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明慧网2006年2月13日】2004年阴历腊月十八,这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对于19岁的我来讲真是一次血的教训。

回想当时的情景,真是惊心动魄。由于邪恶给我演化成的假象似乎楼下的大批警察就是要進屋来抓我,致使我从6楼窗户跳下。当我重重的摔在地上时,我的大脑却十分清醒。我挣扎着一点点从地上往起爬,爬了几步之后,慢慢的支撑起沉重的身体站了起来,用手扶着左腿,一小步一小步挪到了大道上,打车回了家。

到家后我已经不能动了,妈妈把我抱到了炕上,我的双手都是伤口,血早已凝固了,最深处的伤口已经露骨头了。我全身巨痛无比,坐也坐不下,躺也不能正常躺。坐着时,后背必须倚靠在墙边,双手还得用力拄着炕,时间长了,两手掌都红肿起来。后来同修给我拿来了mp3,我不分昼夜的听师父讲法。但24小时不间断的剧烈疼痛,让我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前半个月,我根本没有合过眼,每天度日如年,每过一分钟都极其的漫长;到了夜里更难熬,期盼着早一点见到黎明。妈妈常常要跪着把手放在我的后背上搂着,我才会好过那么一点点。虽然这样难受,但我心里依然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后来,我悟到应该站起来走。这时来了一位同修,她也鼓励我应该站起来走。我哆哆嗦嗦的挣扎着从炕上往起站,试了好几次,才站了起来,然后我便慢慢牵着妈妈的手在炕上一小步一小步艰难的走,每走一步都象牵着骨头连着筋,撕心裂肺似的疼痛。

2005年大年初三那天,妈妈找来了同修陪我去医院。同修说要背我,但我坚持要自己走。在妈妈的搀扶下,我走出了家门口,打车去了医院。到了医院,同修阿姨为了减轻我的痛苦,花钱租了辆轮椅给我,推我去拍了X光和CT片子。拍片中途,医生立即让我换成推着走的那种床,让我躺着。医生非常严肃的说这种情况坐着和站着都不行。出了拍片室,在走廊里妈妈告诉我当时看片子的医生直说“妈呀,妈呀”的,说我左腿坐骨支粉碎性骨折,腰椎压缩性粉碎性骨折,骨盆,左膝盖,左边臀部,腰椎,尾椎等处也是多处受伤和骨折。最严重的是有一小块椎形骨扎入了左边腰椎。医生说要立即住院,必须马上做手术把它取出来,否则会造成高位瘫痪,还让做進一步检查。医生还说这是个大手术,光取这块骨头就要5000元以上,而且其它的骨折部位还要做牵引等治疗。妈妈问我住不住院,我听后说,我不承认这一切,这都是假象,我不住院,不做手术,我有师父管。当时我便坐起来了。虽然医生说不能坐,但我想,我想躺就躺,想坐就坐,不承认它。医生说什么也不让我们走,让找院长商量一下,先住院,后交钱。还对与我们同去的阿姨说“告诉孩子她妈妈,这孩子,卖房子卖地也得治,要不然就完了。”后来我们离开了医院。

回家后我坚持不再上医院,不做手术,但有时候心性不稳,忽高忽低,心性上来时,坚持不做手术,不找任何人看;心性下去时,虽然能够坚持不吃药,不打针,不住院,但总是闹心,想找个大夫把拧劲的地方给端一端。向内找,这是人心,念不正的表现,应该坚定正念。

在同修和妈妈的鼓励下我开始炼功。刚开始,炼第一套功法时我还站不住,只能靠在炕沿边上,象征性的比划几个动作,手和胳膊根本伸不出去,因为腰椎受伤,后背支撑不了手和胳膊。第二次炼的时候,手便可以做到位了,也勉强能站一小小会儿了。炼抱轮动作时抱半分钟就受不了了,左腿始终抖的厉害,身体直打晃,妈妈一直在背后看着我,怕我摔倒。炼第四套功法根本弯不了腰,手绕脚一周时我只能用手在大腿周围划一圈,由于坚持不懈,后来也逐渐弯了下去。炼第5套功法是最难的,我平常都是靠着什么才能坐一会儿,散盘都很困难,身体还要用手支撑着。开始时,费了好大劲儿才能单盘,想要恢复正常,想要双盘,但怎么也拿不上去腿,后来,在一次看师父讲法时,我心里请求师父,哪怕让我拿上去一分钟也好。结果真的一下子腿就拿上去了,左大腿根立刻象断裂似的疼痛,正好挺了一分钟。逐渐的5分,8分,10分的都行了。

这期间,同修们常常来看我,鼓励我,帮助我。有一次,我胃象拧劲儿似的难受,疼的我抓心挠肝,那一次疼的我哭了,那是自从我摔伤后第一次掉眼泪。在此之前,虽然摔伤处非常的疼,但我从未哭过。我心里清楚,不是因为我的耐苦能力好,而是伟大的师父替我承受了很多很多,否则,我不可能身上那么多伤处却可以挺那么长的时间。后来开天目的同修看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在撕扯我的胃,是同修帮助我发正念,铲除了邪恶之后,胃才好了的。

半个月后,疼痛开始一点点的减轻,身体也一点点的好转,我可以能睡一小会了,睡着后,却常常是噩梦连连,不是从楼上摔下来了,就是遇到爆炸了等等,几乎每次都是喊师父或者法轮大法好醒的。

虽然我行动不便,但我悟到应该出去做真相,哪怕做一张也是在用行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悟到做到,我在妈妈的搀扶下将一张张真相资料放在人家的门口,虽然数量不多,但我也是在助师正法,也是对旧势力否定迈出了一步。

随着自己思想的升华,神奇的事情在我身上出现了,正月十六那天晚上,我仰面躺在炕上和妈妈说话,双腿很自然的就放下去了,(白天我还试过,放不下)就这样,令我一直担心的身体拧劲的地方被正过来了,当时我起身自己就能走,不用人搀扶了,慢慢的我由几分钟到后来的可以走半个多小时了。二月初二时,我能够徒步走一个小时去我姥姥家了,只是走路时样子有点瘸,三月初五,我行走已经基本正常也能上楼梯了。五月一日,除左腿大腿下半部和膝盖有些麻木外,我基本恢复了健康,跑,跳,蹦都没有问题了,后来我连仰卧起坐都能做了,现在我早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的身体状态了。

想想医生曾经说过的话,但是我没有经过医院的住院与手术等治疗就在大法的威力下,完全恢复了健康的身体,谁说这不是大法的奇迹呢。

总结这段经历,这场魔难还是因为自己的怕心才导致的,这次难关虽然在师父的帮助下闯过来了,但在痛苦中也有做的不够好的地方,不管怎样,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什么过不去的难关,什么魔难都会过去。写下自己的这段经历,也希望能够鼓励那些还在病痛的魔难中挣扎的同修,增强正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在此感谢伟大的师父和同修们给予我的帮助与关怀。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