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尊在武汉传功讲法班的点滴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个七十多岁没文化的老太婆,今生有幸参加了师父在武汉的第二期学习班以及后来师父在武汉办的三次班中的两期班,九四年第四次亲身聆听了师父的济南讲法。

一九九三年三月参加了师父在武汉第二次传功讲法班之前,我聆听了师父三个小时的报告会,当时我就感到师父讲的不一般,比别的气功讲的高(我原来学别的功)。当时我很激动,就打听能不能跟师父的班,当得到肯定答复时,我立刻报了名。

十天后,我第一次参加了师父在武汉第二次传功讲法班。当我看到师父传功场上的横幅“传正法 成正果 功成圆满”时,就感觉好。之前本人不懂得修炼,只听老人说过,成正果,成正果的。这个功能成正果,那我也参加。听师父讲的就感觉不一般,总觉得这个功法好,所以每天听师父讲课,学员们都是聚精会神的从开始听到结束。每天听完课后学炼五套功法。

我原来有很多病如甲亢,白血球、红血球血液检查三个加号,肾结石等。参加学习班第二天后在我的身体上出现奇迹,各种病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十天班下来,整个人精神焕发,走路感觉有东西托着往前飘,那种兴奋、感激之情无法用人类语言表达出来。

我坐第十一排,在我后面第十二排有一位年轻女学员身患肾结石。她進学习班是因为住北京的婆婆打来长途电话告诉她说:北京有位李大师到武汉来传功,这个功很好,作为婆婆,我希望你一定要参加这个班。她半信半疑的来了,到第四天上课之前,师父身边带的弟子走到她跟前时,她讲了一下自己患肾结石的情况;师父带的弟子在她背上猛拍一掌,并叫她回家大便时注意清洗一下。这位女学员第二天来听课时,带来两颗黄褐色的结石,一颗有黄豆那么大,一颗稍微小一点。周围的学员别提多高兴、多兴奋,大家更加相信师父,相信这个功法好。

师父讲过,只传功不做表演。当时和我一排坐的有个小伙子,他说他喜欢气功,喜欢看气功表演。当他看到第十二排这位学员的两颗结石后,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再也不提表演的事了,心服口服的听完了十堂课。

还有一位学员,是我的一个街坊,她在家边打毛衣,边收听长江经济广播电台的节目。这时从收音机电波里传出慈祥的声音:请收音机旁的听众想一下你有病的一个地方,全身放松。这位学员当时正闹“落枕”,就想这个地方,瞬间自己的“落枕”就好了,她当时兴奋的跳了起来,第二天就找到办班的地方,逢人就说逢人就讲自己神奇的一幕,这个功法太好了。这位学员当时就参加了师父在武汉办的第二期学习班,走入大法中修炼,至今十三年多,在邪恶的迫害中虽被非法劳教关押,但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坚信,走到了今天。

当时还安排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听课之前师父与学员照像,给学员签名。当时武汉的天气比较闷热,师父一边同学员照像,一边给学员签名。签名的时候,学员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师父,师父在中心位置,肯定热,但师父始终慈祥的带着微笑一一给学员签名。当时我站在人群的边上看到师父这么辛苦,很受感动,不忍心往里去,等到最后学员都签完了,我才找师父签名,心里想,这师父真好。

十三年多来,我在大法中修炼,特别是在邪恶迫害的腥风血雨的七年中,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正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为证实大法,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我与同修来到北京;二零零零年元月三日到了信访办,只见信访办门前两边停满了警车,有五十多名便衣警察把守,我不看这些,只一边默念师父的经文《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一边往里走,我前面和后面的人都被警察拦下来了,而他们却象看不见我一样,给我让道,就这样我到了信访办,同去的同修后来跟我说:看你進信访办,就象飘進去的一样。几年来,我平稳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我今天说出这些来,就是为了见证师父的伟大,大法的正,见证历史。同修们要珍惜这万古机缘啊,做好我们应该做好的三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