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大法弟子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坚定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家住在辽宁省兴城市城东街。一九九四年三月开始学大法,到现在已经快十三年了,通过学大法使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的胃溃疡、慢性肠炎都好了,心性明显提高了,改变了在常人中形成的各种坏习惯。通过反复学法、背法,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在监狱里度过了一道又一道难关。

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我去同修家送大法资料,中午十二点被十多名恶警绑架,他们把我抓到葫芦岛市连山派出所,连山分局的恶警对我拳打脚踢,用皮带、警棍毒打我,脸被打伤,浑身淤血。当晚被送到葫芦岛市看守所,关押在六号牢房,恶警王某指使犯人刘某和张某对我拳打脚踢、打耳光、严加监视,并对我污辱、谩骂、不让上厕所大小便。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一日,恶警刘兴城和张俊生又对我拳打脚踢,刑讯逼供,在我不配合的情况下,他们偷偷编造证据,非法判处我六年徒刑。我向莲山法院提出抗诉,向他们讲诉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氏集团编造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第二次“文革”,劝他们不要助纣为虐,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五日,我和大法弟子李尚诗、张士文被送到抚顺市第二监狱。我们不配合邪恶,不认罪,不签字,不学习,不参加劳动。狱政科管教刘某指使犯人洪铭旭、赵义做我的转化工作,他们多次找我所谓“谈话”,“教育”,说什么只要你不学法轮功,就放你回家;如果不放弃法轮功,就对你“严管”“押小号”,甚至还说:你再学法轮功,就整死你,让你死在监狱里。还找来别的犯人王某做我的思想工作,这样持续了六天,我没有被他们的欺骗、恐吓、造谣、高压所吓倒,继续坚修大法。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我在休息室抄写师父的经文,被改造大队长谢庭宝看见,他把我找到值班室,用雨伞打我,我的头部被打了一个大包,还对我非法搜身,抢走了经文。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四日,我在休息室和大法弟子崔健学法、谈体会,被监狱长邹俊发现,他把我叫到值班室,用脚踢我,把我踢倒在地,我坐在地上是十多分钟不能起来。并扬言:现在形势好了,要是以前象你这样的打死你。当天晚上,我的腰疼的不能睡觉,而且持续了二十多天。监狱里虽然恐怖、邪恶,但我还是坚持学法、发正念、讲真相。

在抚顺第二监狱非法关押了九名大法弟子(李尚诗、崔健、王经春、王洪军、徐大为、张金生、耿春龙、张士文、胡永利),他们虽被非法关押在狱中,但修炼状态很好,每天坚持学法、背经文、讲真相、发正念。有的在监狱大会上喊“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无罪”,有的在监狱的墙上写“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大法弟子李尚诗坚持绝食二十八天,震慑邪恶,抑制了坏人,许多警察明白了真相后,很多人都说:炼法轮功的人真好。

九名大法弟子不参加劳动、不参加文化学习,不参加各种监狱考试,不照相,拒绝一切签字,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渐渐改变了监狱的环境,使越来越多的服刑人员和警察明白了真相,有的警察放弃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有的服刑人员帮助大法弟子邮信件,传明慧文章。在大法弟子炼功和发正念时,帮助大法弟子看警察,有的服刑人员开始学大法了。

另外,有一个服刑人员叫孙海珠,通过大法弟子讲真相,现在开始学大法了。他能把《洪吟》、《洪吟(二)》全都背下来,还能背诵二十多篇师父的新经文和《转法轮》中的部份章节。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他在休息室学法,被改造大队长谢庭宝看见,他被带到监区长室,监区长邹俊、教导员魏春光,改造大队长谢庭宝三个人对他威逼恐吓、高压欺骗,让他放弃大法修炼,要给他加刑,经过四十分钟较量,他表示宁愿放下生死,也不放弃大法,坚定修炼。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谢庭宝又找孙海珠谈话,问:你还学不学法轮功?孙海珠回答说:学,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我这一生永远也不能放弃法轮大法。谢庭宝又问:你不怕因炼法轮功而给你加刑期吗?孙海珠坚定回答说:不怕,加刑期对我来说无所谓。从简单的几句话中,可以看到孙海珠对大法坚定不移这颗心。

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将继续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听师父的话,好好学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