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来正法修炼中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一、摆正基点、静心学法,才能正念正行、救度众生

近来自己修炼状态很差,感觉时间快的让我喘不过气来,一周下来忙的头昏脑胀,该做的大法的事都没做好,耽误了很多救度众生的机会,总是被动的出问题、解决问题,出问题、解决问题。在人的基点上做事,绕来绕去,发正念手倒,完全没有了神的正念。为什么出现这个状态?是因为自己近来不能静心学法造成的。

记的刚到资料点时,每天能静心学法、背法,每个整点发正念。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潜在的一种对时间的执著,渐渐的放松了自己,由开始每天学三讲法,降到每天学两讲,现在每天学一讲,就是这一讲也不能静心去学。学法时图快,嘴在念法,心里却想着快点念完去做事,走形式欺骗自己。学法时有时整点发正念,待发完正念后我们俩人不知学法学到哪了,根本没有学進去,更谈不上用心学法。由于摆不正学法基点,时间长了,造成学法犯困,有时学法迷糊,主意识不清,对方念法时我却迷迷糊糊,有时书都掉在床上。已经严重到极点了自己却不自知。有一次,我学法时又在犯困,突然谁在我肩头轻轻的拍了两下,我一下精神起来了,这不是师父吗?因为我感受到了那种慈悲的力量,轻轻的,又是震撼心灵的,我无法用语言能表达出那种感受。还有一次我学法犯困,我把法放下,躺在床上刚一闭眼,就看到一个长的很丑的女魔哈哈大笑,随后又看到有几个人走过来,跪在我面前,这不是我的众生吗?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明白是慈悲的师尊又在启悟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悟到了我们每天不做好三件事,就是在杀生啊!我捧起书继续学法,这时困意已完全消失。后来这种学法状态还时有发生。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在无明中、在迷中,人们看不到这部法有多大。真的看到了,修炼状态中的执著表现都等于对神在犯罪,正因为看不到也就不算。”现在意识到这种学法态度是对师、对法的最大不敬,是在犯罪啊!是师父慈悲,一次次的给我们改过的机会。

由于放松了学法,很多长期能意识到与意识不到的执著和欲望全都返了出来,对于我来讲,最难放的就是虚荣心、显示心,放不下自我,最后还是一颗求名的心。由于这些执著心长期没去,失去了很多救度有缘众生的机会。如:平时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经常照镜子看自己是不是又老了。夏天天热时不愿出去,怕晒黑了。师父多次点化,镜子打碎好几个,丢了几个凉帽和伞,自己已悟到却抱着执著不愿放弃。有时走在街上感觉自己衣着形象很差时,生怕碰上熟人,有时碰到便低头过去。有一次碰到一位我在单位时很要好的同事,因为我被劳教迫害,我们已有五、六年没见面了,当时她愣愣的看了我好一会,我看了她一眼,马上走过去了,因为她知道我的情况,我不愿再和她提起自己的一切,又怕她说你现在怎么造成这个样子?对大法起到负面作用。回来后,我什么也干不下去,一种犯罪的感觉使我闭紧双眼,不敢明视这个世界。平时自己总找理由说,没有时间去找有缘人讲真相,慈悲的师父把有缘人一次次带到我面前,我却一次次失去,被后天观念束缚着,忘记了自己来在世上的使命。

由于不能静心学法,看不到法理,不能在法上提高,人的观念和执著就随之加强。以前总认为自己没有妒嫉心,因为平时不管遇到什么事,总是为别人发出好念头,看见同修提高我都很高兴。最近发现妒嫉心也在往出冒,如:听到同修谈另一同修修的好,提高的快,我很不愿意接受,而且还用法来掩盖,指出不要谈谁修的好,谁修的不好,不在法上。心想,我和她经常接触,并不象你说的那样,执著也很重的。今天突然意识到,这是一种多么强的妒嫉心呀,我吓了一跳。当时挖根是因为自己虚荣心很强,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喜欢高人一等,久而久之导致了妒嫉心的萌生。师父在《转法轮》中指出:“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

写到此突然感到《转法轮》三个字的无比神圣,更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一个修炼者摆不正基点,不能静心学法,修好自己,是很危险的,更谈不上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了。

二、深挖潜在的名、利、情——两次电脑出问题后的反思

自九八年得法到现在,自以为名利情已放下,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三次進京上访,由于邪恶迫害,九九年被开除工职,夫妻被迫分手。当时的一念是为还我师父清白可舍尽一切。表面看似乎舍尽,可回想七年来无时不在情中,几次都是因为情险些掉下去,每次又都是师父牵着我的手把我拽上来。

前不久,离异的丈夫和家人找到我让我回家,我当时的一念是这次我不能再走极端了,不能再把他们推出去,但是我必须走师父安排的路。因为我们分手时很多人不理解我,说炼法轮功家也不要了。这也是因为当时的修炼状态,有些偏激造成的。这次当家人提起时,我首先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离婚不是我的本意,我们大法的原则是不准离婚的。大法要求修炼者要做到与人为善,做事先考虑别人,先他后我,遇事向内找,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这样就会使家庭更和睦,社会更安定。我们的分手是江某某发动的这场迫害造成的,如复婚我们可以办手续。家人说,你的户口、身份证都丢了,怎么办?你就回来吧,孩子都这么大了,这也不是假的。我说这绝对不行的,办了离婚手续就不是夫妻关系了,至于说放纵那是人类道德败坏的行为,大法是不允许的,大法是最正的,我们大法修炼者要正一切不正的。如果我那样做就等于败坏大法的声誉,就不配做大法的弟子。

话是这么说了,可是那几天我总是静不下心,结果电脑系统出问题了,得重装系统。这时才恍然大悟自己被情带动的如此严重。如:这几天总是回味着他的好处,同修问起时也是滔滔不绝的说起他和他们全家人对我如何的好等等。有时还想,回家是对的,这样可以符合常人状态,解除以前他们对大法的误解,接触更多的人能救度更多的众生。现在想起来,真是很可怕,不修好自己,完全在情欲中怎么会做好呢?

如果一个修的很好的同修,他会把怕执著的本身也舍去,舍他个无漏是更高一层法理的体现。他不是在情欲中,而是在慈悲中。他会有工作,会有家庭,用自己修出的慈悲的能量去改变和归正身边的一切,用理智去证实与圆容大法,用智慧去讲真相更广泛的救度众生。

前一阶段,因做大法工作和讲真相救众生做了几件自己认为比较满意的事,因此不知不觉的起了显示心、欢喜心。回来后和我在一起的同修津津有味的讲起来,结果被魔钻了空子,电脑又一次出现问题。这也是自己长期不向内找,不修自己造成的。这件事发生后,开始时自己还在向外找,表面上看是同修到我处存文件带進了木马,实质上是自己心性出现了严重问题。深挖下去是一颗求名的心,而且是在大法中求名的肮脏之心。当和同修讲这些事时的心态,已经不是在证实大法,而是在证实自己了。有一点小成绩就沾沾自喜,抬高自己,认为自己法理清,自以为是,好象都是自己的功劳了,完全忘了是大法给予的智慧,是师父的恩赐。当电脑出问题方醒悟。这一次给我的教训太大了,很长时间我不想再讲话。

在利益上我一直认为这个对我没问颗,认为我一直对利看的很淡,可是在修炼中也反应出来了。大的利能放下,可有时在很小的利益上还动一下心。在花自己工资的时候,要想一想这个月的支出够不够,可是在给资料点购买东西花同修的钱时却大手大脚,认为理所当然,造成纸张和所有物品都浪费严重。关键时还是维护一己之私,忘记了是同修节衣节食积攒下来的钱,辜负了同修们的一片诚心,严重的是毁掉了无数等待我们救度的生命。回想起来,真是不能饶恕自己。

在大法中讨价还价。有一次邪魔干扰,因为那时自己还算精進,发正念每天至少二十次,有一次晚上两点发正念,邪魔干扰我的思想,说你还得加倍努力不然是修不成的,修炼是很难的。这时自己一下泄了气,苦闷的把头不时的往墙上撞,心想,我吃了这么多的苦,什么都不要了,我得怎样才能修成啊?这时,师尊马上点化,要明辨善恶,这才悟到是邪恶干扰,继续发正念铲除。虽然抱的那一念时间很短,但我看到了自己在和大法讨价还价,和大法要报酬,正因为有这种肮脏的心才会被干扰。

三、营救同修的过程是讲真相、救度众生同时修好自己的过程

对营救同修的问题上以前一直很麻木,二零零五年我家亲属(同修)被抓,我和亲属的孩子到抓人的派出所要人,警察说,所长开会去了,不在。孩子说,我们不等了,回去写条幅。我当时很赞成,在街上打条幅可以向更多的百姓讲真相。

我们写好条幅出门了,两个孩子说咱们打着走,刚把条幅打开,后面就跟上了很多百姓,纷纷问是怎么回事,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从亲属被抓被迫害,到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到活体摘除器官牟取暴利。当时有很多百姓认识我家亲属,都说他炼法轮功人很好。也有百姓当时骂共产邪党和江泽民的、还有骂邓小平的,说这个国家快完蛋了,坏事让他们干绝了。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娘哭着说这两个孩多可怜那!这时两个孩子打着条幅先走了。我一路上讲真相,待快到派出所门前时,看大街上围了许多人,我赶紧过去,看见两个孩子倒在地上,然后看见那个所长开车走了。这时我又给围观的百姓讲真相,我看到很多百姓都落泪了,并告诉我孩子被他们打的很厉害,并说,这是一群匪徒,告他们去。有的说我们随时可以做证。我看到百姓的正义感,很感动。

回来后,我找自己今天哪做的不符合法了。他们为什么打孩子呢?原来是新来的所长,不明白真相,我们大法弟子的真相没讲到位。通过此事我开始写揭露当地邪恶,讲真相,一篇当地真相材料很快做出来了。我看过几遍后晚上去送资料,骑车走在路上,这时脑子里在编织着故事,想象人们看到真相后的反应,怎么醒悟,家人听到警察遭报时怎么赞扬大法弟子赞扬大法等等。这时车子一下子骑到路旁一个水沟里,因刚下完雨,人和车一起甩了出去,头昏眼花觉的起不来了,突看到装真相兜子在水坑里,心里一急爬起来赶快去拿兜子,还好资料用包装袋装着没弄脏,再看车已摔坏,胳膊大腿摔破了皮。想起刚才脑子过的电影都是自己没放下的执著,被情、争斗心带动着,没有了修炼人的善与慈悲。我出了一身冷汗,大法慈悲度众生,师尊为救全宇宙的生命耗尽了一切操碎了心。而我却……。我难过极了,感谢师尊及时点悟。

回家和同修一见面,他们也都谈起对警察打孩子的愤愤不平,也有的讲通过法律让他服刑。我看到大家的心态,马上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讲了出来,并把摔坏的伤给她们看,最后我们都认识到营救同修不是求结果,看到同修马上出来,或是给行恶者马上治个什么罪,而是向世人讲真相,我们的真相讲到位同修自然就营救出来了。基点是尽力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众生,我们的一言一行都要给世人留下美好,从而唤醒世人的良知,应该慈悲、理智的告诫恶人,让他们弃恶从善,得到救度,从中感受到大法的慈悲和威严。接着,我们又到本地公安分局要人,公安分局的上访办把我们介绍给主管部门负责人。我一见面就觉的很熟,心里马上明白了,师尊又一次把有缘人带到身边,这次我的第一念是我一定能救了他。我们把当时记录下来要人和被打的过程给他看,我一直发正念,看完后他马上亲自复印了一份留下,并说,我一定认真去调查这件事,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警察打人都是犯法。我看到了他善良的一面和具有的正义感,这时同修给他讲真相,他说我知道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别谈这些了。他还是拒绝我们讲大法真相和九评。我听出他还不了解真相。他说以后怎么找你们,我利用这个机会把他的手机号记了下来,并打听到他的名字。回来后,我上网并写明此人很善良,因工作环境还不了解真相。接着我又给他写了一封信和大法真相一块寄去。以后我还要给他寄邮真相,我相信他一定会被救度的。通过营救同修的过程,我找到了自己很多隐蔽的执著,从中也在法上得到了提高。

四、走正每一步,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应是在救众生

最近,外地一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在我市被迫害致死,这位同修是保外就医出来的,当时身体已伤残。因为他家里人还不太了解真相,当地同修怕他在家再遭绑架,把他接出来,对此他家人和亲属不理解,到处找人,并说过要举报大法弟子。他被迫害致死后我地同修和本地同修共同商量怎么处理后事,在法上切磋,最后达成共识,去面对家人讲真相。

那一刻我真正放下了自己,主动和两位同修去了这位同修的家乡。我们先和本地同修交流,让同修发正念配合。第二天去了同修家。先见到了同修的母亲,当我们提起同修时她有些激动、着急,在谈话中,我们了解到她有心脏病、高血压,加之以前对我们的不理解,怎么办?我们既要把同修去世的消息告诉她,给她讲真相,又要考虑她身体情况,是否承受的住。这个难度是很大。另两位同修做的很好。一直给她讲真相,讲同修在我地大家对他生活和身体上的照顾,最后找适当的机会把此事告诉了同修父母。她的母亲当时就倒在床上,那个场面是可想而知的。这时他们家人和亲属陆续过来了。那时我们三人的心态都很稳定,一边发正念,一边回答她们提出的问题,一边讲真相,这时我们听到打来了电话,大概意思是要告我们,就听接电话的人说,你不要那样做,那太丧良心了。我们三人都明白了,但是我们都没有动心。我们知道这个回答是因为我们一直讲真相与慈悲正念面对这一切的结果。我们三人心里都知道是不会出问题的。这时同修的一个表姐回来了,一進屋就明知故问的指着我们道:你们都是什么人?当时是怒气冲冲的样子,并向我们要当地同修的名字。我们心里发着正念,并用一言一行去感化她,接着给她讲真相,把被迫害致死同修的情况告诉她,让她了解恶党的狠毒,大法的慈悲。渐渐的她的态度好转了,又通过很长时间的交谈,我们发现她是个很善良的人,只是被邪党的谎言宣传迷惑了。到了凌晨四点多他们家人才同意我们离开,并要求把遗体运回家乡。这一天有惊险有考验。如果我们做的不正,可能就出问题。通过讲真相已有几人同意三退。

当天晚上同修的两个表姐夫同我们去本市取遗体,其中一个说他从小到大什么都不信。我们听说他是当地黑社会的,在本地小有名气。在车上我们继续给他讲真相,因路途远我们有充份的时间,真相讲透了。最后他说,从见到你们就觉的太讲理了,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你们这么好的人。他提出要看《转法轮》。回到本市,当天晚上我们六、七个同修帮助办理此事,每个同修的一举一动他们都记在心里。

过了一段时间,我带着《转法轮》、教功带又一次去那里,当时他在饭店吃饭,见面马上与我握手,并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我很感动,我们又来到同修家,他们的亲属们闻讯赶来。他们又提出几个问题,我一一给他们解答,讲真相。后来他岳母指着他对我说,他回来见人就讲上次去你们那的情况,说看到修大法的人都那么好,他说当时办此事你们开销很大,说钱不够了,去的人把兜里的钱都拿出来了,我看到他们都是那样的无私,真是天底下难寻的好人啊!还说,你们把他感化了、改变了,可真不容易啊!得谢谢你们。这时我拿出《转法轮》和教功带送给他,他一定要付钱,我收下了。

他双手接过后对他岳母说,我今天喝酒了,拿大法书是不敬,你把书给我带回家,我一定要学、要炼。我看到了他那颗真诚的心。那位要告我们的女士对我说,现在我什么都明白了,你们太伟大了,我们太渺小了。这次我把所有见到我的人都给三退了。他们一再表示感谢!我感受到了他们从心底里发出的那种对大法弟子的尊敬。这是大法的威德。

这次来同修家,来时我偶然坐错了车,在车站等车时我身边坐着一位女士,她问我去哪,我把坐错车的事讲了,她说返回去吧,到我家住一宿,出门在外不容易,明天在那买票坐车方便。我看到她很善良,待上车我俩又坐在了一起,座号挨着,我明白这千里迢迢坐错车的缘份。我给她讲真相,出乎我的意料,她表现出愤恨与恐惧,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在车上真的象要举报我的样子,并且说她把大法弟子发的资料都烧了,从来不看。我看到了她危险的境地。这次我彻底破除了观念的束缚,真的心系众生了。一路上破除了许多干扰,她两次要在中途下车未成,于是我一直跟到她们家,她把我带到她姐姐家,她们俩是双胞胎。当时她姐正生病,几天不能吃东西了。我在她家住了一宿,给她们讲大法真相,讲《九评》,用一言一行去证实大法,最后她们说,原来炼法轮功的人这么高尚啊!她们高兴的三退了。

第二天早晨,我又切入话题讲真相,她姐姐躺在床上听着,忽然坐起来说,我的病好了,身体轻飘飘的,非常舒服,我有病从来没有这么快好的时候。你真是神哪!我说,这是大法的威力,是我师父在管你,大法就是救度众生的。她马上要《转法轮》,后来,我给她们送去了《转法轮》、真相光碟和九评。

最近,在我们身边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有一个二零零四年新得法的小同修,她妈妈二零零五年被邪恶绑架劳教。这位小同修从得法就很精進,很纯真,过了许多心性考验的大关都坦然不动。可是自从营救她妈妈打了三次条幅后,起了欢喜心,由于学法少,邪魔钻了法的空子,演化让他自心生魔,结果掉下去了。后经同修帮助,明白了,可是损失是惨重的。

通过这件事我们切磋认识到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只看表面、表象,没用法去衡量,见小同修做的好,打横幅没怕心,都夸奖他,对他过份信任,马上找他做重要的大法工作,有时甚至生出崇拜。使他产生骄傲心理。他还曾和我讲过,他见过很多同修,修了很多年了,互相之间总说对方的不是,不象修炼人的样子。后来我和另一同修和他在一起住了几天,因最近我们的状态不好,忙于做事,不能静心学法,发正念时手变形,对自己要求不严,对他影响很大。我发现他做事偏激,不符合法时给他提出,他说极端也是法,结果造成争执。当时我没有用善心在法上切磋,有时态度生硬,更谈不上洪大的宽容。他给我指出很多不足,如执著自我,一说就炸,不想从内心改变自己,解释、辩解。我想这些就是挡着我不能精進的大山吧。因为我们做的太差,让他失望,也加强了他的骄傲与自信,认为过去听说修的很好的同修也不过如此。我看到他发正念姿势端正。直到有一天我问他口诀时,才知道他根本不知道清理自身空间场,说从来没听说过。我深感自己如此的不负责任。这件事让我铭心刻骨,后悔不已。由于我们一时放松没有做好,造成对众生的损失无法弥补,在实修中我真正体悟到了我们必须走正每一步,我们的一言一行都是在救众生或毁众生啊。

五、破除人的观念、运用神的正念

正法已進入尾声,在证实法修炼的路上我和许多同修一样在学法中不断的脱去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但有些观念至今还没有去,障碍着救度众生。记的原来不在资料点时,派出所警察和所长抓捕大法弟子,我直接带着真相资料和给所长写的信送给他看,并经常用慈悲心给他们讲真相。后来这个所长说,共产党的活没个干,调离了派出所。可到资料点后一段时间,我发现再讲真相不是用正念去做,象从前那样坦荡了,才知道是人的观念束缚了我,认为在资料点做事要慎重,不能影响了大法的事,遇到人讲真相也是三思而行,这三思无形中加了很多人的东西,达不到救人效果。由于这种观念的影响,在营救家人同修时就被束缚着,有同修说,你不要出面,警察都认识你,要以大局为重,考虑到整体的影响。自己也有这种观念,怕心,所以对营救家人同修一直很麻木。通过学法破除观念后,我再去营救同修,发现师父早给安排好了,应该见到的警察就见到,不该见的人就见不到。

我们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的,不断的点化,提醒保护着我们,真正从内心认识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深层涵义。我也听到很多同修包括自己以前都认为在资料点、做插播等最危险,邪恶虎视眈眈的看着你,做不好出事就一定判刑,而且很难闯出。和发资料讲讲真相不同。其实这是没有摆好自己的位置,完全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把这场迫害当作人对人的迫害了。

我地区有一同修做真相网站,邪恶找说她是重点,由于一时有漏网站被破坏,她被判刑十多年。但是这位同修一直正念正行,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逢人就讲真相,要送往监狱那天她对不法警察说,你们一天也送不進去,去了就回来。结果到监狱不收,不法警察使尽招术,监狱就是不收,最后带回看守。本地公安局长说死了也不放人,把她放了我就得進去。最后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由于国内外大法弟子合力讲真相,家人积极营救,更主要的是同修自己的正念,结果不长时间被无罪释放,这位同修又汇入证实法洪流中。我们地区还有几个这样的同修。被国安绑架,说抓住主要人物了,拿到多少多少证据,企图加重迫害。由于同修的正念,铲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同时摆正自己位置是在救他们,给警察讲真相。结果有的警察三退,有警察害怕了。最后同修都被无罪释放了。

我也看到这样的同修,在第一次起诉江某某时,当地附近将近七、八十个同修都写了起诉,那次同修整体做的是最好的一次,就有一个同修由于怕心没写,他平时也不和同修来往,怕不安全。不长时间开两会,派出所挨家走,最后就把他给绑架了。说是在家里搜到了大法书籍。当然不是说同修修的不好,可能是那时的状态。就是说不要用人心去看问题。

正法到了今天,我们这些助师正法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本无难,完全转到救度众生上来了,关键是助师正法心要坚,一定要在法上认识法,坚定的信师信法,破除人的观念,运用神的正念,完成法正人间时我们肩负的重任。

六、人人都是协调人、形成圆容不灭的整体

最近一年多来在我们身边发生了很多事情,回想这几年我们在一起证实法的同修,有被迫害致死的,有的被非法判刑、劳教的,也有离开我们不知去向的,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时时在眼前出现,每一次思绪都使我感到难过与懊悔。为什么会这样呢?首先剖析自己,还是法理不够清晰,很多执著心不去,心性提高不上来,放松自己造成的。

现在虽然迫害还时有发生,但多数同修都能在法上认识了,整体意识越来越强,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都能够主动去协调、圆容,人人都是协调人,做到真正的为同修负责,为法负责。

现在我地区已恢复了很多集体学法切磋的环境,而且还在迅速增加,使整体尽快提高上来,溶到这个整体环境中。同修都感到了师父已经把正法進程推到了这一步,让我们真正形成一个修自己、向内找、共同提高的环境。在交流中,我们都找到了自己,认识到以前太依赖协调人了,把协调人看的太重,要求太高,总是用法去衡量协调人,没有真正的修自己。邪恶钻了空子,利用协调人的一点执著加之放大,加大间隔,加上协调人与同修尚未修去的人心造成一些误解,都是被魔钻空子的原因。因此有的协调人被抓,有的离开这里。经过这一年多的摔倒爬起,我们从依赖协调人,等、靠、要的误区中走了出来。现在我和许多同修一样,走到自己身边的事都主动去协调,帮助同修建资料点。尽快达到遍地开花,发现同修有困难,有矛盾时及时交流,找同修共同切磋,在法上提高,使我们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

想起师恩泪难断。写到此想起第一次心得交流稿的结尾是:回想四年多的证实法修炼之路,我不知流下了多少泪,痛苦的泪,激动的泪,惆怅的泪,但这都已是过去,现在唯一还有的,是自己做不好时,流下的愧对师父,愧对众生的。再回首,这又已经是过去,从今天起,我要看到的是师尊与众生对我的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