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歌”与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内幕

北京交流(三)

【明慧网2006年3月4日】(接前文)

大法弟子:2006年展现出来的一个新闻事件就是央视的“同歌”在海外遭到抵制和起诉。由邪党文化部耗费1000万元包装炮制的“同歌”妄图在海外演出时,被国外学员起诉并曝光了黑幕:中国大陆的劳教所里面每当有法轮功学员经受不住肉体的折磨与精神的摧残被所谓“转化”时,都要被迫和恶警与邪悟的帮教们一起唱这首歌;進过劳教所的人都知道:只要听到有人合唱这首歌,那就是又有学员在痛苦中接受了所谓的“转化”——屈辱的放弃信仰。

歌曲被用作迫害学员的工具和掩盖罪行、欺骗世人时,它就成了“迫害伴奏曲”,也就越邪恶,歌词背后渗透了邪恶者血腥的暴力与阴险的欺骗。

有些不修炼的人不太理解,说你们法轮功发资料、办酷刑展我们都理解,为什么非要揪住一首歌不放呢?其实就是很多人他还不了解在伪善的面具背后这场迫害的残酷,没有认清迫害的极具欺骗性的一面。我感到起诉“同一首歌”标志着進入新的一年里,一切隐藏的、潜伏在深层的邪恶因素将全部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无处可藏,让人们认清它、从而清除它,这也需要我们从更深的层面来曝光和揭露邪恶,扫除这些救度世人的障碍。

弟子:根据我们现在知道的,“同一首歌”最先成为“转化”学员的工具,是2000年从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开始的。其实从99年“7.20”后,邪党曾组织大批专家学者,运用国内外最新的心理学研究成果,系统的研究如何“转化”法轮功学员,刚开始并不成功,经过不断的积累所谓的“经验”,从2000年下半年开始后“转化”率一下子就上去了。劳教所的一切都是经过系统安排和事先精心策划的。“转化”大体分四步走:

(1)肉体折磨:各种酷刑折磨、尤其是连续24小时不让睡觉,采用“熬鹰”的刑罚剥夺睡眠最为严重。现代心理学研究证明人的身体承受到了极限时精神是最脆弱的。

(2)精神围攻:当肉体折磨到极限时,突然开始精神围攻,给你整天放洗脑的碟片、看洗脑的资料、让邪悟了的犹大们做帮教,24小时给你脑子里灌各种歪理邪说,还强迫你写学习笔记等等,对人的精神進行麻醉、欺骗和摧残、折磨。

(3)物理隔离和心理暗示:把你一个人长期关在一个小号室里,在这期间不断对你進行各种心理暗示,让你自己觉的你已经不正常了,这一切苦都是你自己造成的等等。有时候这前三步是反复来回使用,直至人的精神彻底的崩溃。

(4)接下来最后一步就是:被“转化”者要和“转化”者们——恶警与帮教共唱“同一首歌”,宣告洗脑成功,让你对邪党的教育感恩戴德,并把你拉入成为他们的一份子,再让你去帮着“转化”别的学员。极其的邪恶和具有欺骗性。

大法弟子:北京团河劳教所、新安女子劳教所、少管所等地自从关押法轮功学员后,邪党专门投入大量资金对这些地方装修,搞的象花园一样:拆下高墙上的电网,换上了红外探视器与摄像机;在院墙上画满壁画,粉刷着各种体育运动的图案;撤掉宿舍楼房门窗的铁栅栏电网,每个号室里摆上鱼缸、盆栽植物和电视机;厨房的炊具都换成不锈钢的,饭菜改善每天有变化;还有娱乐活动,如唱歌跳舞及各种文艺竞赛等。院子里种植草坪、花朵、还养上小兔子、孔雀等小动物,外人走進劳教所大院里觉的绿草如茵、鸟语花香,一派安详,可这一切的表面,都是为了掩盖与粉饰高墙里面对学员的残酷迫害:

电棍疯狂的电击、绳索无情的捆吊、一整天一整天的罚站、成宿成宿的不让睡觉、无期的奴工折磨、越铐越紧的手铐、恶劣的卫生条件、灭绝人性的灌食、成堆的洗脑录象片、几尺高的洗脑文字材料,还有随时的呵斥、咒骂和侮辱……。

记得2003年6月,由邪党司法部炮制的24集电视剧《生命无罪》就是以新安女子劳教所为背景,把对学员腥风血雨的无人性摧残美化成“春风化雨”的“感化、挽救”,粉饰施暴者、妖魔化受害者,以极其卑鄙、下流的手段捏造谎言,欺骗和煽动民众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仇恨。这种靠表面的伪善与欺骗来掩盖和强化邪恶的迫害,在北京地区表现的尤为突出,而且现在还在持续着。

大法弟子:有两个例子,看一看它们是怎么“感化挽救”学员的。

(1)北京一中音乐教师张小杰,在新安劳教所被酷刑、体罚和谎言所“转化”,之后她变成了劳教所“帮教能手”,毒打、辱骂以前的好友和法轮功学员,逼她们放弃信仰。她的丈夫林澄涛当时被关在团河劳教所,恶警们使尽招数也“转化”不了他,张小杰得知后写信给团河劳教所,建议用她们那里的恶毒招术来”转化”林澄涛,如用多根高压电棍电击、残酷体罚、“熬鹰”等。

团河劳教所恶警收到信后想出了一个更阴毒的办法:逼迫林澄涛反复看妻子要求用酷刑和暴力“转化”他的信,结果在各种酷刑中都坚定走过来的林澄涛终于承受不住自己的爱妻如此毫无人性的事实打击,心理崩溃,冲到筒道里大喊大叫,导致精神失常、记忆被毁。即使这样恶警仍不放过他,把他关進“攻坚楼”進行更为残酷的折磨。林澄涛被长期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的痛不欲生,以头撞墙致鲜血淋漓。最后保外送到了精神病院。而张小杰在出狱后,还坚持要和林澄涛离婚。

顺义学员董翠,当时被关在北京女子监狱三监区,经受不住折磨已经写了揭批书,但恶警嫌她“转化”不彻底,监区长田凤清指使恶警席学会、董晓庆带着李小兵、李小妹等几个被“转化”的失去人性者,把董翠带到浴室内暴打,最后活活打死。死时全身伤痕累累,骨肉分开,头上还有个洞。然后监狱和监管局串通一气,炮制假口供、假证据、假尸检报告,说董翠是“自伤自残”,死于肺血栓,属“正常死亡”!

参与这起凶杀案的李小兵、李小妹那时在北京很多学员都认识她们,曾经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在里面竟被“转化”成了杀害自己昔日同修的帮凶!

前几天我碰到一个学员的家属,这个学员现在还被关在女监,这个家属就问我能不能见到李小兵,他很严肃的对我说:“你告诉她,她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悔罪。悔罪,知道吗?不然的话很多人都不会放过她,都要起诉她,我就是第一个要起诉她的人,还有好多人在等着起诉她。”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