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大法显神威


【明慧网2006年2月26日】看了192期《明慧周刊》“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大会”征稿启示后,因为各种干扰,静不下心来。虽然错过了投稿时间,今天终于有时间拿起笔来写出来我的体会与同修书面交流,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这几年来在邪恶疯狂迫害下,能走到今天,每个人都有着不平凡的经历。今天把自己这六年来正法修炼中的点滴体会与全体同修交流,希望能相互促進、共同提高。

以前由于人的观念太多,对修炼也没有重视起来,每次过关几乎都是人心过重没过好,并在学法上没有入心,明知在过关上是提高自己,可就是放不下执著,固守着人的观念不放。这种状态持续很长时间,最后被邪恶钻了空子。三次被抓,其中有两次被拘留。

自99年7.20以来,我们地区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的几个恶警,三天两头到家里骚扰,当时到处充满了恐怖,每天都有被抓、失去自由的威胁。记得2002年8月9日中午,十几个人闯進我家,一个穿警服的警察问我丈夫“她炼功你知不知道?”我丈夫说“要不知道不就假了吗?”恶警又说:“要是我,一天打她一遍,不信我就打不过来。”我说:“我在家是个贤妻良母,为什么打我?要是因为我炼法轮功,就更不能打。”然后我就跟他们洪法。这时另一个恶警说: “我们今天来的有公安局的、有派出所的,还有街道的,人少了不敢上你们家来,都说你太能讲了。你不是能讲吗,今天跟我们到公安局去讲吧。”邪恶找个借口把我带走了。

到了公安局,他们把我交给一个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警察,这个人近60岁,花白的头发,据说《转法轮》他已经看了多遍,是为了“转化”大法弟子而看的。我没等他开口,就跟他讲:“我们师父是大慈大悲来救度众生的,教人如何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同化大法,以后可以做一个超常的人。我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出了许多天机,也不是一般人能讲得出来的。”“我们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救度众生,我们没做错什么。”我讲了许多许多,这时我抬头一看,他在那儿睡着了。这时我本来可以走脱,但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来证实法的,我还没有达到目地,我的一言一行代表大法弟子的形象,我要堂堂正正。

午后,一个警察来非法审我,让我配合他们,我一概不听,问我“法轮功被定为×教你知道不知道?”我说:“不知道,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修心向善,做事先考虑别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是邪吗?××党的干部吃喝嫖赌,执法犯法才是邪呢。宪法明明写着信仰自由,江××践踏宪法,凌驾于宪法之上,为了他个人的私欲,迫害无辜民众,迫害死多少大法弟子,我一定要告诉人们这场迫害的真相。”他们听后都无话可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当天下午3点左右,我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门。

2003年8月14日我刚从同修家回来,突然接到一个无名电话,不到一分钟,就听见有人按门铃。从门镜一看,来了几个警察,其中还有一个人,肩上扛着摄像机,我回到床上发正念,他们又是踢门又是砸门。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突然感到小腹痛,赶紧跑到卫生间,我刚冲完厕所,还没等我出来,他们突然闯進了屋,原来他们用手机调回我丈夫,打开了门。

進屋后他们就大嚷着找我,各个房间乱翻,当时我心里也是一惊,但很快就镇静下来,心想有师父保护,他们找不到我。最后有一个警察推开卫生间的门,往里看了看,他没看到我,可我看到他了。就听一个人说:“我就不信她能长翅膀飞了?到楼上那几家看看!”这时听我丈夫说:“她从来不串门。”一个警察跟我丈夫说:“昨天7点钟她给人家送的材料,得问问她,是哪来的?”我这才知道出事了(可能有同修被抓了)。他们没找到我,只好悻悻的走了。

恶警走后,我丈夫见我从卫生间出来,又惊又喜:“真不可思议。”这件事使他再一次看到了大法的超常。也看清了江氏集团的邪恶。但他毕竟是常人,恐怕这些人不会善罢甘休,叫我出去躲几天,没办法,我只好暂时离开家,去了同修家。

事后我悟到,可能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抓紧时间学法,晚上出去和同修散发真相传单。在外面住了几天,我想不能就这样在外面躲着,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我是正的,它是邪的,师父告诉我们“一正压百邪”。我要主动揭露邪恶、抵制迫害、向世人讲清真相,我这样躲着够大法弟子的标准吗?师父说:“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精進要旨(二)·路》)我要走正修炼的路,我和同修谈了我的想法,同修都为我的安全担心,劝我还是暂时别回去。我说:“你们都是为我好我知道,可是我是这么悟的,所以,我就想这么做。假如我真被抓,那我就去面对邪恶。”(后来通过学法悟到,当时的“假如”这一念还是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承认了它们的迫害,以至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后来再次被抓)。当时我们那片传送资料的同修被抓,正缺少人手,我想,不能落下一个同修,于是我回到家,还是继续做我该做的事。

2004年11月《九评》发表,当时我正在做生意,只能晚上有点时间看,看《九评》时干扰特别大,眼皮都睁不开,拿起书来就闹心,不想看。后来我坚持看完,虽然看完了,干扰我的思想和身体,发正念也静不下来,一会出现“伟、光、正”,一会又唱起歌来,连我睡觉都把我吵吵醒,在我脑海里打架,可见一个人被恶党邪灵的毒害到什么程度,尤其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受害更深。骨子里、细胞里都被中共邪灵污染了。我意识到这是共产邪灵在我空间场的垂死挣扎,我必须清除它,铲除恶党及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

接着我又看了六遍《九评》,我又把师父的经文《道法》背了几遍,当我正念一强时,一切干扰烟消云散。通过与同修交流及阅读《明慧周刊》关于《九评》方面的文章,再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深切感到《九评》这本书是清除共产邪灵的一把利器,能帮助世人清除恶党几十年来对国人的毒害。所以我利用一切机会大量向世人传播《九评》,而且都是当面给,并给他们讲中共的邪恶本质,这样劝退效果特别好。

2005年7月末的一天,我爱人去外地办事,要我和他一起去。我想这也不是偶然的,可能那里有与我有缘的人需要我去救度。我带了一些真相传单、小册子和九评等上路了。来到了一个四周高山环绕的小山村。这里很偏僻,几乎很少有陌生人来这里。我们住的这家女主人是个信某教的,人很善良。对中共的贪污腐败也很厌恶,她说:“这个国家早晚被这些贪官吃掉”。我问她:“看过(法轮功)真相资料吗?”她说:“这几年就看过一张”,又跟我说:“我们这儿没人敢学法轮功,你看电视里人烧成那样、又杀又砍的,多吓人哪。”我说:“那都是假的,那是江泽民集团在造谣、欺骗。… …”我给她讲了许多真相。后来她明白了:“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我要不认识你,还以为电视说的是真的呢。村长还让我们抓法轮功的人呢。听说前几天外村就抓了一个发传单的,抓一个给2000元钱。”我没被她这些话吓住,我把小册子从西头传了出去。可是第二天,有人把小册子交给了这家的男主人。男主人说:“这上面全是反对××党的”,他说要举报我“这地方的人就认钱,一个电话过去,马上来人抓”。当时场面很紧张,我丈夫急了,和这家主人吵起来。当时我很冷静,笑着说:“你们不用害怕,我没做错什么事,我是来救人的,因为这儿的人看不到真相,我想叫他们了解一下。”当时我感到正念很足,渐渐场面缓和下来了。过一会儿,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为弟子做。弟子的每一次提高不知溶入了师父多少心血。

最近师父发表了几篇经文《去人心》、《走正路》、《越最后越精進》,师父看我们不去人心、固执人的观念而着急。正法的進程在飞快的向前推动着,一日千里,常人说时间就是金钱,可我们的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在我们身边一分一秒的流失着,怎么利用好最后剩下的这宝贵的时间是对我们每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严峻考验。严格要求自己,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无限希望、众生对我们的寄托,完成史前大愿。

水平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