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师父的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之所以要强调“我是师父的弟子”,是因为这对我的生命太重要了,真的是太重要了。宇宙之中有无量的众生,可能够成为师父的弟子,而且是助师正法的弟子的却寥若晨星。而我就是这辰星中的一颗,这无疑是天大的造化,天大的福份。而且也只有坚信师父,才能正念正行,无愧师父的慈悲救度。

严格的说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得法修炼的,没多久,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谎言铺天盖地,对师父对大法的中伤和诋毁是极其恶毒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疯狂的,毫无人性的,无法无天的,大陆的大法弟子无一例外的被冲击被迫害。我由于入门较晚,很少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几乎很少有人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可是,我毕竟入门得法了,我知道了我是谁,我知道了我的生命为什么而存在。所以,我不能选择沉默,我不能躲在家里偷偷摸摸的修炼。我要光明正大的堂堂正正的修炼。我要让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师父的弟子;跟随师父修炼的是宇宙中最高的佛法——“真、善、忍”;师父领我们走的路是最正的路。所以我走了出来,要把事实的真相告诉所有认识的人。

面对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单位领导、政府官员、公安警察,凡是我能接触到的,我都坦然的轻松的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们:我是法轮功的修炼者,我最有发言权,报纸上写的,电视上演的都是假的。就我所知所能,我给他们摆事实,讲道理,多数时候效果都不错,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与此同时我的家被监控,我的电话被监听,我被列为重点转化对象,从副市长到区委书记,从省直工委到单位领导,从六一零到派出所,从街道办事处到居民委,走马灯似的出入我家找我谈话,或以其它方式对我進行恶意骚扰和迫害。当时我就坚定一念:我是师父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

二零零零年,在邪党举办的诽谤师父诋毁大法的展览会上,我因在留言簿上签字揭露它们的谎言而被公安扣押;当时知道去签字面临的是被抓、被关(后来我知道自己当时的想法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反迫害,而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及其存在本身),可我不能不去,因为我是师父的弟子。我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即使坐牢我也必须站出来。我带着简单的换洗衣物,来到展览大厅留言处,写下了一个大法弟子该说的话和必须要说的话,我被便衣警察围在中间,摄像机直对着我拍录,不仅录人还录下留言内容,我非常的坦然,没有一点紧张,因为就在那一刻我真切的感觉到我就站在师父身边,整个人完全被佛光笼罩着,在被扣押的十几个小时里真的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刚刚还在那吹胡子瞪眼、蛮横无礼的警察到我面前竟然客客气气,不仅让座,还问我喝水吗,一位市局的中年警察还笑呵呵的对我说:你们师父的《转法轮》我也看了,法轮功是讲缘份的。我说,看来你的福份也不浅,找个时间再多读两遍吧。我还对他们说,你们警察至少都应该读三遍《转法轮》,才能取得对法轮功的好与坏的初步发言权。他们问我读几遍了。我说:不好意思,因为我得法晚,才读几十遍,不过据我所知,有很多比我资历、职称还高的专家、教授都读上百遍了。从始至终,我平心静气的讲,警察认真的听,彼此没有对立情绪。当时社会上能正面了解大法的人不是很多,而不了解大法真相的却大有人在,很多人误以为炼法轮功的人多数是些封建迷信的、愚昧无知的、或是退休下岗的、生活不如意的,而我就是要告诉人们,修大法的人都是有善根有善缘的人;修大法的人都是有思想、有智慧的人。我感觉的到,他们是能听的進去的。当市局电话催促给我办理拘留手续时,他们竟用我讲给他们的理由为我辩护,并抵制了拘留这件事。还对我说:监狱不是什么好地方,更不是你该呆的地方,你人好,家庭也好,工作也好,進那里面就完了。好就在家里炼吧。这件事我的体会是,因为我是师父的弟子,因为我站在法上,所以才能纠正不正确状态。才能化险为夷。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非法绑架到黑龙江省戒毒所,被囚禁了四十个日日日夜夜,天天二十四小时在高压下强行洗脑;吃喝拉撒都被监控着,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天天被那些企图转化我们的官员、警察和邪悟者包围着,从一开始我就给自己定了一念:我永远都是师父的弟子,什么都可以放弃,绝不放弃修炼。我也给他们定了一念,那就是放弃对我的“转化”。不管谁来做我的工作,我都直言相告: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是不会和师父决裂的,我虽然得法比较晚,师父讲的法有很多我还没记住,有更多的法理我还没悟到,但是我就记住了“真、善、忍”,这三个字已经印在了脑海里,溶化在血液中。洗脑是没有用的,除非你们割了我的头,放了我的血,可是上天又没赋予你们这个权力,所以你们就别白费劲了。后来他们果真不把我当作主攻目标了,对我的结论是:人很理智,思想顽固,不适合这种强行洗脑转化的方式,因为越洗越坚定。

当洗脑班结束时转化的可以回家,不转化的留下来继续第二期,而我竟被批准回家了,条件是比转化的晚走一会儿,理由是不能让转化的人感到转化的可以回家,而不转化的照样可以回家。我说只要我丈夫的车到我就立马走人,这里我一分钟也不想多呆。后来我丈夫提前赶到,还抱着一篮子鲜花,洗脑班的负责人紧张的赶紧央求他把花篮放在车里不要拿進去,说你怎么象迎接凯旋的英雄似的。结果我比转化的人先走一步。所以说修炼是超常的,什么事都不是人说了算的。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拘留;当时派出所的教导员威胁我说:法轮功学员的儿子是不允许出国留学的,你儿子刚好回国探亲,我们只要向上报告一声你儿子就走不了了。我当即就告诉他,你不能这么做,你也绝对做不出这种缺德事。我的语气非常肯定。他一下就愣在那里,象被定住了似的,缓了缓神儿说:那是,那是,我怎么能做那种缺德事。后来在要送我去拘留所时他又说:我也不愿意送你進去,谁让我今天值班呢,也只能我亲自送你進去了。我当即又非常肯定的告诉他:你亲自把我送進去,还得亲自把我接回来。果不出所料,第七天就是他陪着我的家人去拘留所接的我,当时他感叹着说:让你说着了,真的是我亲自来接你,你还真挺神。之后他自己先声明:你放心,不让你写三书。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农历新年前,我打电话找他,要求他们退还在我家抄走的师父法像,他有些为难,说先替我保管着,等过了风头再还我。我说绝对不行,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不能让师父的法像锁在你们的柜子里。他说:你想怎么样?我说:我要请回家来上香。他说:你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我说:弟子要和师父一起过年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再说了,站在你的角度看这不也是人之常情吗?放心吧,丢不了你的乌纱帽。结果他真的把师父法像藏在怀里送到我家。我很高兴,我是替他高兴。在这里我要说的是我们大法弟子说出的话确实是有能量的,只要我们心正、念正,就可以把事情定在好的一面。可是我们往往有很多时候忽视这一点,遇事顾虑重重,说话思前想后,结果总是达不到我们想要的结果。其实这都是人心在作怪,使我们的话散失了能量,世间本来就没有复杂的事情,只有复杂的人心,很多事情只有善恶、正反、好坏、对错之分,我们只需要简单而正确的选择。不要人为的把事情复杂化。我们要的是神念而不是人心。在这方面我也是有切身感受的。

记得二零零一年的时候,我的家两次被抄,第一次因发资料我被非法扣押在派出所,当时有六一零、分局、派出所三伙人去抄家,其中一个警察问我,你家有书吗?我说有,他问放在哪?我说就在沙发的扶手上。(但后来我意识到其实我没有必要告诉他,可以智慧的去做)紧接着我盯着他说:但是,你不能给我拿走。他睁大着眼睛看着我:为什么?我说:那是我的命。他犹豫一下然后悄声说:又不是我一个人去,这么多人,你又在大面儿上放着,我能不拿吗?这样吧,我这有不少从别人那抄来的书,将来再送你一本儿。我说:不行。他无奈的晃晃头,抄家回来后他走到我身边悄声说:你的命我给你留家了。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避开那么多双眼睛而把《转法轮》给我留下的。

第二次抄家时我正在做晚饭,一群警察突然破门而入,猝不及防。我急生一念,求师父保护,千万别抄走大法的书。警察如同劫匪一般,穿着大皮鞋在房间里横冲直撞,犄角旮旯、地毯下、鞋壳里,没有翻不到的,他们翻,我就对着他们发正念。我的家有一面墙都是书,大法的书就在书架上,三拨警察轮流来翻,每个人都把《转法轮》拿在手里翻一遍,然后放一边,直到走没有一个人想起来把这本书拿走。他们大脑好象完全被控制了,就象电视出现白屏一样,没反应。可当警察翻我上班背的包时,我竟没有守住正念而动了人心,包里有一个三个指头大小的小本本,是我抄写师父的《洪吟》,上班路上看的。警察刚一拿,我条件反射似的伸手就抢,结果被恶警拿去当证据,这也是他们抄到的唯一证据。如果我一直守住正念心不动,这事就不会发生。因为坚定着神的正念,就不会有人的麻烦。虽然后来我以强大的正念否定了这次迫害,但这次的教训是深刻的。

二零零二年十月,邪恶由于一直没有达到转化我的目地,又一次企图绑架我去劳教,我的家被警察、警车包围了两天一夜,我与恶警门里门外,一正一邪僵持了两天一夜,惊动了方方面面很多人,公安局长、副局长全都出马。显然它们人多势众,靠人力我是弱者,所以我就靠正念、靠神力。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师父还说:“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是师父的弟子,行的是正道,修的是正法,我能一正压百邪。而它们仅仅是被邪恶利用的工具而已。那一次我仍然是凭着对师父对法的正信,坚决抵制,拒不配合,最终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邪恶草草收场,不了了之。

其实在这七年的正法修炼中,我和所有的同修一样,有着很多方面的感受和领悟,最主要的一条就是信师信法。我最切身的体会就是信师多少,师父就给你多少。信法有多大,法的威力就有多大。我还悟道,有正信才能有正念,有正念才能有正行,有正行才能成正果。

回想七年走过的路,我的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虽说前方总是险象环生,但却风光无限;虽说前行一步一难,但却一步一层天。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人心要修去,还有很多意识到和没意识到的执著没放,所以更要勤于学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一路精進不停。

由于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