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最后的修炼路 报答师尊的无量佛恩


【明慧网2006年2月22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大法弟子,在修炼的路上象师尊讲的“当然有的走得跟头把式的,左一跤、右一跤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虽然没有什么大关,可是老栽跟头。特别是由于怕心和执著形成了观念,一直困扰着我,使我难以精進。可是伟大的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一直用洪大的慈悲点化着、呵护着我,使我从一个不敢讲真相、发资料,常人心极重的人,走到今天真正走進了大法弟子的行列。大法把我从一个常人的思想境界升华到一个修炼人的思想境界,但是这离师父对我的要求还相差甚远。

我是99年得法的,记的刚得法时,师尊就在梦中以法身和功身的形像教弟子炼功。由于刚学法时,目地不明确,走了一段弯路,象师尊在《转法轮》中说的“如果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来听一听理论,或者是抱着什么不好的目地,这都不行。”由于目地不纯,再加上学法不深,抱着想治病心,导致在大法被迫害时离开了大法。但心中存有一念:我相信师尊是最正的,大法是被迫害的。

慈悲的师尊没有丢下我,又一次把我救起。记得没得法前,经常听人说,北京有个大气功师,给很多人看好了病,当时自己也幻想能一夜得功,能给人看病,名利双收,现在回头看看都觉的可笑,在常人的大染缸中直线下滑,看到别人吃喝玩乐,觉的很正常,自己还比别人强,当真正走進大法时,才发现这正是道德败坏了的表现,自己也到了危险的边缘,是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给我智慧,给我胆量,使我这个从不敢走夜路的人踏上了证实法的路。

刚开始给朋友讲真相心里总是胆胆突突,很自卑。我一直是不爱多言的人,说几句就没词了,有时被对方问的哑口无言,讲真相的效果也不好。因为心急,跟家人讲,家人也不听。通过学法,发现所有的智慧全在法中,在反复学法中心里得到充实,处处用法衡量自己,这时心里也平静了,也能用理智想问题了,这时再去讲真相,对方很快就接受了,效果最佳。在讲真相中,智慧不断的增加,思想不断的提高,在实践中亲身体验到师尊的慈悲苦度和大法的威德。

一天去早市买菜,我正打算和卖菜人讲真相,却发现小四轮车尾站着一个警察,心中正犹豫时,晚上师父梦中点化我的情景出现在眼前,我马上悟到是师尊告诉我有危险,是慈悲的师尊为我承担了我所欠下的业债,同时又一次救了我。这种洪大慈悲无法用人言表白。我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让师尊多一份宽心,少一份操劳。

在证实法的路途中,也遭遇到很多不顺心的事,有时被人讥笑,有时被不理解人数落,更有甚者谩骂,还有一部份人处于麻木状态,各式各样的都有,每次讲完真相回家,有一种象和尚云游回来的感觉,在世人面前我好象是个大傻瓜,酸甜苦辣什么味都有,真是“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

后来,由于同修被迫害,又增加了我的怕心,使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敢讲真相,还被旧势力迫害,出现了严重病业,双腿从膝盖以下全部青肿,双脚连鞋都穿不上,一直持续半个多月。通过与同修切磋,认真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的怕心根源,就是旧宇宙的为私为我,把大法被迫害看成人迫害人的现象,没有站在法上去认识。找到了根源后,我的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心中坚定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我还怕什么?怕心没了,旧势力的因素在解体。在梦境中,慈悲的师尊又一次为我调整身体,梦醒以后,双腿奇迹般消肿。

有一次想给老邻居家讲真相。邻居已搬走三年了,只知道她所住的小区,并不知道具体住址,连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孩子的小名,大人姓李。但我还是决定去找她。临走时我发正念,清除干扰她空间场的邪魔烂鬼及共产邪灵,请师尊加持,不论我走多远、多辛苦,我一定要找到她。可当我下车一看,傻眼了,小区里几十栋高楼大厦,我上哪去找?但我没有灰心,继续请求师尊加持,我一定要找到她。走進小区我直奔有人的地方上前打听,人们都说不知道。我没有放弃,给他们提供线索,告诉他们说我的老邻居爱打麻将。这么一说,马上有人认识她。原来这个人也爱打麻将,正好与我邻居是牌友。当我踏上去她家的电梯时,我真的体验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以上是我修炼中真实的体验。师尊的佛恩浩荡,大法的神奇、威严,无法用语言表达,请师尊放心,弟子一定紧跟师尊,走正走好最后的修炼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