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心不动

【明慧网2006年2月22日】我是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之前,我把名、利看的很重,经常与人发生矛盾,造成了情绪不好,多种疾病缠身,精神压力一天比一天大,对人生道路失去信心,经常脑子里反映谁再欺负我,我就不活了,跟人拼命。

修大法获新生

一天有人跟我说:“你应该学法轮功,学‘真善忍’,这样才能救你。”就这样我每天参加学法炼功,才明白了法轮功是教人心向善,多重德,修出大忍之心,找出自己不好的心去掉它。最主要的是我思想开通了,没有了邪念,明白了人生的重要意义,是“真、善、忍”给我点亮了修炼道路的明灯。

《转法轮》这本书成了我唯一的宝书,我主动同与我有矛盾的人搞好关系。我患的乳腺增生,曾吃过多次中、西药都没有好,炼功后全好了。

三次被精神病院迫害

1999年720邪党当局下达命令不准修炼法轮功,媒体诬蔑大法,让广大人民与法轮功决裂,乡里干部几次找到我家不准许我们炼法轮功。

不让我炼法轮功就等于要我的命。在这种情况下,我去了北京请愿,证实大法,结果被抓進收容所,是家里花钱找人把我保回来。回来后要我写保证书,我不配合,就又把我拘留半月,邪恶逼迫家人写保证书、花300元钱才放过我。

我再上北京证实大法,结果三次被家人送精神病院。

2000年四月初六,几个人用强制的手段把我交给姓刘的开的精神病医院,他们用药物折磨我一个月。

2000年4月6日,我去证实法,又被绑架到保定精神病医院一个月,几天没吃饭,他们用电电我脑袋。

2000年7月,我被骗去姓刘的精神病院,被关十个月,他们逼我与法轮功决裂,我被迫违心的写了一个假的决裂书,才被放过。

正念使亲人转变

我因坚修大法,几次遭到丈夫毒打、孩子骂,不准我与人联系,不准我炼功。2001年3月15日,我去功友家呆了一会儿,被丈夫知道,找到孩子姥姥家打我,孩子姥爷让他们把我交给公安局。晚上我一口气跑出一百里地,去保定呆了一天,又碰上一个人给乡里打电话要抓我,我连夜又去了北京。在流离失所中,我没吃、没住的地方,捡点儿破烂也不够吃,七天一粒米没有。

2001年4月8日,我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有人问我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好,马上就被警察装上警车,拳打脚踢,装了一车人,拉到拘留所,没问出姓名、住处的,就分派到各个收容所。恶警利用最卑鄙的手段对待大法弟子,用电棍电未婚女大法弟子的乳房,用犯人毒打大法弟子,我绝食十几天,遭恶警用管子灌食后,才放出来。

2001年4月24日,恶警偷偷把我抓去,我绝食七天后被放出来,回到家里,家人说不管我了,说“你炼吧”。

我每天白天干活,一晚我贴了几张标语,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拘留所。他们给我定罪,我不承认,绝食七天后,几个人强行灌我。最后县长问我丈夫:“以前你最反对(我炼功),为什么现在不反对了?”丈夫说:“他们炼功时我没有听到他们要反对政府的意思,就是互相找自己的缺点。”

我们现在钱花光了,孩子上不起学了,恶徒这才放了我。

坏人挖空心思也达不到目地

2001年八月,我涂了墙上诬蔑大法的标语,乡里不法之徒把我抓去洗脑转化班。洗脑班里边有20几个打手,他们把大法学员吊起来打,大法学员有的被打死、打瘫、打疯。我不配合邪恶之徒,他们把我吊起来,打的我死去活来。一晚我跑出来。

2001年9月29日,我又被抓去两个月,受尽百般折磨,二十几天吃不了饭。

2001年11月,我这快要死的人,被几个打手劫持到保定劳教所。劳教所的人问我为什么学法轮功,我说:“我是没有活路了,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劳教没收,几个打手没有达到目地,连打带骂把我送回派出所,由家人把我接回家。

2002年,好几次由恶党支书带着恶警找上家门问我的下落,威胁家人拿钱。现在家人也明白了是他们违法,也不听从恶人的指挥了。

无论坏人怎样挖空心思让我与法轮功决裂,就是做不到。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的这条路我一定要走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