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花香满园(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接上文)

二、 资料点的维护和扶持

资料点建好后,就涉及到资料点的维护和扶持了。建一个资料点用不了多长时期,一般只用一周左右,但维护和扶持就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也是一个从法理、经验、技术上的多次交流过程。而交流是从我们和同修一开始接触就要進行的。

同修刚接触这方面,除了技术教学外,还应交流如何从正法修炼的角度来看待我们做的事,如何用正念对待我们遇到的各种干扰、故障,怎样注意好安全……以使同修在这方面减少自己再去摸索的过程,减少再重复走别人走过的弯路的可能,尽快成熟起来。

新资料点有时干扰很大,比如同修自身遇到一些麻烦,或者是其家中的亲人、亲戚遇到麻烦,我们知道有好几位同修刚做不久,家中老人就得重病了,因为照顾老人,把他们弄的脱不开身,学法都难保证,更别说做资料了,而这时同修在这一方面还没经验,根本没意识到这就是冲着资料点来的干扰,邪恶就是要钻刚做资料的同修认识上不足的空子,还有同修此时心态不稳也容易被钻空子。这个时候只要有坚定做下去的决心,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干扰,各种麻烦就消失了。要从根本上找准原因,跳出个人修炼的框框,时时从正法修炼的角度看待出现的麻烦和干扰,把自己置身于整体之中,个人的难就小了。

从技术角度来看,对于一个刚建立的点来说,一般情况下同修只能按部就班的按照笔记一步一步的操作,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很可能会出现很多他们意想不到的问题,因为很多问题是按照正常操作不可能出现的,原因很复杂。

这就要求教技术的同修经常回访维护,但随着资料点越来越多,搞技术的同修往来奔波,有时一天到晚都在跑。这对维护过程中的技术同修来说,就要求我们自身一定要保持能静心学法,我们决不能因忙而自欺欺人的不学法,我们经常听到有同修说自己太忙了,没时间。其实,资料点同修有没有时间学法自己说了算,就看我们能不能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往往是越不学法,越忙,同修那儿需要你解决的故障越多,因为你干事心已经起来了嘛,邪恶就要钻空子加强放大你的执著。我们是吃过这方面苦头的,以前因为喜欢做事,觉的给同修解决了故障很有成就感,结果各处故障百出,千奇百怪,弄的我们焦头烂额。后来明白了,天塌下来也先要把法学了。思想清静了,发正念时为所有资料点加持,我们不去求,又有强大的正念,同修那儿的故障明显就少了,而且学好法再做事,往往会事半功倍,遇到很多问题时都能智慧的把它做好。

资料点多的地方,技术同修也可对基础好、操作已很熟练的同修進行進一步技术培训,教安装系统、软件和技术维护的知识,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负责某个区域的教学和维护,不至于一个人疲于应付,而且让不同的同修开不同的点,相互独立,这样也更安全。

在具体的技术、设备的维护方面,如果我们在一开始配置设备时就考虑到现在的维护,那么事情就会变的简单,比如笔记本电脑配置齐全,有光驱,能做ghost备份和恢复,那么有很多问题让同修做个恢复就解决了。曾有外地同修遇到问题打电话找到我,希望我去一趟(相距几百公里),我提醒他先做个ghost恢复试试,结果回去十几分钟就把问题解决了。我也不至于因这个小问题耗费那么多时间和资金了。

另外,在维护的过程中就让同修多动手,多操作,这样印象就比较深,再遇到类似的问题他们就能自己解决了,同时还要让同修养成在遇到问题时多发正念和向内找的习惯。其实很多问题都是干扰,往往刚学的同修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一出问题就想到是技术问题,因为摆在面前的就是实实在在的技术问题,很容易被常人社会的这种假相所迷惑。前几期明慧周刊有一篇文章《先修自己,后修机器》,我们认为写的很好。其实在这过程中就是要要求我们要转变常人的观念去思维。

还有,同修刚接触这方面工作,在安全方面确实缺乏经验,那么我们一定要本着为同修负责把安全原则说一说,这也是维护和扶持的另一面,但这些事从开始教就要说到,以后还应适当提醒。比如以上网为例:不能太长时间挂在网上,退出破网软件前要先断开网络连接,不用单独的普通破网软件下载大的影音文件……等等。在电话方面,不能用家中的固定电话,或公开的移动电话给同修的电话直接打,应克服惰性到公话去打,电话中不提及敏感词……。自己做资料的事不能随便告诉任何无关的人,同修之间要修口,不能抱着显示心、欢喜心告诉同修:这资料是我下载的,我印的……等等等等。修口其实也是修心。

其实资料点需要大家都来维护,这一个地区的所有同修都应把自己视为资料点的一员,象爱护自己一样来爱护资料点,不能直接参与和帮助的也要经常用正念加持。我们可以在发正念时为本地区的所有资料点下上强大的防护罩,四个整点发正念可以请师尊给我们更大的智慧和能力为全国的资料点都下上能量罩,更多同修能这样,我们的资料点就会走的更正,更稳了。

三、资料点的成熟和真正的独立

资料点从创建,再经过一定时间的维护和扶持,我们最后都希望他们能成熟和真正的独立起来。

随着在做资料工作中心性的快速提高(资料点的同修都知道,在做资料过程中,心性稍微有偏差就马上会在设备上和工作中表现出各种麻烦,能实修的同修就会马上对照法向内找自己,同时因为可以及时、大量的阅读明慧网上刊登的交流文章,所以提高起来确实是非常快的),随着技术的完善、操作的熟练,随着经验的日渐丰富,资料点的同修逐渐就会在各方面越来越成熟。

其它的不再多说,但有两个问题比较突出,需要我们更成熟:

一个是真相资料的选材和来源问题。随着能上网的点越来越多,很多同修都逐渐有能力制作出各种真相资料了,除明慧网提供的各种真相外,我们还在各地看到品种繁多的同修自己编辑的真相单页或小册子,很多凝结了同修救度众生的苦心,令人感佩。但是我们还发现一些从其它网站下载的,并不符合大法原则的东西,有的是耸人听闻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有的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极易让常人误解大法……。这些东西有一个共同特点:乍一看,很吸引人,能充分满足人的好奇心。但最后它们都可能给我们救度众生、讲清真相带来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如二零零零年江魔头腿的事;前些时候恶党头子黄×的事……教训已经不少了。

制作这些东西,我们看到表面上大部份都是这种情况:同修刚能突破封锁,一下看到大量的信息,感到兴奋、新鲜,由于没有经验、把握不准,想让常人也看到。但仔细向内找一找,实质上还是因为自己有求新奇的心,同时也因为这些东西符合了自己对时间的执著,和常人式的解恨心态。

不是说不可以用其它网站的东西,但关键是自己能不能站在法上来严肃、全面的衡量它,提炼它。实践中我们发现这很难。所以我们建议新资料点的同修,包括很多老资料点的同修就把住明慧网去下载、编辑真相资料,其实明慧网的资料已经非常全面,那里应有尽有,其它网站好的东西明慧网也会采用,但那是把好了关的,站在法上提炼过的。对大法负责、对众生负责也就是对自己负责。

另一个是同修应突破障碍,自己适当的钻研一些技术,不能一个很小的问题都要等同修来解决。比如破网软件升级了自己就可以下载。此外,明慧网的技术交流文章也非常丰富、全面,几乎每天都有,但有的同修从来不看,觉的与己无关,也有同修说看不懂。其实这些文章都是同修在工作实践中总结出来的行之有效的经验和办法,自己的设备遇到的问题很可能就是同修才遇到但正好解决了的。他们已写在文章中了,有些就是一两句话,解决故障就那么一个小窍门。大家都留个心,很多事情不复杂,不难,难的是观念的障碍。也希望更多同修在技术学习上不固步自封,多学习,多掌握,同时也把自己在技术上的好方法,好窍门写出来投寄明慧,让大家分享。

而真正的独立,我们不是说负责人或技术同修就撒手不管了,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希望同修从心态上,从一些工作方法上,在面对困难时能够更主动,更理智,在法理上更清晰,去掉了那种依赖的心。其实这不就是师尊对每一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期望吗?每一位大法弟子都修成能主掌各自天地的王与主,而不是只修成某位负责人或协调人的众生。

但该配合时,那是一定要无条件的放下自我去圆容整体的。“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各自真正独立却又能在关键时刻,如揭露当地邪恶时整体协调,配合一致。真正独立不是“一盘散沙”和“各自为政”。资料点可以不横向联系,但当地平时的信息共享,需要揭露邪恶时可通过协调人来整合力量,若某些地方暂时缺乏这方面的联络人或协调人,那么各个资料点要及时把自己知道的本地的信息或自己制作的本地真相资料及时上传明慧网,让其它资料点也能得到,实现资源共享,减少重复劳动,在无形中及时集中力量解体邪恶,张开是五根独立的手指,合起来就是一个有力的拳头。

资料点自身能够真正独立起来,这是遍地开花的真正要求,不然再多的点也不过是一个大点的不同部份,这也是不符合安全原则的,如果很多点的技术和耗材的购進都依赖于少数同修,那么邪恶就可能给这些同修造成压力,我们的整体就存在险患,那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要让各个点在通过必要的扶持阶段后能真正独立起来,我们从最开始就要有这方面的考虑和打算,如购置的设备性能稳定,配置齐全,有利于安装、维护、和技术升级,一些基本维护、防护方法简明全面,教的时候不怕麻烦一步到位。开始多花一小点时间,后面就能节约更多的时间,省去更多的麻烦。

本地建的点,大部份都是电脑、打印机(多是彩喷连供)或复印机一步到位,同修能独立進行上网、下载、发信、编辑、打印的一系列工作,资料点尽量减少横向连系(同修之间要开法会要交流,但相互不透露自己的具体工作,不暴露平时各自独立的联系通道),原来只能依靠其它点下载提供底稿的,现在基本都配置了电脑,自己解决了底稿来源。

对于一些普通常见耗材,如墨水、纸张、鼓、粉、办公文具等等建议同修自己就地解决。统一大量购進,表面看似节约了一定资金,但隐患太多,由于量大集中,在购進分发的每一个环节都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使同修在这方面得不到锻炼,加重依赖心。

依赖心来自两个方面,一是负责同修大包大揽,本意是好的,但考虑欠全面,有同修心里也清楚,也着急:同修应该走自己的路啊,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但一遇到实际问题总放不下心,造成继续包和揽。二是一些资料点同修的人心和观念给自己造成的障碍迟迟不能突破。

我们地区有这样的同修,做资料很久了,但纸张等耗材都要等另外的同修帮助去买,甚至连钉书钉都要依靠同修买。听帮助买的同修说呢,这位同修好象确有一些很具体的情况。我们认为:我们确实不能强求同修做什么,但可以就类似情况交流一下,去除人心和不好的观念是大法弟子修炼中必须走的路。

就以买纸和订书钉这些常见普通耗材来说:现在商家太多了,相互间竞争也大,谁都可以去买,说白了,我们去买哪家的就是照顾他的生意,他高兴都来不及呢,我们不要觉的自己多特殊,商家不可能想的那么多。商家只考虑能卖多少,赚多少利润,我们去买还得选好的、价格低的,钱在我包里,主动权在我们手上啊。至于你干啥用,他们不知道,更不关心,所以是我们自己想多了。这是人这一层理。

其实我们要清醒的知道自己是在干啥?我们是在救人啊,是在做宇宙中最好、最伟大、最殊胜的事,心怀救度众生的慈悲,发出强大正念可解体干扰、阻挡我们证实法的一切邪恶。怕的是人心,怕的是邪恶,大法弟子本身不会怕。

结语

遍地开花涉及的方面很多,我们只是从一个方面和大家交流了我们的经验和认识,每一个资料点的建立、维护到最后的成熟和独立,还牵扯到协调人的“穿针引线”、与之有关的同修的配合等其它环节,工作巨细繁杂……

但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只管在其中去放下执著和人心,只要去修,不断放下自我,溶入整体,摆正自己的位置。只要我们的愿望符合正法的要求,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复杂就会变简单。其实真正做的是师尊,我们只不过是在“助师世间行”(《洪吟》<助法>),一切能力,一切智慧都是师尊所赐,一切成就和荣耀都归于苦度我们的师尊。

走过来的同修都知道,与前几年比,邪恶都被清理的少之又少了。几年前很多地方就那么一两个资料点,那时资料点的同修承担的压力很大,开天目的同修看到资料点被大量的邪恶重重包围,记得那时打雷,雷经常都在我们资料点房顶上炸,我们明白这是在给我们资料点直接清除邪恶。那时邪恶对资料点的干扰和破坏都到了疯狂的程度,我知道当时本地一位同修用一台小小的复印机承担着一个地区的真相资料印制任务,天天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小屋默默的做着,邪恶好几次都把她迫害的站不起来,但她每次都凭着长期实修打下的坚实基础,凭着对师尊的正信,在性命攸关的时刻她总能想到师尊的法,师尊才能为她善解了一切冤缘,就这样才一次次的闯过了那生死的关卡,才否定了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但邪恶的迫害已到了无理的程度,同修越来越难以支撑。

最开始很多同修包括本地一些协调人都认为这是同修本人的问题,同修应该“吃得了苦,应该耐得了寂寞”。后来通过多次交流,协调人终于认识到了其中的严重性,认识到了遍地开花的必要性,工作终于向这方面开展,协调人在和大家交流时提出了这个问题,渐渐的很多同修认识到了,有很多同修有了意愿……就这样,本地拉开了资料点遍地开花的“序幕”。

在本地遍地开花前后,我曾做过一个梦,至今非常清晰,梦中我站在一个地方,突然,伴随着“哐哐”的巨大声响开始地动山摇,一个意识反映到我脑中:有十万邪恶冲着资料点来了。现出一个画面:层层邪恶清一色黑衣黑甲,持长矛,排着阵式,气势汹汹,踩着步子过来了,原来“哐哐”声是它们踩出的脚步响,我有些害怕,想找个地方躲一躲……画面截止了,马上又现出另一幅画面:邪恶在本地的一条街道潮水似的扑过来,但突然间在邪恶的队伍中间出现了一辆辆微型车,车里发出无数利箭……邪恶自己开始退却了,溃不成军,我这时一点都不害怕,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我开始追击……。

后来我认识到:这一辆辆的微型车不就是一个个的微型资料点吗?那无数利箭不就是一份份的真相资料吗?遍地开花击中了邪恶的要害,邪恶是害怕我们资料点遍地开花的。

记得在本地及周边地区“遍地开花”刚好初具规模时,师父在明慧网上首次明确肯定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我当时感慨于正法進程有序的安排,没有这么多能做资料的点的支撑,“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这件事是没法大面积铺开的,在这件事上我们地区跟上了师尊的正法進程。

法正人间的时刻越来越近,救度众生的责任越来越紧迫,让我们珍惜这万古的机缘,不要再迟疑……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担负起我们应尽的责任,把遍地开花做起来,做下去,直到“花香满园”,直到法正人间,直到满载众生随师还。

向伟大的师尊合十。
向可敬的同修们合十。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