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深入学法才能明确大法弟子的责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们好!

这一年来,随着正法形势的不断推進,遇到了许多大的转机以及大的项目,这个人间形式的不断变化同时也对映着整个宇宙天体的变化,那么在整个宇宙的正法中,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一粒子,是否起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作用,是否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是否象师父讲的要严格要求自己。总结起来认为相差的很远,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到:“当然,个人圆满是第一位的,你圆满不了那什么也谈不上。可是今天大法弟子和历史上任何时期的修炼都不同,是因为你们有超越你们自己圆满的更大责任在身。救度众生、证实法,这是远远超越你们个人修炼的,这是更大的事情”。我逐渐认识到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修好自己这是必须的,而不是在救度众生的同时沉浸在个人的修炼提高中。以自己的圆满为修炼的终结。我们的提高是为了肩负救度众生这个更大的责任。

一、以媒体记者的身份讲清真相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媒体已经在救度众生中发挥巨大的作用,希望之声电台在目前的正法形势中,通过电波直接使中国大陆的民众接收到九评、退党的信息,使大陆人民的冤屈在国内媒体不敢报道的情况下畅通的反馈给世人。与此同时,作为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也有责任将海外的信息和真相告诉他们,并形成了传九评、促三退的特殊通道。

做媒体,大部份学员都不是专业的,那么修炼人看一个事物的基点就要站在法上,是超越世人的理,做媒体不是为了向人们炫耀我们修炼人的超常,也不是用人的思维去想没有学过是不可能的。而是需要首先从法上提高,修出智慧,然后借鉴常人专业的经验及方法来证实法救度众生。

在采访中,听到中国大陆这么多的冤民,多年来,不停的到北京上访,没有哪个部门愿意倾听他们的冤情,甚至用高压暴力对付他们,在与他们的交谈中,你能感受到,他们并不知道造成他们痛苦的根源。所以我经常是在采访之余向他们介绍国内和国际动态,向他们推荐九评,告诉他们退党,一路讲下来,多数人都退。在不断的交谈中,使他们很多人走出了讨回个人冤屈的狭隘境界,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一位听众对我说:我不怕这个邪灵,中共的九大基因对付不了我。他到处发九评,教人退党,虽然,警察也经常抓他,放出后,他就要求在海外媒体曝光。我看到,退党的人,抹去了兽记后,神佛都在保护他,中共也奈何不了他。从这位听众的行动我看到,他正在起拓宽退党通道的作用。一段时间下来,我总结出:在讲退党、九评这一点上,不只是讲中共迫害法轮功,文革,六四,只讲这些,听者会认为你们是反共的,他不一定认同。首先要告诉他们大纪元郑重声明,要讲贵州省平塘县发现的“藏字石”中“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字,再讲预言所涉及到的今天的情况,那么目前国内信息最畅通的就是中共的高官,他们是最早看到九评的,最早知道退党的,只有可怜的老百姓还蒙在鼓里。我自己理解,大纪元郑重声明就是告诉世人,神佛将清算中共。藏字石的发现,证实这是天意。告诉人们神佛和天意的理念,使他们明白善恶有报的天理。只讲迫害激起他们对中共的仇恨,虽然一些人退了,但是信天敬佛的理念没有植入人们心中。目前已经有一些国内民众大胆的在家里放九评,邀请朋友来看,有些人拿到茶馆去放,也有人在单位里,不断的与同事讲,并与他们辩论。一位听众,在与他经常的交谈后,他不但全家退党,他本人还开始了修炼法轮功,而且是在他深思熟虑后,郑重的给我打电话,表示开始修炼。这些世人他们的勇敢,他们的不畏惧,是源于大法弟子从法中修出的智慧,给予了世人摆脱中共的勇气,也只有这部宇宙大法能够改变一切。

二、从真相调查团协调,修出对法理不同理解的同修的宽容

三月中旬自大陆到美国的两位证人,证实中国在大面积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一指证的发出震惊了世人,也撞击着每个大法弟子的心,同修们后来悟到,正法進程又進了一步,对大法弟子来讲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抓紧救度众生。

四月份,全球联合真相调查团成立,我们澳洲首先闯了第一关,接下来就是加拿大的两位大卫撰写了调查报告。八月中旬欧洲议会副主席以及加拿大前议员到澳洲推动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在此期间,真相调查团(CIPFG)开始运作,我们许多学员都参与了这次大范围的讲真相,整个过程无论从修炼的提高,法理的认识,对大法负责的态度,整体的配合都是一个考核,也确实触动了每一个学员的心。在运作的过程中,也有不少摩擦和冲突,因为每个同修的来源不同,社会背景不同,从法理上的认识也不尽相同。所以各种理解、表现、做法都有。这时想从法理上交流的同修聚集在一起,学法交流,拿出各自的好办法汇集在一起,从中真正的放下自我,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明确了是大法弟子在救度世人,而不是依靠常人做什么,我们只是把常人推在前面,真正还是大法弟子在做。在极短的时间里大家从法上明确做事的基点,广泛交流后还要周密安排。一些同修开始利用做媒体的优势,大量的组织文件,最新的消息,装订成套,供走访媒体、政府的同修用起来方便。负责向政府讲真相的同修,把各个区的议员名单列出来,哪个区的议员目前对大法的态度,哪些需要跟進,用彩图区分开来,同修们开始打破间隔。组织学员大面积的讲真相,打电话,发传真,争取时间弥补不足。我理解这一些同修是在法理上的明确和升华后的放下自我,看到问题尽快的补救,不断的规正,圆容师父所要的。这次的整体合作得到了师父的肯定,是因为我们大多数学员都参与了,都动起来了。但是因为平时的基础没有打好,所以,澳洲的政府并没有全面打开,澳洲的媒体也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我感受到了是师父的慈悲,我们只是有了想做好的愿望,开始放下自我互相配合,我们只是动了这样的念,师父就给予了肯定。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对自己的心理冲击也是很大的。因为是协调人之一,所以总认为,一个项目作完之后,应该有一个总结,无论是从法上的提高还是整体配合上都应该有一个交待,对以后的项目也会有一些借鉴。从表面上是这个理由,但背后是想这次整体配合有许多不够好的部份,也想把事情说出来,论出个谁对谁错。这个想法一出,说出的话就带有很强的争斗心,但是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只是想让大家知道谁做的对错。当时在辅导员学法会上一说,许多学员表示了不同意见,甚至对此种做法不满。我当时还真是理解不了,总觉的在常人中,一件事做的不对,也要说出个谁是谁非,何况还有对大法负责这一面呢?越想越想不开。

回家后学法,似乎也找不到突破的基点。但内心着急想要改变和提高。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讲到:“一有事就要搞个你对我对,这是你的问题,这是他的问题,我做的如何如何,看上去好象是在解决矛盾,实际上一点都不是;看上去很理智,其实一点都不理智,没有往后退一步、把心完全放下来在思考问题。冷静的、平和的从这个矛盾中退出来看这个矛盾,那才能真正解决。”就在我止步不前时,一位同修告诉我抄法,我后来体悟到是师父借她的口点化我。我开始静下心来,除了每天继续坚持学两三讲法外,又加了抄“自心生魔”和“妒嫉心”两部份。这一抄就有了我意想不到的变化,突然间脑子格外的清醒,一件事出来可以明确找到它的基点。回想当初要总结的心,是慈悲的指出,还是带有怨气的评论,怎么看待目前发生的现象?为什么说的话别人不接受,为什么说的话甚至使别人产生妒嫉心?师父在法中讲:“如果面对问题没有自己的执著,很坦然的提出问题应该怎么做好,我想别人听了不会不舒服,因为你是为了法。”(《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如果我们把正的,展现大法神威的一面总结出来,告诉同修,都是修炼人,人们看到正的一面时,都会在法上纠正自己。这也是法对我们的要求。可是,在正法進程中,有多少次,是因为我们的修炼问题,使我们说的话、做的事,没有达到大法要求的那样纯净,而导致我们的证实法项目做的不那么圆满,给大法造成损失,同时也给旧势力利用学员没有修好的一面,在同修中造成间隔的机会,用旧宇宙的理衡量认为你的心不纯,所以没资格总结,从而造成这么大的一个项目活动结束后,没有及时从法上交流,使同修们共同提高上来。值得我们警惕和更深层认识的是,旧势力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的修炼团体,用旧宇宙的理离间着我们用不同的心看待这一事情的同修,我们整体要明确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用这一手段阻碍大法弟子证实法。

三、抄法的过程是归正自己的过程

自同修建议我抄法后,我开始抄法。一天,《转法轮》第六讲的“自心生魔”抄完后,一位同修说,这字怎么象从战场上下来的,我仔细一看,字中的撇捺全都伸展到方块字外,象挥舞着大刀长矛,我突然意识到要归正了。师父的一句话印到我脑子里,我记得师父说的大意是,你画一横我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从抄法表面上看写的是草体字,从修炼人的角度看,就是我们没有修去的这些心都跃然纸上,挥舞着大刀长矛在冲撞着我们身体这个小宇宙,难怪平时说出的话使各种心都无法隐藏在话的背后,不断的跳将出来,无论你是用人中的和颜悦色还是急躁的心情都无法掩盖没有修去的各种执著心暴露在大家面前。我开始悟到应该有意识的看管着自己的一思一念。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我们人在许许多多空间中都有一个身体存在。我们现在看人的身体成份,最大的是细胞,这是我们人的肉体。假如当你進入到细胞与分子之间、分子与分子之间,你就会体验到已经進入另外的空间了。”师父的这段讲法反复读来,让我明白了一个法理,也增强了我要修一思一念的信心。我们的一念,在许许多多空间中的我们的身体中,也会产生这一念,如果是正念,这层层空间身体中的正念,就会使我们的容量无限的扩大,那就是神的一念,是无所不能的。反之,不正的一念或邪念在这么多空间都有的情况下,这个空间场就象大山一样,想消下去都是很困难的。所以师父经常给我们讲“要严格要求自己”这句话在这个物质空间中是可以展现给我们的。

抄法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字慢慢的改写成了隶书。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中讲到:“说到草体,严格的说,是对人负的一面放纵的心理表现。过去神帮助人造字时是没有什么草体的”。师父还说:“不是说我偏爱隶书,是因为隶书这种字谁要把它写草了是草不来的,草了就不是隶书了,所以人很难在放任观念或思想业力中写草它。就从这一点上我愿意写隶书。”就这样一路抄下来,也在不断的去掉自己的思想业力和放任的观念。身体中不好的物质也在不断的去掉,身体也轻了许多,开始时写的字在背后有很重的痕迹,现在越抄越轻,思想也越来越清晰。

抄“自心生魔”前我一直认为,有功能的人才容易自心生魔,抄法后从新悟出了许多法理,原来,跟人走不跟法走,用情来判断事物,一些人执著用功能看人看事,还有为大法做了一点事就感觉自己不错了。这些都是自心生魔。抄法后,明显感到心容量扩大了,遇事先想别人的理念增强了。每做一件事情都会要求自己不断的归正,心生慈悲,对法负责的责任心也加强了。我们只有更深入的学法,从法上升华上来才能走正师父要我们走的路,稍有偏差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师父在最新经文《彻底解体邪恶》中要求我们“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这又一正法進程,正在推动着我们精進实修,尽快救度众生,“更明确了大法弟子的责任,更明确了今天大法弟子所做的这一切的重要”。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