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挽回了我母亲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在这里我想把我母亲的一段亲身经历,对农村的老年同修说一说关于农忙季节忽视学法炼功,整天执著于家务活、农田活造成的漏,从而被旧势力抓住了迫害的借口,给大法也给自己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失。

虽然我们也经常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能是简简单单嘴上说否定就能否定的吗?我们必须在师父安排的这“三件事”中做到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严格要求自己,使旧势力无缝可钻。如果我们在做每一件事时,把大法摆到前面,严格用大法衡量自己,信师信法,事情的结果就肯定会不一样的。当然信师信法不是说说而已!

我母亲的这段经历就是一个见证。我的母亲今年七十七岁了,九八年幸得大法,直到二零零四年一直很精進。后两年开始有点懈怠,一到农忙季节的时候,就执著于三个儿子家中的活,白天干,晚上也干,都忘了大法给她个好身体是为了救度众生的了。

有一天,突然高烧持续四天不退,父亲(同修)和她一起发正念也不管事,到了第五天自己感觉不行了,哥哥和弟弟害怕了,找来了乡村医生挂上了吊瓶,两瓶挂完了,烧也不见退。兄弟俩人就把我母亲送進了市医院的急诊室,这时才给我打电话,让我送个棉衣过去,说我母亲進了医院。

我听了以后连忙给姐姐(同修)通了电话,让她赶快到医院,我想我们俩一起帮母亲找回正念。大法弟子都明白,医院是根本治不了她的,只有师父才能救了她。

我赶到医院后第一句话就问母亲:“你把师父忘了吗?”母亲有气无力的回答:“没忘,一直在心里念叨法轮大法好,求师父呢。”此时的母亲没有了信字,只有求字。师父说过:“求就是常人中的执著,这种心是要去的。”(《转法轮》)师父要求我们“修得执著无一漏”(《洪吟》〈迷中修〉)这个漏还小吗?我从法理上给她讲,她也点头,兄弟二人推着她到各科检查、化验,她也不反对,打吊瓶、住院本身就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它能不加紧迫害吗?

我提议不让母亲住医院,当然要取决于母亲自己,我哥哥一听,火冒三丈。我哥哥是恶党的一员,很多同修给他讲过真相,但他一直不退。住院手续都办完了,我姐姐还没赶到医院,被家中的事情给拖住了,看来旧势力极力阻挡着,想要我母亲的命。

当天晚上我看护了一夜,不断的给她发正念,一夜正常。第二天上午,我侄女去看她,正碰上两个同修了解情况后,到医院用大法引导我母亲。我侄女马上给我哥哥挂电话。我哥哥一听又火了,让我侄女赶我和两个同修走。我侄女的态度当时也让我起了人心,心想我再也不管了,你守着吧。我侄女守了一天一夜,我母亲眼看又不行了,需要马上转到传染病房。

我在家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师父的像前问师父:“这事我该不该管?要管,该怎么去管?请师父点化我。”当时脑子没什么反应,我就想领着女儿出去买馒头。刚下楼,脑子闪出了一念,要管,一定要管,这是我的责任。这时,止不住的眼泪往下流,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情,我不要它,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去正一切不正的。

我连忙赶往医院,到那里一看,挺大一个房间就住我母亲一个人,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救度我的母亲。

这时我母亲的眼珠都不会转了,我哥哥说能熬过今夜就算命大。我急忙给姐姐打了电话,让她无论如何赶到医院。姐姐赶到医院后,看到母亲的样子也急了,马上撵我哥哥走,撵了三次他也不走,我就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直到临走时,他还不相信我们两个。

哥哥走了以后,我们立即发正念,不停的发,还拿来了MP3让我母亲听大法的音乐。母亲听到大法音乐后,不一会儿,就流出了眼泪,眼睛也会动了,慢慢的精神起来了,嘴里开始念叨对不起师父。

到了中午就想吃饭了,八天没吃一点东西了。两个小时能恢复到和平时一样,我真正的体会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的威力。我打电话告诉哥哥说母亲好了,哥哥有点不相信,到了医院,看到母亲的样子后,连声说:“哎呀!真的好了,真的好了。”就连医生也感到奇怪,小声嘟噜:“真怪了,好的如此快。”兄弟俩也见到了大法的神奇。下午三点病房里就安排進去一个小病号,不停的哭闹。从这里我悟到,虽然时间有限,只要我们做到信师信法,拥有足够的正念,旧势力是不敢迫害的。

我们马上要求出院,邪恶又把目标转移到医生的身上,不让出院,我和姐姐就发正念,清理医生背后的邪恶。不一会儿护士来告诉我们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又一次见证了正念的威力。一高兴就起了欢喜心,不一会医生又来说;“明天化验化验血,出来结果后才能决定是否出院。”我们又继续发正念,大法弟子是由师父说了算。第三天母亲很顺利的出了院。

现在我母亲一切正常,可就是嘴上说一定做好三件事,报答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可就是行动上精進不起来。我要为大法负责,为同修负责,帮助母亲尽快赶上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