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彻底去掉了怕心


【明慧网2006年2月3日】我是一名在城里打工的家庭妇女,今年50多岁,文化不高,刚好能把大法读下来,理解意思就有点费力,幸好丈夫和我同时修大法,他的文化比我好些。由于我们的条件限制,我们一直在家自学,夫妻互相帮助,所以悟到的东西不多也不深。

7.20前我基本上就是这样认识的:大法好,教人学做好人,对人类社会有好处,而且我们都有亲身体会。所以当时学大法的目地基本上是向着这些好处来的。对法中讲的那些标准,自己心存侥幸,心想那么高的标准谁能做到,能做一个好人就行了,认为自己比常人强多了。

明知自己修得不够法的标准,却认为就这样就不错了。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二、三年,其实那个时候只是自己和自己的过去比,和社会中的常人比而已。由于那个时候没有切磋交流,我们又很少参加法会交流,把自己禁锢在小天地里还沾沾自喜。

迫害开始时,我们也没悟到应该出去证实法,看到别人不学了,劝他也不听,他有他的理由,也没有过多的去做工作,只是想不管你学不学,反正我是一定要学的。这样一直到2002年我们才得到师父的新经文和一些交流资料,我们才知道该如何做,知道该怎么做。这几年我们在恩师的呵护下,一直在缩短着拉下的差距,虽然至今我和精進的同修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

开始修炼的时候,我想能当个好人、少点病痛、一身平安就行了。经过学法慢慢的认识到以前的想法不对,这不是常人中的一般气功,是真正的修炼,是通过修炼跳出三界,达到返本归真,永远可以大自在了。当时自己又产生一个念头:认为自己可能修不了多高,只要能跳出三界修到罗汉果位就行了,这样也脱离轮回之苦了。后来悟到这一念也不该有,师父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又讲:“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转法轮》)所以我悟到不应该去执著圆满的果位,我们只管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去修,其他的师父都会给我们安排得恰到好处。

这几年师父不断的给我们发表新经文,不断的给我们纠正着前進方向中的错误。明慧网的文章不断的帮我们更深刻的理解法,引导我们怎样做得更好,全世界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正法洪势有条不紊的向前推進着。这一切使我倍感师尊的伟大!神佛的威力和智慧。

我在这两年中由于重视了学法,又经常能看到明慧网的文章,使我的认识提高了很多,我知道了修炼是个非常严肃的大事,是宇宙中的大事,而且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千年、万年都难遇得到的,而且大法弟子将来成就的果位都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对我们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也就是说,一切不好的心、一切的执著都必须去尽。于是我从一点一滴的小事上做起,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不放过一个执著心,哪怕是一个不正的念头在头脑中闪一下,我都不放过它,必须要把它灭尽。

在日常生活中,在讲真相中遇到一切困难与问题,我就经常想到师父的话:“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法轮佛法 (精進要旨)》)

我为了纯净自己的思想,我时时都背法,不许大脑有空去想人世间的事、不好的事,让大脑里装的都是法,师父在《溶于法中》中讲:“人就像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法轮佛法(精進要旨)》)。这样我觉得我的智慧也大了,办法也容易想出来了,需要动脑的时候就觉得大脑好使。以前我什么事都喜欢问丈夫,自己拿不定主意,现在我都能自己做主,独当一面。过去我从来不敢一个人出远门,怕心特别重,胆子小,现在我多次一个人回老家去讲真相、救人,帮助不太精進的同修。孩子们也不担心我了。以前我由于胆小,每次出门前总要思前虑后的想很多,假设很多不好的结果,最后想得自己不敢出门了,甚至在家里也感觉不安全了,越想越怕,有时硬着头皮走出去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我做什么事情之前还爱请师父帮我,不专门请师父自己心里就感觉不踏实,我问丈夫:“你请师父没有?”丈夫说:“我相信师父,请和不请都一样。该来就会来,该帮的师父就会帮。其实只要我们做得正,师父随时都在我们身边。”

以前我们的亲人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真正明白大法好,给他讲,他不爱听,有时还说点不好的话,有一天我严肃的对他说:“不管谁反对,也不管你们怎么想,这个法我是绝不放弃的,这条路我们是走定了的,哪怕是刀架在脖子上我们也不会放弃!”自那以后我发现他明显的改变了态度。师父说:“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又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体会到确实是这样的。以前还有一种糊涂观念,认为自己的亲人和子女不会是邪恶呀?以后才清楚,不只是亲人,就连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许多警察本身也不是邪恶,只是被邪恶生命操控了他们的大脑干坏事,清除的就是操控他们的邪恶生命。以前看到警察、警车甚至听到警车声都怕、都恨,真有点草木皆兵的感觉。认识清楚了,怕心和恨心也就不存在了。

我觉得旧的观念对我的障碍太大了,因为我过去几十年一直生长在被共产恶党迫害的家庭中,所谓的地主成份,我母亲生我那天恶党派人来抓母亲去斗,看到真的生了孩子才得以幸免。母亲生了孩子连口米汤都没喝的,我生下来就挨饿。我家被迫害了几十年,生不如死,经常想自杀,死了几次都没死成,现在想起来一定是师父在看护着我吧。由于长期受迫害胆量特别小,怕事、自卑感,在哪里都不敢高声讲话,认为自己低人一等。自己很难开开心心的笑一下,自己也觉得活得累。我修大法后才慢慢的有所改变。可是迫害一开始,直到现在我又笑不出来了,但现在与过去有本质的不同,现在是正义感和大法弟子的责任感使我认识到现在不是笑的时候,我们大法弟子要真正完成使命后才会笑得开心!

今后我还要在清除旧的观念上努力,真正找回自我,清醒理智的走好这最后的路。

如有不对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