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征稿启示在明慧网发表以后,我深感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给大陆大法弟子的又一次证实法的机会。借此机会我将自己近年来在正法修炼路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

一、信师信法 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二零零四年十月份,我县有两位大法弟子到北京向世人说明大法真相,被北京的不法之徒非法绑架。十一月份,有三位大法弟子在一个同修家叠大法真相资料,被突然闯進家的县城镇的不法人员非法绑架至县公安局。邪恶们为了查出真相资料的来源,对大法弟子刑讯逼供,第二天甲同修被邪恶迫害致死。

当时真是黑云压城,整个县城充满了恐怖气氛。致使我县一部份同修产生了怕心,不敢走出来,有的同修怕邪恶迫害搬到亲戚家住,有的同修由于学法少,法理不明,对师父对大法产生了怀疑,甚至还说,修了大法,有师父保护,为什么还发生此事?邪恶们更是丧心病狂,到处散布谣言,说甲同修是“跳楼自杀”,不明白真相的世人更加仇视大法。给大法与救度世人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我怀着沉痛的心情悼念遇难的同修,心里回想起师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你们要维护法,你们要证实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况下你们如何的去揭露那些邪恶,更好的圆容大法,这是你们应该做的。”此时我更加意识到邪恶制造出这场迫害的严重性。它使多少同修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停下了脚步,又有多少同修摔了跟头,使多少世人因受毒害而失去了被救度的机会。于是我立即到甲同修的女儿家了解有关情况,我当时心正念正,用事实向他的兄妹(当时在场的人挺多,其中的一位亲戚就是参与绑架甲同修的主谋)讲了甲同修是被迫害死的。我说师父在《转法轮》中明文指出:“炼功人不能杀生。”况且当时正是数九天,坝上的气候又冷,肯定是门窗紧闭的,我曾经也被非法绑架过,一進去就强行坐老虎凳,戴手铐,好多不法警察轮流看着,根本不存在自杀的因素。他们都相信我说的。我也了解到有关真相。后来又去,甲同修的女儿和我说:为了你的安全,以后你别来了,咱们都被监控了。

我悟到是邪恶害怕我们知道真相,我们更应该和邪恶抢时间揭露邪恶、曝光邪恶,尽快使世人知道真相,使大法少受损失。我又向有关同修了解当时三位同修被非法绑架的情况,陆续有同修告诉我:你已经被监控,有人跟踪你,我当时也很紧张,有时怕心出来,心跳的“咚咚”直响,自己都能听到。但为了曝光邪恶,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尽量调整心态,静心学法,发正念,解体妄想迫害我和同修的黑手烂鬼,并默默和师父说:请求师父加持,师父给我们做主,我们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做的是宇宙中最伟大、最神圣的事,即使有漏,在大法修炼中归正,不允许邪恶迫害。

一天晚上,我发完十二点的正念,睡觉时梦见我和一个人走着,侧面出现了一伙穿灰衣服的秃头,其中一个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一点事都没有,”当我回头看它们的时候,这伙秃头瞬间就爆炸了。我们接着往前走,发现前面山坡上又出现一伙秃头,梦到这儿就醒了。我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要闯过这一关。可马上意识到不对了,想起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的其中一段,一边背一边体悟其法的内涵,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这才是修炼,这样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炼人不执著世间所有的一切。”(《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这两段法我以前不知道背了多少遍,但那只是从感性上对法的理解和认识。有时同修们遇到魔难我也反复和同修们说:师父让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要坚定正念,不承认它,破除它,全是假相,而真正在关键时刻能做到,不是说在嘴上的。正念是什么?正念不就是修炼人从法中修炼出来的,从法理中升华上来的神念吗?用神念还会有怕心吗?一有怕心就是把邪恶放大了,自己变小了,其实这一切全是旧势力演化的假相,我怎么能让它带动呢?我只有真正放下怕心,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才能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法中升华上来的我,真有唯我独尊的气势。

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刚躺下,朦朦胧胧看见层层的烂鬼向我涌来,我单手立掌,请师父加持,口中默念正法口诀,瞬间所有烂鬼全部解体。第二天,我把了解到的情况写出来,发一念:让资料点同修来找我。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果然有三位同修过来,他们也把知道的情况写出来,我们一起切磋后,由资料点的同修把曝光邪恶的真相资料整理打印出来,我们大面积的发出去,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使众多世人明白真相。

二、慈悲救度有缘人

我是在本县百货大楼租柜台经营化妆品的,作为修炼人的我牢记师尊的教诲,时时注重自己的言行,处处做到为别人着想,同事们对我的印象挺好。我还经常给他们大法真相资料,所以不需要我怎么去讲,他们大多数人都知道大法是好的。有的同事说:人们学这个教,那个教,他们都是口是心非,我们最佩服的是某某(我的名字),人家才做的好。我听后说:是法轮大法好,我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做好的。

同事们见我善待顾客,能做到宽容忍让,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中,逐渐的听不到他们和顾客争执。一次,一位妇女刚刚给孩子买了一套衣服,走了几步又返回来要求退了,怕孩子穿着不合适。卖衣服的大姐说:现在的生意这么难做,你刚买上就退,哪有这种事。而那个妇女执意要退,大姐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我,意思是问我该怎么办?我没作声只是向她笑着点了点头,她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对那个妇女说:我可是跟她(指我)了解了法轮功真相要做个好人,要不我今天说什么也不给你退。那妇女除了感激她同时也谢了我。于是我说;你也要知道大法好,做个好人。她说:我知道了,边走边念“法轮大法好”。正因为此,给我公开学法开创了环境,为以后向世人讲真相,广传《九评》奠定了基础。

几年来,我一直利用便利条件向顾客讲大法真相,使众多世人明白了真相。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下旬,伴随着《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正法進程進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我悟到,救世人更迫切了。师父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我抓紧一切机会讲真相,劝三退,上、下班路上,买菜、日用品都是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好机会,同事们除少数受恶党邪灵毒害较深的没退出,绝大多数都退出,有的全家老少都退了。顾客中有相当一部份都劝退了。

将近两年的讲真相劝三退,我深深的感受是:要想收到好的效果,首先是必须学好法,保持强大的正念,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我每天上下班的路上发正念,班上到整点心里发,有顾客我就接待,没有顾客我就学法,顾客中各行各业都有,包括大、中、小学生,我就针对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讲,有好退的,也有受恶党邪灵毒害深难退的。几年来,我常备有各种真相资料、小册子,近两年来还有《九评》及相关资料,随时都能拿出来满足顾客的需求。同修们常提醒我:你是固定摊位,要注意安全,只讲就行了,不要给顾客资料;同事们也常好言相劝。我自己知道怎样把握,因为我相信师尊讲的法:“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2005年欧洲法会》)所以我一直尽心尽力做着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顾客中有时一块来好几个人,我就一起劝三退,并送给他们《九评》及相关资料,尤其是中学生,他们有一颗渴望被救度的心,每人都要一份,说少了看不过来,我叮嘱他们看完后传给其他同学或亲朋好友,他们答应并退出恶党所有组织,高兴的走了。有一名中学生,买了一瓶洗发膏,我给她退了团队,她回家用了洗发膏质量挺好,过了些时候特意让她母亲带着她的妹妹买化妆品并三退,又过了几天,她的母亲又领着她们的邻居连买东西并三退。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

公共场所什么人都能遇到,有时也碰上受恶党邪灵毒害很深的人,他们不但不听劝,而且还大声说不好听的话。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操控他们的黑手、烂鬼与共产邪灵,但对表面的人我始终保持祥和的心态,善言相劝,他明白的一面出来也被劝退。有的虽然没退出,但走的时候也扭转了他不好的观念,给他带上相关资料让他看,为以后的退出奠定基础。有时我在学法少、心态不好的时候遇上讲不通的人,人心就出来了,虽然表面不说什么,但心里却不高兴,责怪人们不懂情理,我苦口婆心全是为了他们好,他们不但不接受,还说我迷的太深了。有时出来求安逸心,有时还出现心灰意冷的状态,出现这种情况,我及时调整心态,静心学法向内找,想起师父传大法救度众生遭了无数的罪都不觉的苦,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上来,消除了我们生生世世欠下的罪业,还给我们净化了身体,我曾经发愿: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师父法中讲:“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芝加哥市讲法》)基点摆正了,我以更纯净祥和的心态和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收到的效果很好。几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平稳的走到今天。

三、放下自我 圆容整体

二零零四年我县甲同修被邪恶绑架后迫害死,整体出现了大的波动,有的同修出现了“病业”状态。一天晚上,师父在梦中点悟,让我去乙同修家,我因事耽误了两天,第三天下班到乙同修家一看,乙同修和她的父母(都修炼)同时出现了“病业”状态。乙同修返出严重的心脏病症状(修炼前患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她的父亲咳嗽,也喘的厉害,她的母亲最严重,脸和嘴唇发黑紫,喘不上气来,不能动弹。见此情景,我很惭愧,自己太自私了,如果提前两天来,同修成不了这种状态。孩子们准备送她母亲上医院,我对她们说:这不是消业,这是旧势力黑手、烂鬼的迫害。到医院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我立即和他们一起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清理他们自身空间场迫害他们的黑手、烂鬼,解体宇宙中破坏大法的邪恶因素。边发正念,边听见老年女同修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小,发二十分钟正念后,三位同修的身体明显得到了好转,尤其是老年女同修脸色、嘴唇明显红润,出气均匀。临走我讲了自己所悟到的,是因为他们平时学法少,法理不明,被邪恶钻了空子,要加强学法。多学几遍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各自找自己的根本执著,从法中升华上来,去掉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第二天,我下了班,看他们状态都挺好,老年女同修能下地活动了,我们一起发二十分钟正念,发现他们的状态更好,第三天老年女同修已经能做饭了,全家人都激动不已,说:师父慈悲、大法太伟大、太神奇了。后来别的同修听到此消息,去和他们一起学法,发正念,三位同修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乙同修从法中升华上来,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又带起了多位有类似情况的同修。以后又有几次老年女同修因各种原因提高不上来,被邪恶钻空子迫害,每次我都能及时到她家,和她学法,发正念,她从法中升华上来,破除了旧势力黑手、烂鬼与共产邪灵的迫害。老年女同修见到我就说:多亏你了,每次在危难中,都是你来帮我们。我告诉她,全是师父在做,师父法中讲过:“其实度人的是法,做这件事的只有师父”(《精進要旨》<不讲狂语>)。只不过是我们有特殊的缘份,慈悲的师父不想落下大姨,利用我来帮大姨提高上来。老年女同修明白了法理,不再执著于情,很快提高上来,做好三件事。

我在县中心做生意,接触同修方便,同修们心里有什么解不开的事常找我切磋,我用悟到的法理开导他们,解开了他们心中的结。同修们说:“跟你切磋一会儿,心里就摆平了,轻松了,就能精進起来。”几次整体出现问题,我们互相切磋,各自都有悟法,最后还是采用了我的悟法。由此,我逐渐的产生了不易察觉的欢喜心和显示心,有时还有意无意的证实自己。一位在“魔难”中法理悟不上来的同修正需要我用慈悲心从法理上帮她提高,而我有时却产生了急躁心理,嫌同修悟不上来,和同修说话的语气有些过激,走了极端,使同修难以接受,造成同修情绪低落。一次这位同修毫不客气的说了我,使我猛醒,我静心学法,向内找。师父说“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师父在《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还说:“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个问题:你们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不能够反而助长这种有意无意在证实自己的问题。在证实法与修炼中也是去掉自我的过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证实你自己,……”师父的法句句敲击着我的心,没有师父,我能做什么样呢?师父主掌一切,一切能力都是师父给予的,不是我改变了别的同修,是因为我的修炼符合法,法的威力得以展现,是法改变了人,度人的是法。有的时候不是我帮助同修提高,而是同修促進了我的提高。一看重自我就不符合法了,一看重自我就没有法的威力了,邪魔就会乘机钻空子干它们要干的,那是极其危险的。明白了法理,摆正了基点,放下了自我,和同修们相互协调,各片都有成立了学法小组,每个星期各片有一、二个同修到一块交流,切磋各片一星期内同修们的修炼状态,互相取长补短,真正做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每个同修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都在发挥着一个粒子的作用,现在我县形成精進的同修带动不精進的同修,走出来的同修带动走不出来的同修,有的同修帮被邪恶钻空子迫害的还误在难中的同修,有的同修启发放弃修炼的同修,有的同修到农村的亲友家、有的到偏远山区讲真相,传《九评》。正如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你们是个整体,就象师父的功。当然你们和功不是一回事,我就是举个例子。就象是我的功,同时都做着各种事。”“就是说一个整体不一定都做一件事情。但是无论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得配得上你的大法弟子的称号。”在今后的修炼進程中,我要多学法,学好法,时时事事向内找,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和同修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走正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现有层次所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