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好家庭,走好大法弟子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一个农村的大法弟子,有幸在一九九六年得遇大法。在近十年的修炼中,大法的威力,恩师的慈悲呵护,在生活中尽显神奇。这也叫我更坚定的实修下去,也叫周围的常人信服、敬佩。

在我刚开始修炼时,经历了一些魔难,这是来自家庭的。我丈夫不炼功,那时他对我恨的不行,打骂不算,还在精神上折磨我,不让我炼功、学法,不让我和学法有关的人和事接触,控制我的一切人身自由。有一次吃饭时,他将碗砍过来,碗打在我脸上,掉在炕上,我脸没怎么样,碗也没碎,他哼了一声说,你还真有能量了,随后便对我拳打脚踢,看我到底有没有能量。

我立刻想起《转法轮》<第四讲>中所说:“你是个炼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标准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个理来要求你了吧。你是个修炼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层次上的东西吗?那就得用高层次的理来要求你。”

还有一次,我刚从炼功场回来,他一拳打过来,正好打在我嘴上,鲜血立刻流了下来,我没感到痛,只是有点麻,周围的常人劝我吃点药,打点滴,我说没事。这样我没吃一片药,也没打过点滴,竟奇迹般的好了,一点疤也没留下,我知道这是恩师慈悲呵护,我才闯过这一关。

还有一年冬天的夜里,天下着雪,他不让我穿棉衣棉裤,就叫我出去,吼叫着:“我弄死你,帮你圆满得了。”我光着脚、穿着单衣单裤站在雪地里,我没感觉天怎么冷,雪怎么凉,我藐视魔难,大法能把天地容了,大法弟子也能把寒冷溶化了,魔难就象一粒小小的尘埃,瞬间被溶化了,它在大法弟子面前什么也不是。大约过了两三个钟头,他把我叫回房间,打开灯看冻没冻坏,一看我没怎么样,丧气的说:“还真没怎么样,上炕睡觉吧!”法是宽大的,在恩师慈悲呵护下,我又过了这关。

这是个人修炼的阶段。我懂的这是生生世世的冤怨,是在过关。师父还为弟子承担一些,自己也在还业,我没理由不做好。

“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弟子,那阵子我感到天要塌了一样,村里一次次找我。家里就更疯狂了,再加上身体消业,好象难特别大,我横下一条心,炼,一定修炼下去,天塌了我也炼,什么也动摇不了我继续炼下去的决心。

这时,我身体出现一次消业状态,两个门牙肿了一个包,越长越大,最后使整个脸都变形了,鼻子和脸形成一个平面,家人慌了,让我打点滴。我说没事,我是大法弟子,这不算什么。儿子说:“妈,你不打点滴那就吃点药吧!要不你和电视剧里《阳光灿烂猪八戒》里的猪八戒一样了。”恰巧婆婆来我家串门,看见我这样也吓一跳,竟认不出我来了,我安慰婆婆说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婆婆是个炼功人,她让我向内找,是不是在心性上有问题了。

送走婆婆回来后,我开始向内找,同时发正念清除附在牙上的灵体。我刚静下来,就看到另外空间一个淡黄色的灵体趴在牙这个部位上,它长着两个黑米粒般的眼睛。我伸手把它抓住甩出很远,它还是跑回去,趴在那一动不动,我一遍遍发正念清除它,它一点点的变小,最后被清除干净了。在人这边的表现是长包的地方越来越小。第四天就好了,常人觉的不可思议,同时也感到这部法的神奇。

这是我身体上的状况,精神上受到的压力也很大。那时家中的环境也很紧张,村里一找我,丈夫就越逼我。有一次,他拿菜刀把我逼到墙角问我,你还炼不炼了。我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睛看着他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我的魔。他一刀砍下去,我把眼一闭什么也不想了,心一横。他一刀砍在离我头顶一寸高的墙上,一边砍一边喊:“我砍你功柱,我砍你功柱。”我一听就笑了,炼这么长时间的功了,自己都没想到功柱不功柱的,原来魔是看到我另外空间的功柱了,它害怕了就利用家人逼我放弃大法。

通过这件事更增加了我信师信法的决心。同时我开始可怜他,他由于受中共谎言的欺骗而被魔利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后果怎么样呢?我开始努力学法、炼功、修正自己,少出一些漏洞。这些事情过去以后,我都在找自己的不足和执著。

《转法轮》<第四讲>中说的:“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

我心里真的感谢他,多年来帮我提高心性、消业、长功……可我却对他抱有歉意,我暗下决心把他同化过来。我刚有这个念头,他那边又火了,说:“要么离婚,要么你就别炼了,我还弄不过你了。”这时我知道另外空间的魔是看到了我的心思,怕我把他同化过来。我默默的发正念,清除它,解体它,我坚信恩师慈悲,法能圆容一切。

最后他软了,叫我几岁的儿子跪在我面前求我,让我放弃大法。我当时意识到魔又变招了,硬的不行又来软的。我默默的发正念解体它。我默念:你不配一次次的考验大法弟子。我没有动摇。邪恶解体了,丈夫也软下来了,坐在炕上摇着头说:“真没办法了。”

我知道这次魔又败下阵去了,不管软硬都没改变我坚定修炼的决心,我还照常学法、炼功。每当发正念时,我都加上一念,清除阻碍他得法的一切因素。在以后证实法的日子里,他开始帮我挂条幅,送真相小册子,也开始看《转法轮》,背《洪吟》。他虽说做这些是为了保护我,但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清醒了,他是为法而来的。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他,有一次他在外边喝酒回来,和我说一些当天发生的事。当我听到他心态不正确时,我善意的告诉他,这些年来我一直有意识的引导他站在法理上看人、做事,让他不修道已在道中。他听后却翻脸了,指着我骂。当时我正在看书,他抓过来就撕,一边撕一边喊:“找我来呀!我不怕。”我默默发正念解体他身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

事情没过几天,他骑摩托车出门,被一辆四轮车给撞了,摔出去二十多米远,当时正是村里给安电表,在场的有几十人,人们吓呆了不敢上前,胆小的还往后跑。人们小声议论,不知撞什么样呢?这时他起来摸摸脸没有血,活动活动身体没撞坏,可一看车子撞没形了。回家后他有所感悟,前几天说错话了,事也做的太过了。他试探的问我,你说我咋出这事呢?还没啥事。我说:大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你生气时不控制点自己,还敢什么都说,把书也撕了,这是给你一次教训,因为你平时为讲真相做过很多事,常人做证实大法的事是有福报的,是师父慈悲又给你一次机会。

从此以后,他变了,开始尊师敬法了。事后有人问他,你炼法轮功吧?他坦然的回答:我炼啊!随手摸出护身符说,要是没有他,我早就那边去了,法轮大法真好啊!听到这些话我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一个生命懂的法好,并在洪法、证实法,他有光明的未来了。

还有一次,我和丈夫去亲属家串门,当时屋里有几个人唠家常,其中小妹说生活怎么苦啊,夫妻怎么别扭了。丈夫接过话题,从怎样看待生活的苦和要用你的善念感化他人,怎样归正他人的不足。要把心放平和了,慈悲看人、做事等等。最后从脖子上摘下护身符,送给小妹说:“这是避邪的,你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福报。”然后又对小妹说:“你退队了吗?”她妹说,没呢,你给我退了吧。在旁的几个人都争着退了。

在回来的路上,丈夫跟我说:没白来吧!又救几个。我问他护身符怎么送人了,你舍的吗?他说:“我懂的法好,还会背《洪吟》,有危险时我背《洪吟》,不戴也没事,她可不一样。我们不能把好的留给自己吧!”听了这些话我流泪了,他醒了,我在心里默念:恩师啊恩师,是您慈悲救度才让生命在升华,我感到天大了,花、草、树木在笑,笑生命回归的伟大。

以下一首诗是我丈夫在有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觉醒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在一次梦中所见所悟而写的:

梦境

身背大法轮,洪法满乾坤。
恶人变善人,善人炼法轮。
修炼真善忍,将成佛道神。

这件事在没写前,我曾有一段时间为这件事生出欢喜心来了,在写之前还在想写还是不写呢!最后还是下决心写了出来,同时把欢喜心去掉。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