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我体验到了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我是农村老太太,也想讲一讲自己修炼中的几件事,来证实法的神奇。在修炼中就坚信师父,我们什么关都能过去。因为我文化低,年龄大,也不会写文章,只是把故事大概写出来,给同修听听,如有悟的不对的,敬请同修给予指正。

坚信师父、大法,善解冤缘

那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发生在我家一件奇怪的事情,我现在才悟到。

江××就是要毁灭众生的,师父刚从苦海中把我们救出来,这伙政治流氓集团就开始迫害,真象天塌了一样,恶警们到处抓捕大法弟子,抄家、毁书、罚款、开除工职,等等,做些伤天害理没人性的事。每天听到的都是栽赃陷害,造谣诬陷,用弥天大谎欺骗着众生。

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再也呆不下去了,要去北京证实法。就在我决定去北京的前五天的晚上九点多钟,东北冬天黑的比较早,九点多人们早就休息了,我刚炼静功,就听见叫门声。心想这么晚了谁还能来呢,开门一看是我小女儿,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什么事呀这么跑,我问。她才缓过来一口气说:“快,不好了,出事了,我大姐夫也不知在谁家给我打的电话,说我大哥做生意回来到他家了,拿把刀要杀他,房前房后撵,把他砍的象血人似的,你快去看看吧。”

我没有动心,因为我心中有法,知道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我家离那里有七八里地的路程,农村往山里边去路都是很难走的,又找不到车,还这么晚了,等我走到那里什么都结束了。这时我想起师父告诉我们一人炼功全家受益,随其自然吧,决对不会有事的。所以让我小女儿回家了,我继续炼静功,象什么事儿没有一样。

第二天,我儿子和大女儿都回来了,我问儿子为什么拿刀杀你大姐夫,他听了一愣,说:什么时候要杀他了,没有的事,我要拿根草棍比划比划都算我要杀他,没这回事。当时我也没在意,就过去了。今年我背《洪吟(二)》时,我突然想起上北京之前发生的这件事,我是这样悟的,可能他俩有什么恩怨,旧势力就那么安排的,利用这件有人命的恩怨干扰我去北京证实法,来对我進行迫害。可我没走它安排的路,我基点站在法上,用法来对照,它旧势力就没有招儿。那时我对法还认识不上去,还不懂否定旧势力、反迫害的事。但我自己有个原则,对法理认识不上去,就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没有错,师父时刻都在保护着我们,所以师父把这件有人命的恩怨都给善解了。我悟到这些,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法,我一定会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遇事别忘喊师父

遇事别忘喊师父,给人感觉好象有事才想起师父,没事就忘了,绝对不是这样的。二零零零年,我对法理认识还不高,但在关键时刻能想起师父来,我才闯过了这一关,想把这段故事写出来,让我们更加坚信师父、坚信法,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排除了各种干扰,来到哈尔滨火车站,买完车票等着上车。这时家里和镇政府人知道我走了,就发动亲朋好友及镇政府干部共二十多人到哈市找我,各路口和车站都派去了人找我,象翻了天一样。

下午一点四十分左右,开始检票了,正排队往前走,这时我往前一看,这队人的左前方我的妹夫站在那里,当时我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就想起喊师父了:师父快帮我,别让他看见我,我立刻把脸转向右边。一看我小女儿的对象在这边的前面站着呢,这时我又把脸转向前边,心里喊着:师父千万不要让他俩看见我。他们俩在前面仔细的看着每一个人,这时我也到了跟前,他俩就象不认识我一样,也象没看见我一样,这时我也顺利的检完了票。那时我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发正念,甚至什么叫旧势力与它的安排,我都不明白,我只知道什么时候师父都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就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才顺利的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列车。

了却人心,就按师父说的做

我本着对政府的信任和宪法赋予人民信仰自由、上访自由的权利,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终于来到天安门,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到那一看,戒备森严;天安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到处是便衣和警察,根本就進不去。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人,我刚到跟前,就被一个便衣给抓了,让我骂法轮大法我不骂,就把我拽上警车,送到天安门派出所,把我锁到铁笼子里。那时各县都有驻京办事处。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镇派出所把我接回送到县看守所,因我绝食,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我被送到县大狱,这里阴森恐怖,天天听到的是打骂声,天天找我们谈话,还有转化后帮教的,你要不写保证书别想回家。有一天县公安局政保科的和“六一零”又来提审,问我:现在放你回去,你还上不上北京?当时我是这样悟的:要配合你邪恶说不去,就等于我不证实法,就回答说,北京是首都,人们向往的地方,谁都想去。恶警说:我是问你上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还去不去?我很坚定的说:去。这个恶警是县政保科的。他把我拉过来推進去,从这屋又推到那屋,使劲的喊,你们都来看看,我放她出去,她就是要上北京,等等。

没过几天,他们又来了,说:你明天就可以回家了,你写的保证书很好,我们都看了。我心想这是谁写的呢!是真的还是假的,可不管谁写的都不能承认,我说:我没写,不是我写的。邪恶之徒说:你承认了不就回家了吗?我说:可根本就不是我写的,我承认什么?

这时,我想起上次有人给写个保证,我也是不知道,有个管教拿着这张保证书说:有人给你写的保证,你同不同意?你同意明天就回家。当时我很清醒的悟到:为什么别人替写完了,还得让你自己表态呢?就是得让你自己选择走哪条路,是听邪恶的,还是跟师父走,谁说了都不算,得自己选择。

师父说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所以我说都不是我写的,我不承认的。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要过年了,邪恶之徒又利用家人来考验我。这次来的人可真全哪,兄弟、姐妹、老伴、儿子、女儿、儿媳等都来了,把我带到预审室,儿女们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腿哭着说:妈妈快写保证书吧,咱们好回家过团圆年等等。

要是心中没有法是过不了这一关的,我想起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这时我儿子给我写好了保证书,又替我按了手印。

当时我是这样悟的,不管是谁替我写,只要我在场,不去否定,也等于我同意了,和自己写的是一样的。他们要把保证书拿走,被我叫住了,把保证书拿来给我看是怎么写的,他们不给,我说不给我看我是不会承认的,他们给我了,我接过来没看就撕了。

农历年过去了,到了四月份,那时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劳教的很多,就剩我们十来个人了。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县政法委书记天天找我们谈话,并让写保证书,我一直向他们洪法,由于名利他们仍做他们要做的事。四月九日又把我带到预审室,县政法委书记给拿来了纸和笔让我快写吧。说:“写完好回家,要不写保证书,上北京的都劳教了。写四条就行,多好写呀!我跟你师父说说,这不是你写的,是我让你写的,你师父不会怪你的。”我心想:“你还不得拿着我写的这东西,去向我师父说,看你的弟子写的。”想到这儿,我眼前一亮,为何不利用这次机会写我该写的呢,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一定会被铲除的,我毫不犹豫的拿起笔来也写了四条。上面中间写两个大字“声明”,下面写:

法轮大法是正法,
法正乾坤,
我从心底高呼法轮大法好
我修大法永不回头。

从这以后,他们再也不找我写什么保证书了,五月十四日那天我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从那时到现在我一直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我不会写文章,只是把当时的经历大概的说一遍。

我要做资料,救度众生

那时我们农村资料不是很充足,到外地某市或某县城去取,所以资料来源很困难,由于自己年龄大,六十多岁了,又没啥文化,连想都不敢想做资料的事。现在才知道就是没学好法,用人的理去对待这样神圣的事,根本就没在法上悟,一直到明慧周刊提倡资料点遍地开花,才发愿一定要学会电脑做资料好救众生。由于自己有了这一念,师父就给安排好了。我女儿在外省请来一位同修是电脑高手,很有耐心的教我上网下载、文章编排等等。

由于自己没有基础,一点也不懂,连看都没看到过电脑是什么样,所以学起来很吃力。可这位年青的同修真是用心良苦,他教了我整整一夜,用尽各种方法让我尽快学会,我真的很感谢这位同修,更感谢师父给了我一切,现在我基本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编排、发三退声明等一些简单的电脑操作。现在我这个家庭资料点的运作是每周一百至一百五十本九评和五百份符合当地现状的真相传单、小册子等,我和来取资料的同修配合的很好,有问题及时沟通,向内找自己,都互相圆容。

我不会写文章,就是把实际情况说出来,目地是说学会了做资料,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太有好处了,太方便了,另一方面是为了鼓励年龄大想要学电脑的同修,只要你想学一定能学会,别用人的观念去想,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是超常的,不是常人。

敬请同修给予指正。双手合十。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