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师尊好!同修们好!我是台北学员。在此与大家分享修炼五年来的心得体会。

一、得法因缘

记得二零零一年底,在一次例行的登山活动中,我接到了法轮大法简介传单。在那之前,因为媒体资讯对法轮功负面报导先入为主的观念,心中有一些排斥但也有一股莫名的好奇,不由的想要進一步的了解和认识。

从小家里信奉佛教,每天虔诚上香跪拜念经,深信善恶有报,处处事事与人为善、以礼相待,但是在心灵深处,始终有着不踏实的感受,隐约困惑着的对真理的追寻,常常思索着:「我每天虔诚念经书,为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念?有什么作用?所为何事?经文里透露着什么玄机?我要做什么?」带着这些疑惑,我走進了大法,参加了九天的学法炼功班。

得法不久,在一次梦境中,我看到了自己像是一尊神,但却正在往下坠,在惊恐的瞬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本能的立掌。事后领悟到,其实师父已经在看护着我了;师父慈悲的将我从往地狱的途中拉了回来,救度了我。这让我坚信:每个人能得法绝非偶然!是师父洪大的慈悲,让我亲身见证,并更加坚定的走上大法的修炼道路。

二、得法后的改变

我是个职业军人,在工作职务上,难免有一些应酬,也因身为主管,对部队的弟兄总是严格要求,希望能有好的表现,得到长官们的认同与嘉许。表面上看,在生活纪律和待人处事上,似乎也谨守分寸、進退得宜,实则内心里有着强烈的名利心、争斗心;而为了释放工作压力,更沉迷于电玩,无法做到心口如一、言行一致。

随着学法日深与师父的慈悲点悟,时刻提醒自己是个修炼人、保持正念、无所求而自得,使自己溶于法中,走着师父安排的路,也因此周围的一切有了很大的转变,而这样的转变却是自然而然的。对于弟兄们的要求我有了理解,职务上的应酬减少了,凡事先为别人着想,工作上的表现不再特意汲汲营营,心境平和多了也自在多了,整个宇宙观与人生观有了很大的改变。

三、学法炼功

因为职务的关系,常常需要临时勤务、待命或与同侪弟兄交谈,难有充份的学法时间,为保持自己学法炼功的环境,每天下勤务后,积极参加各区的学法组,透过集体学法交流比学比修,透过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看到自己与其他同修的差距和在不同层次上对法理解的不足,能够彼此精進共同提高、整体升华。

也因为有了集体学法的环境,了解到正法的進程与需要。刚得法时,因为中共对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迫害仍在持续,师父要求大法弟子每天做好三件事,我先以打电话的方式讲真相,同时也认识到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个人修炼的体现,很自然的去除了怕心。

每天清晨早起炼功,曾经引起长官的关切,询问是否会影响勤务工作时的精神专注力?我也以自身负责勤务的绩效品质以及炼功后身体、精神上的改善,一一坚实的回应。因为证实法的工作项目多,人力缺乏,所以在职务以外有限的时间里,尽量把握机会积极参与,哪里需要人力,就尽最大的条件机动支援,在部队职务上专司于活动现场的指挥调度与协调,如今也正好为证实法所用。

随着对证实法工作的投入,家人开始关切,自知必须做的更好,细心耐心的为他们讲真相,得到家人更多的支持。去年我结婚了,太太也是职业军人,虽然才开始学法炼功,但是我相信在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上必能同行。

四、参与证实法的工作

正法進程快速推進,虽说悟到哪做到哪,但在众多项目中,更需要大家共同的认识、参与,师父不断开启了我的智慧、扩大了容量。在绝非偶然的情况下,我参加了新唐人旗鼓队,透过不断的学法与交流,无形中提高许多,我们体认到传统艺术文化透过媒体的形式,除了归正正统文化的价值,更是讲真相的一种方式。在民间团体活动、讲真相的相关活动及历届的新唐人新年晚会中,屡次作为开场表演节目,展现了正统艺术光明、威武、纯正、积极、奋進的内涵与气韵,也表现了大法威严和震慑人心的一面。因表演而与民众互动中,更多的机会我们藉以洪法、讲真相,并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认识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优质、健康、洞悉真相的多元节目。

五、在矛盾中向内找

旗鼓队每周都需要团练,除了专业及技巧性的训练外,更是一个整体,除了需要彼此间默契的培养,扎实的基本功尤为重要。故建议旗队与鼓队在预定的时间点前,先分开练习,加强基本功,再合并搭配习练。但是,鼓队的某位同修却时不时的对旗队的训练情况、進度、时间…,经常发表一些自己的意见,就在此时,我产生了不好的念头,心里想:「你是鼓队,我是旗队,把各自该做的都做好了,再管别人吧!哪那么多意见?大家不也都协调好了吗?」就这样一次次的没把握好,不纯正的思想不断在脑子里打转着,表面上还是与旗鼓队的同修互相练习和配合着,但是看着那位同修做的、听着那位同修说的,每一次让我心里头憋的很不是滋味!心里头的自我矛盾越来越强烈,表面上也就越加抑制着,那段时间就是感觉很不踏实,又悟不到哪里出了问题?自己还在为自己辩白着,随着演出的频繁及练习,心理的抑制就越发无法掌握,后来渐渐的意识到这样的情况是不对的,肯定是哪颗不好的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了。

虽然意识到了,但还是做不到,类似的情况同样发生在另一项证实法的工作上,在每次协调会议决定的事项,我们必须整体配合协调一致,好让讲真相的每个工作项目能够顺利推展开来,但是,我总认为另一位协调同修,老是按着自己的理解、想法在做,心里想着:「大法是一个整体,协调决定了的事,就应该按照大家决定的方式来做,为什么要标新立异呢?为什么不团结合作呢?」后来慢慢的也开始对这位同修有了反感和排斥的想法,但是,我同样用压抑的方式,表面上附和着,心里面却矛盾益大。

静下心来多学法、向内找,察觉这就是争斗心、显示心,是一种长久以来形成的人的观念,也因长期在领导角色的工作领域中,不自觉的形成了这种根深蒂固的执著。如今在大法中修炼,一个个该修去的执著不断的返出,就在我最以为专长的特点上,却同时隐藏着一颗极为隐讳的私心。认识到了,却还是不愿意承认它,想绕开走,甚至想从师父的法理中,找到能让自己开脱、合理的隐藏,不想往前走。这样不好的状态,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渐渐的学法不入心,一学法就犯困,炼功时很难入定、频走神,发正念也变的走形式了,对于证实法的工作显的冷漠麻木而不用心!在工作上,因表现不好,被调离到偏远的单位,周遭的一切都变成一种不正确的状态了。

六、提高心性

我知道这样的状态不对,我必须彻底否定这些干扰,但是似乎又被强烈的抑制着,表面上承认着,心里头却放不下,随着师父近期新经文的发表,不断重槌着我那顽固的执著,明白的一面虽着急,人这边却提不起精神来,这段时间痛苦又无助。一天,一位同修,突然拨了一通电话给我,并说:她在梦境中,看到了我的状态相当不好!这深深的触动着我,也很懊悔自己的悟性太差,明白了这是师父的慈悲,利用同修的嘴,给我一记「棒喝」!于是,我找了炼功点上的同修,交流自己这段时间的修炼状态,并且一起学法、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我的干扰。渐渐的,我发现自己正念强了!能走在跟随师父回家的路上了!

有了这样的省悟后,我个别拨了电话给这两位同修,在电话中诚恳的道歉!他们听了很惊愕,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完全感受不到我的矛盾反应。但是不论是否能理解,当我说出了这段时间自己内心的矛盾与对他们的排斥及不好的想法,我如释重负,知道自己跨出了一大步,全身似洗净了一遍。晚上睡梦中,清楚的看到自己能生风、能点火,脱胎换骨,神通具足。我知道,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点都不容走偏,一定要坚定正念,信师信法,走好师父为我们安排的路。

在这里我要再次的谢谢同修们对我的包容及关心,更感谢师尊洪大的慈悲,不断看护着我们,点悟着我们。以上是我个人在这段期间小小的体悟,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