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学课堂讲的“政治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作为政治课教师,几十年来,都是顺着共产党的“邪劲”吹喇叭,还觉的心安理得,完成了任务。现在遵着师父的教诲,把我在课堂上唤醒学生救度众生时的所想所悟所行交流出来,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一.用“真”唤醒学生心灵

我面对的学生,是大学一年级新生,年龄在二十一二岁。他们有活力,求上進。但是,从幼儿起就受党文化熏染,共产党“伟光正”成为思维定式,“假恶斗”被披上神圣光环,心灵被污染,人格被扭曲,但他们毕竟年轻,阅历浅,观念没定型,可塑性强。针对学生的特点,就要用大法把学生的思维惯性扭转过来,启发过来。

政治课是学生逃课率最高的。要唤醒学生,就要把学生吸引到课堂上来。第一节课我和学生说:“你们遇到了一位从未遇到过的教师,你们将听到从未听到过的道理。我不只是教你们如何做事,重要的是教你们如何做人。只要你坚持来听课,我保证你会洗心革面,焕然一新,收获巨大。”接着我讲了一个卖苹果的故事:“有一个人卖苹果,他的苹果一面是红的,另一面是黑的,烂的。他把黑的这面挡住,只露出红的一面给人看,嘴上念念有词:我这苹果又红又脆,不甜不要钱。”我接着说:“我们生活的环境里,有多少事是真的,又有多少事是假的?有人在群众中卖苹果,却不知,当权者也是这样卖苹果的!”这句话引起学生兴趣,感到新奇,都在静静的听着,思索着。

我说,大家知道,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浴血奋战八年。其中,调动十万兵力以上的大兵团作战二十二次,共产党只参加一次,只出动一千五百人,还不是正面战场,只做警戒部队,而国民党全部参战;大型战斗一千一百一十七次,共产党打了二次,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战后中央还批评指挥百团大战的彭德怀不懂得保存实力),国民党参战一千一百一十五次;小型战斗二万八千九百三十一次,共产党参战近二百次,其余都是国民党打的;在抗日战争全面暴发的一九三七年,国民党有陆军二百七十万,海军十万吨位、空军六百架飞机。共产党占据三个县的地方,有陆军二万人,没有海军、空军。在抗日战争中,国民党陆军牺牲和失踪三百二十一万一千四百一十九人,空军牺牲四千三百二十一人,毁机二千四百六十八架,海军舰艇全部打光,阵亡将军二百零六人,而共产党至今也拿不出阵亡将士名单来(以上资料引自辛灏年《谁是卫国战争的中流砥柱》)。可共产党给自己写历史,却贪天之功说“在抗日战争中,国民党不抵抗,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难道共产党只打两仗就把日本一百多万侵略军赶出中国了吗?难道只有三个县的资源、两万陆军的共产党就能统帅全国几百万军民抗日作战吗?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我受骗了,骗了我几十年,现在我清醒了,你们也受骗了,我要告诉你们不能再受骗!

我接着讲:二万五千里长征,是作为共产党的丰功伟绩,戴着“北上抗日”的光环写進历史、灌输给人民的,是那么回事吗?共产党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白区根据地全部丧失,共产党统治区失掉百分之九十,红军只剩下三万人,一次战役就可以被消灭。长征是为了保命的一次大逃亡,走雪山、草地是为了不被消灭。到陕北最安全,既远离国民党,又远离日本侵略军,背后还有广大的蒙古、苏联地域可供安全迂回。大家想想,既然是北上抗日,为什么不去抗日前线呢?学生感到震惊,又不可思议。

共产党掌权以前的历史是伪造的、假的,执政后的历史又何尝不是呢?

共产党执政后,政治运动一次接一次,土地改革、三反、五反、反右、大跃進、文化大革命,都是制造矛盾,争权争利,整人害人,以维护统治。就连受宪法保护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也定为叛徒、内奸、工贼,而且说白纸黑字,铁证如山,结果都是假的,编造的。

看得出来,学生的思维习惯被打破了,从来没听说,从来也没想过:共产党并不是那么光荣、伟大、正确,还有这么多见不得人的东西。我又進一步引导学生,我说,政治的核心是政权,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夺权,保权,为什么呢?权利权利,有权才有利,都是为了自己得利。你们看那些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哪个不是共产党?把大量资金存到外国去,把子女送到国外求学,定居,拿绿卡的,哪个不是共产党?当今的领导,在国外买别墅,买土地,买矿山,让子子孙孙享清福,哪个不是共产党?社会上贪污盗窃,行贿受贿,违法乱纪的,哪个不是共产党干的?……

学生认可了,惊醒了,都有被共产党欺骗的感觉。历史的真实强烈的吸引着学生。从那以后,听课的学生越来越多。一个学生迟到了,满头大汗進了教室,他说,是乘车从很远赶过来的,老师的课不能误,误了补不上。一个从未到教室听过课的学生也来听课,我心想,只有大法才有这么大的威力。

我和学生讲,我们是人民共和国。政治体制的核心是人民当家作主。我问学生:什么时候人民当家作主了?哪件事是人民决定的?决大多数国家都是民主选举国家领导人,我们国家选过吗?美国布什和戈尔竞选总统,明天出结果,今天你不知道谁当总统,我国中央领导人换届,半年以前,老百姓就知道胡锦涛当国家主席,温家宝当总理,你们说,这是民主选的吗?

学生A说:“共产党卖的苹果,背面是黑的,是烂的,前面红的也是假的”,学生B说:“学校动员我入党,看来这个党还不能入!”学生C问:“党章可写的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啊!”学生A接过话:“那个话你也敢听?!”学生都处在求真求正的渴望中。

二.把“恶”暴露在阳光下

我接的另一个班是成人教育,短期面授,共二十节课。这些学员,年龄多在三十多岁,少数超过四十岁,他们有五、六年甚至八、九年社会实践经验。这些人都是搞业务的,很少过问政治,他们有主见,观念已经形成且比较稳定。

我所用的教材是“邓理论”和“三代表”,这样的课讲还是不讲?有的同修跟我说:“这个课无论如何也不能讲了,《九评》都出来了,什么都明白了,我们不能再害人去了。”我思想斗争也很激烈。师父说:“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要证实真善忍、成就新宇宙的大法为根本的,怎么能去传、去证实那些不属于真善忍新宇宙的东西呢?不要为达到目地就不考虑大法弟子为什么而存在”(《走正路》)。“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时候,大家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救度众生,想到的是怎样能够证实大法。”(《北美巡回讲法》)所以我想这个课我要讲,而且一定要讲好,只讲正的,不讲邪的,只能救人不能害人。

在“共产党历程”的标题下,我历数了共产党的罪行:首先是土改。共产党掌权三个月就开始土改,斗地主。什么是地主?比方说,有人给别人耕种土地,这个人是出卖劳动力,没有生产资料(土地),是贫农;他省吃俭用,两年后自己买了一块地,自己耕种,这时,此人有了生产资料,自己劳动,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属于中农,再过两年,他又买了一块地,就雇了一人帮着耕种,这时他的成份就是地主,因为他有过多的生产资料(两块地),又雇人剥削人,属于剥削阶级。土改时,就要把这个人的两块地没收,本人要游街、批斗,甚至处死。每个县都有杀人指标,县县有枪声。全国共处死地主近十万人。有的实行满门抄斩,连妇女儿童都不能幸免。全国有二千万人戴上地、富、反、坏帽子。地主没有罪恶,编造罪恶,没有仇恨,制造仇恨,刘文彩家的水牢和白毛女的故事就是煽动仇恨编造出来的。

讲到这里,有的学员把脸拉得老长,有的很不耐烦,做小动作,小声说话(一般情况我讲课没有人说话)。我接着讲“三反”、“五反”、“工商业改造”、“反右”、“大跃進”、“文化大革命”。每次运动都是刀光剑影,血星飞溅。这时有个学员站起来说:“老师,我们都是搞业务的,做事、挣钱、养家是我们的全部,我们不管什么政治!”我很冷静,我有思想准备,不管怎么样,我也要把共产党的底给揭出来!我平静的说:“你说你不管政治,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入队、入团呢?为什么那么多人加入共产党呢?你不管政治,可政治要管你,在当今的中国,有哪个人能逃避得了呢(当今中国,成年人三不入的很少,在座的学员都是党团员)?”提问题的学员坐在位上,若有所思。

课间休息时,班长(已四十多岁)和我说:“老师你讲的挺好,挺新颖,但你也不能总说共产党的短处,你也得讲点它的长处呀!我是共产党员,听得不习惯。”我笑了笑,对他说:“那你说,我讲的哪一点不是事实呢?你受年龄限制,有些事情不太清楚,你的父辈完全知道。我告诉你,我一句假话都没讲,你听不习惯,是以前没有人这么讲,而不是说这些事不存在。”班长听了,直点头。

我在讲反“右”斗争时,列举了一个真实的例子:一对青年男女,都是大学四年级学生,处于热恋之中。临近毕业,赶上共产党整风。男同学给党支部提了两条意见,被打成“右派”,还是极“右”,强制到大西北劳动改造,女同学和他忍痛分手。二十年后,男同学经受了无数痛苦得到平反,仍是孤身一人回来该市分配工作,而那位女同学早已结婚,丈夫是位教师,有三个孩子,是一个温馨的家。因为当恋人最痛苦,也最需要她的时候她背弃了他,这个女同学处于深深的忏悔之中,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她义无反顾,又一次忍痛割爱,和教员离婚,从新回到第一个恋人身边,可那位教师疯了,那个家散了,……听到这个真实的故事,好多学员表现出同情,面带痛苦。

我接着讲,共产党执政几十年,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人人自卫,又防不胜防,破坏了多少个家庭,夺走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共产党几十年的统治,造成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还多。这时,有一个学员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讲这话是不是反党言论呀?”他说的无意叫我听,可我听到了。我问这个学员:你认为我是反党,是不是?

我平静异常。我在黑板上写了一道数学题:3+2=8,我回头和学员说,这是江某某做的一道数学题,你们说他做对了还是错了?没有人回答,有人在笑,有人惊异,有的沉思。停了一会儿,我又讲,这道题当然是做对了,为什么说他做对了呢?因为他是国家主席,又是共产党的总书记,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他怎么会做错了呢?他不但做对了,而且,这就是标准答案,这就是真理。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只有这样答题才能得满分。可是,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三加二不等于八,应等于五,大家就说,这个人反党,是反革命。这就是共产党的逻辑,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我又接着讲,“反党”这个词太吓人了!其实对这个词要具体分析。如果这个党是好的,是正的,反党的行为就是不对的;反过来,如果这个党是坏的,是邪的,那么反党行为就应该是好的,正的。前苏联共产党腐败了,叶利钦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它,退出苏联共产党,俄罗斯人民并没有认为叶利钦反党有罪,反而支持他,拥护他,认为叶利钦是民族英雄,并选他当总统,事实不是这样吗?

讲完后,学员一片肃静,一片惊愕。我就是叫他们引起震动,就是让人们听到对共产党说“不”的声音,就是要把旧的思维理念打破,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因为救人是从打破旧的思维开始的。

三.正面除恶

我在课堂讲真相,是由易到难,由浅入深,只下毛毛雨,给学员留下思考余地,所以有些问题,只讲内容,讲观点而不点题,最敏感的“法轮功”三个字就没讲过。面对这些只埋头搞业务,“不管政治”的生命,我决定必须点题,直接面对讲法轮功问题。

晚上,我爱人(也是大法弟子,住在别处)来电话说:今晚特别闹心。我一个人在家,坐立不安,好象有什么大事,闹得我吃不下,睡不着,甚至想哭,半夜十二点还在外面草坪上坐着。我突然悟到,我明天要讲法轮功问题,要铲除邪恶,那魔在临死前挣扎,干扰,企图软化我的意志,改变主意,给它留条活路,这是妄想。我立即发正念,立掌铲除邪恶,渐渐的烦躁状态减轻了,没有了,立掌一个小时,感到天清体透,无限开阔,心情也异常舒畅。第二天我一路发正念清场,铲除每人背后的邪恶,然后我直接讲法轮功问题。

我说,我问大家一个敏感问题,对法轮功你们怎么看?学员认为这是不言而喻的,都不作声。停了一会儿,一个学员说,这个问题上面政策很明确。我说:“按照上边说的,那么你们认为法轮功是坏的,是邪的?”没有人作答。我问大家,你们哪一位看过法轮功的书?齐声回答“没有”。我又问:“你们哪位炼过法轮功?”又是齐声回答:没有炼过。我说,你们既没有看过书,又没炼过功,应该说你们对法轮功不了解,应该是没有观点,那你们为什么说法轮功是邪的呢?听别人说的,上边说的对吗?我接着说:“假如你们没有见过梨,更没吃过梨,别人说梨是苦的,你就一辈子不吃梨,你不是受骗上当了吗?”学员听后一片茫然,都在思索。

我说: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放淡名利情,首先要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修炼法轮功,遇事先想到别人,有矛盾先找自己的原因,要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道德高尚的人;修炼法轮功的人,对政权不感兴趣,不参与政治,强身健体,品德升华,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由于法轮功功效神奇,传播迅速,中国有一亿人修炼。因为修炼法轮功人数超过共产党党员人数,引起江某某妒嫉,当初在七名中央政治局常委六人反对的情况下,独断专行,强行取缔,但又抓不到法轮功的问题,就造谣、栽赃、陷害,什么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人等等案件就导演出来了。现在有十万法轮功修炼者仍被关押,已知道的有近三千人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受到世界人民的广泛青睐,已传播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各国政府支持,唯独在中国“非法”。

我问学员:国外一个编辑部发表了系列评共产党的书,你们听说过没有?学员说没听说过。我就把《九评》中有关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章节,原原本本的念给学员,学员表现很惊奇,对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感到同情、痛苦、愤怒。

课间休息时,一个学员把我讲课用的《九评》偷偷拿去看。我找《九评》时,这个学员很抱歉的把书还给我。我拿两本《九评》走到这个学员跟前说:“你把旧书还给我,我送你一本新的”。看我手上还有一本《九评》,两个学员伸手要书,接着我在班上一连发了二十六本《九评》。学员拿到《九评》,一脸新奇,一派兴奋。

要下课了,我对学员提两点希望:第一,希望你们在脑海中要树立一个信念——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这是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的真理;第二,要认认真真的看《九评》,实实在在的按着《九评》的要求做(后面有大纪元编辑部声明)。我只和你们说一句:这本书里说的,字字句句都是真的,你们只要按这本书的要求做,你们会有美好的未来。我祝同学们走好以后的路!教室里一片掌声,我知道这是对大法的赞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