,在我思想深处那些不好的物质也不存在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看到师父笑了。

(三)子时发正念,师父连着叫了我两天

其实我刚刚得法的时候,发正念就感到手掌发热,一股能量向上冲,可是由于求安逸的心理,半夜不想起,子时的正念有时发有时不发。一天晚上睡的正香,忽听“啪啪”的敲门声,一边抱怨谁这么晚了还来敲门,可是问了两声没人回答。回头一看表差五分钟十二点。既然“赶巧”了就发正念吧。可叹悟性之差。连着第二天,同样的事情发生了。我终于悟到是师父在叫我,于是双手合十:请师父放心,我绝对不会再让您叫我了。从那天起一直到现在,子时的正念我从没落下过。我更加明白了、认识到了发正念的重要。

(四)求安逸,师父打了我两下

就在半年前的一天中午,吃了午饭后,人的惰性上来了。刚刚睡下,清楚的感到身上被抽了两下子,“唿”的一下子坐起来,耳边一个声音说道:“没有时间了,还不多看书!”悟到是师父在为我着急了,于是坐起来静心学法,以后也不再午睡了。“不迟”谨遵师父的教诲“多学法”,因为学法多,事事按照法理的要求去做,同修们都说我上的很快。

(五)双盘

得法后的第一个梦就是双盘。慈悲的师父来到我的梦中教我双盘。师父盘一次让我盘一次,在梦中我也盘的和师父一样好。可是在现实中却一点不争气。一说炼静功就头痛,腿硬的象‘高脚炮’。一天,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从别的地方消消业吧,比如牙疼什么的,只要不盘腿就行。”你猜怎么样?下午我的牙就开始疼了!我想:我挺得住,是师父帮我消业了。可是,一会儿比一会儿疼,直到我在床上打起滚来,最后汗也出来了。我想起上午说过的话,悟到是自己那一念错了,赶紧说:“师父我错了,还是盘腿吧。”话音未落牙已经不疼了。师父说:“是你自己要的,别人就不能管”(《转法轮》)。后来还是在梦中,还是师父教我双盘,醒来后心想:师父这样为我操心,要是盘不上腿怎么对得起师父呢?于是下恒心炼盘腿。在恩师的加持、鼓励下,在同修的带动下,“不迟”现已能突破一个多小时了。

(六)十几平米的小屋是我救度众生的好地方

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责无旁贷,晚上我和同修一起出去发传单,一爬几栋楼,在师父的呵护下,一路发着正念出去,从没出过差错。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工作也帮了大忙,我是做服装工艺的,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有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屋,在这间小屋里有多少生命得到救度已经不记得了。左邻右舍,退团的退团、退党的退党,每一个上门的顾客都是有缘人,都是要救度的对象,有的顾客一進门就说:“你这小屋怎么这么好啊!”其实按照常人来看,有什么好的呢?因为做服装嘛,满地满屋子都是零乱的布头和线头,尽管平日里我尽量保持清洁。可是我看的出来,他们是发自内心的觉的这个小屋真好。我更加明白了“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道理。师父说:“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转法轮》)

(七)我们的资料点

明慧网“遍地开花”的倡导下,“不迟”和另外几个同修一商量,建立了我们当地的资料点。由我负责每周的真相资料、小册子、不干胶和周刊的制作。经济上有条件的同修说:“缺钱时跟我说,保证不会耽误正事。”这话让我心里热乎了好一阵子。有时间的时候,我们一起学法,相互促進,有事共同切磋、商量。师父说:“我们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转法轮))当我们真的形成一个整体做到圆容不破时,邪恶看着都害怕。做起事来更是事半功倍。

(八)背法

师父说:“根基为先天之条件,正悟为上士之慧因。存真善忍心中有道,修法轮大法可圆满。”(《洪吟》〈学大法〉)我想:如何做到“心中有道”,只有把大法全部装在心中,才能一思一念、时时刻刻用大法来衡量自己。

“不迟”在众多同修的带动下,从二零零五年十月份开始背法。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背过了第一遍;第二遍用了二十八天;第三遍用了二十天;第四遍用了半个月;第五遍每天背一讲。现在正在背第六遍,这一遍是连着背的(以前的几遍都是一段一段的背)。在背法中我的体会是:整个人都溶入了法中,大法里面那深刻的法理、博大的内涵的展现,那精深的一切用语言真是无法表达。师父说:“人体在另外空间的演化过程是相当玄妙、相当复杂的,……”(《转法轮》)我想:只有你去背法,才能体会到的。因为在背法的过程中,身体的变化是相当大的。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爱照镜子(快成执著了),在讲真相的时候,年龄与表面的差异使很多人要看我的身份证。我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想青春长驻就快点修大法吧。写到这我想起佛教中的和尚背经书,这部宇宙大法要是不把他背下来,我说那才是真亏呢!背法需要恒心加毅力,“不迟”希望每个同修都能做到“心中有道”,一位七十岁的老年同修用了四个月的时间背完一遍《转法轮》,她说:只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和“蚂蚁啃骨头”的劲头,就没有做不成的事儿。

(九)看同修的状态所想到的

在我身边有不少同修,他们各种状态都有:学法不炼功的;炼功不学法的;因悟不到法理而着急的;悟到法理而做不到的;还有在家学法炼功而走不出来的等等等等。

最近,因为一直在督促没有背法的同修背法。在这段时间里,经常听到同修的唠叨:有的说我脑子不行;有的说我记忆力不行;有的说我环境不行;有的说我家里人多条件不行;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我想说的是:同修们,当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在承认自己“不行”了呢?邪恶听见了,他会不会说:“听见了吧?他自己都说他不行,他怎么能行呢?”那么你无意中走了谁的路了呢?师父说:“过去道家或单传的法门讲师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师父,……”(《转法轮))可是今天的大法徒,你不承认是师父把你找到的吗?师父说:“这一切都是相当久远年代就已经安排好了的。”(《洛杉矶市讲法 》)那么,既然是师父选择了我们,而我们却说自己这不行、那不行,我们把自己的位置摆在哪里了呢?当然,你可能觉的你哪方面有点差,也可能是一种谦虚。但是我想:在我们没有显示心的情况下,我们真的不能说自己“不行”,因为我们是师尊的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是全宇宙众生都羡慕的生命”!我们应该说:我行,别人行的我也行;别人不行的我也要行;在正法的洪势下,哪里需要哪里行!因为面对你的责任、你的使命、你的最终目地,不行也得行!

(十)前面的路

“不迟”修炼的路走了快两年了,在师父精心的呵护下,在同修间的关爱、摩擦当中,在正悟的法理中,在愿意、不愿意放弃的执著中走过来了。苦中有乐,乐中也带着忧,乐的是千年的等待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忧的是无量众生被谎言欺骗还迟迟不能得救。“不迟”知道,前面还有路要走,还有多少坏东西要修下去,回顾这短暂而幸福的两年,在这条路上留下了我坚定、正直、勇往直前的脚印,以后更是这样。“不迟”只有一颗向上的心。同修们:作为一个弟子,师父要的是我们向上的心;作为一个孩子,父母在天上等着我们回去;作为一个未来的法王,我们的世界里那无量众生在期盼!让我们共同精進,堂堂正正的回到属于我们的地方去!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