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邪恶转化的黑手和黑窝曝光

北京交流(四)

【明慧网2006年3月5日】(接前文)

大法弟子:我知道有好些学员,肉体上的折磨并没有让她们倒下,精神上的诱骗与迷惑把她们给“转化”邪悟了。蔡朝东的光盘,在女子劳教所每个人都必看,但到现在一直还没有人集中揭露他。

这人以前是云南军区宣传干事,上过老山前线,写过几本书。迫害开始后,“6.10”就请他去专门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他表面上讲的是老山前线的战士如何的无私、他们才是真正的好人等等,其实目地是诽谤、诋毁大法,为邪党歌功颂德,诱骗学员最终背叛大法、放弃修炼。一些法理不明、凡心重的学员听完他讲的之后被迷惑的直哭。可笑的是他那一套东西在社会上根本就没有市场,没人信他,所以邪党自己也心里发虚,不敢拿到社会上去推广,但却如获至宝的拿到劳教所里来,欺骗那些已经被迫害的神志不清的学员,作为从根本上毁掉生命的毒药,把一个个本性善良、一心做好人的学员引向邪变,用心极其险恶。

蔡朝东本人就是邪党树立的一个“榜样人物”,干的还是邪党九大基因之一的“骗”的勾当。现在我觉的已经到了彻底清除这一邪恶的时候了,希望了解更详细情况和深受其害的学员都来揭露他。

大法弟子:是啊,邪恶在那种环境中演化出种种假相来迷惑大法弟子,系统的灌输党文化的毒素和对法理的邪悟。一个很突出的欺骗手段就是,完全掩盖这样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和大前提:是邪党首先掀起的对法轮功和其修炼者的全面迫害,把你非法关押起来,在你已经被迫害的失去工作、失去家庭、失去亲人和人身自由,甚至生命都朝不保夕的情况下,反过来对你说什么:你看,由于你的被关押给单位造成了多大损失、给家庭造成了多大损失、给亲人造成了多大损失、给你自己又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呀!这都是你们自己招来的难,你们应该向内找;你们不是讲做好人吗、讲无私吗?“雷锋才是真正的好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才是真正的无私”,“不要看重表面形式”“跳出……外看……”,我们才是真正的在帮你,希望你早点出去为社会多创造些价值,好人的体现不就是这样吗?所以赶快写‘四书’转化吧。——这完全是明火执仗的颠倒黑白!

就是用这种黑白、善恶、正邪混淆颠倒的糖衣毒药,再配合着方方面面一波又一波软硬兼施的邪恶手段,摧毁你的意志,使你在不知不觉中接受洗脑,甚至走向反面。结果很多人被这样洗脑之后,还觉的自己真的“提高了”,认为“劳教所挺好的”。就象“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那样,还对施害者感激涕零,说什么共产邪党给了自己新生。这种洗脑“转化”最可怕的后果在于:那些受害者往往不承认或者意识不到自己受害了,反过来干出种种为虎作伥、灭绝人性的事情时,还觉的是为别人好,在做一件好事。参与打死董翠的一个当时的邪悟者出来后明白了,哭着说:“我们当时真的觉的是为她好才打她,没想到她会死……”,所以“转化”这种精神毁灭比肉体灭绝更阴险,更狡猾,更残忍。

大法弟子:那些在里面被洗脑至今仍邪悟的人,他们也不想想:你本来修大法修的好好的,它们为什么要把你关在劳教所那种地方?旧势力在人间这个表层专门制造出这么一套系统,这么一种环境,不管采取什么手段,最终的目地不就是让你掉下去、毁掉你吗?“转化”之后为什么急着要和你共唱“同一首歌”?表面是为了巩固“转化”成果,其实那和让你举着右拳对着血旗发毒誓被打上兽的印记有什么两样?你和他们一起唱,你就是在认同、承认另外空间的那个邪恶,它就会在你的思想和身体中不断加進它们那邪恶的因素,使你变成邪恶的一份子,牢牢的操控你,还让你去毁别人,反正最终就是要毁掉你和众生。

大法弟子:那地方就是为毁学员而造的,旧势力安排这个魔难的目地就是要把它们看不上眼的大法弟子在这场所谓的考验中淘汰掉。劳教所和洗脑班让学员写“四书”时,不但要写上与大法决裂,还要公开表态站到邪党的立场上来反对大法。这一招多邪恶呀,那一刻就把你和邪党绑在了一起,就给你進一步打上了邪党的兽记,而且直接把你推到大法的对立面,让你从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下子变成全宇宙中最坏的生命,然后毁掉你。师父在《转法轮》里告诉我们:“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在精神上对学员的迫害也是对学员身体的摧残,甚至更严重。

大法弟子:对,这一点我太有体会了。北京劳教所是最邪恶的,表现又是最伪善、最隐蔽的。那地方另外空间都是非常邪恶的,它是一种对你在微观中的身体和思想中的渗透与毒害。我在里面关的时候由于糊涂被迷惑“转化”,出来后明白过来了,想从新走正路,可是很难,干扰很大,脑子里老冒那些邪悟的东西。有一次在打坐中,我看到自己微观中的身体里都是一个一个的毒包,怎么排都排不掉,那东西自己是排不掉的,没办法最后我就求师父帮忙,结果那些毒包一下子就炸了,流脓,流的满身都是。这种在精神层面对微观中的物质身体的摧残是很厉害的。

北京有一个叫杜秀云原来一直很坚定,99年“7.20”后曾29次去上访护法,被抓后屡次绝食,曾经正念闯出,但由于在法上认识不够,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后来在里面被“转化”邪悟了。邪恶利用她的经历制造成光盘,编造谎言给劳教所的学员放,迷惑欺骗了很多学员。后来这个杜秀云从劳教所出来后,虽然很多学员找到她想帮助她明白过来,但都由于她在里面中毒太深,始终迷在邪悟中没能清醒过来,最后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出现幻听、幻觉,于2005年初从自家六层楼跳下摔死了。这是邪恶的旧势力、中共邪党操控的劳教所,从精神上摧残法轮功学员达到“肉体上灭绝”的又一个铁证。

大法弟子:师父一再告诉我们,修炼是极其严肃、极其严肃的,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都难。《挖根》中说:“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你看邪恶“转化”学员的四步,每一步都是针对心来的。肉体折磨是针对怕心来的,旧势力操控恶人打学员,借口就是要把学员的怕心给打没了,你越怕它就越打你;精神围攻就是看你在法理上有没有漏,任何没修下去的人心与根本执著都会成为它们加大迫害的借口。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讲:“而且它们控制着邪恶的人针对人的一切心,一切执著,全面无漏的、瓦解式的检验大法与弟子”,在那种环境中,思想稍微不清醒,很容易就被邪恶钻了空子。“你自己心一不正,马上就完。”(《转法轮》);那个物理隔离,长期单独关押,那种难耐的寂寞也是修炼人最大的敌人,再加上心理诱骗,看你动不动心。《转法轮》中讲:“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它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师父在迫害前把这一切都讲到了。

大法弟子:最严重的是邪恶采取封闭的手段强制不让学员学法、炼功和交流,我觉的这个是它迫害的核心。99年“4.25”上访不就是为了争取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吗?作为大法弟子,它不让你学法、不让你炼功、不让你和同修交流,这些师父给我们留下的正常修炼的因素与环境都没了,那就是要彻底的毁灭大法弟子。在这种环境下要想走过来,要时时回忆师父的法,全凭一个“信”。

《圣经》里面有一段故事:耶稣带着他的门徒乘船在海上,突然起了大风暴,船猛烈的摇晃起来,好象随时就会翻入海中,门徒们都很惊恐,不知如何是好,这时耶稣对门徒们说:“你们这些小信的人”,然后走到船前大声的呵斥,风浪马上就退去了,门徒们都感到不可思议。

修炼全凭一个信,信师信法。和几个里面出来的学员交流,一个学员认为自己这几年最后能正念闯出来全靠学法和背法,另一个学员说她们那时候在劳教所有学员也能学到法,可她却主动配合着邪悟。所以我觉的,劳教所这种邪恶的迫害对我们而言,根子上还是一个信的问题,对大法对师父信到什么成度的问题。

大法弟子:“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这一切只不过是利用邪恶的表现,坚定大法与去掉修炼者的根本执著,从而使修炼者解脱常人与业力的束缚。淘汰的都是不真修的。这段时间邪恶在被利用时虽然能逞凶一时,最终将在可耻中收场”(《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师父在教导我们反迫害中把我们铸造成伟大的觉者。

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在那样邪恶艰苦的环境中,在残酷迫害下,很多仍坚定修炼,不断的向警察和犯人讲清真相,有力的震慑着邪恶。像女子监狱有一位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已经被非法关押近五年,不但未被“转化”,反而以自己的正念正行赢得了警察和犯人们的一致尊敬。她在里面每次调队时,犯人们都集体哭着送她走。作为在外面的大法弟子,不能看着邪恶再肆无忌惮的迫害我们的同修,得抓紧营救他们。

大法弟子:北京前進监狱(茶淀)、北京团河劳教所、新安劳教所、女子监狱、少管所、调遣处和法制培训中心,这些地方都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有些学员也看到了,那里面的好多管教都是地狱里面的鬼。这些地方现在还那么邪恶,被关在里面的学员受迫害那么严重,和我们在外面的学员没做好是有直接关系的,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这些年来我们对这些地方曝光与讲真相远远不够。比如前進监狱曝光的就很少,西城区学员林树森从里面出来后在明慧网上曝光前進监狱迫害学员的罪行,去年又被邪恶绑架,还以此作为罪名准备给林树森定罪,可见邪恶最怕的就是曝光;再比如搜集这些地方所有恶警及工作人员的个人信息、社会信息与迫害罪行,通过各种方式给他们及他们的家属讲真相;汇集所有被关押在里面学员的详细情况、找他们的家人想办法正念营救学员,等等。在这些方面我们确实做的远远不够,当然这也与整体的状态有关系。

大法弟子:我们应该呼吁所有北京大法弟子都拿起笔来,将自己这些年来所遭受的迫害详细记录下来,整理出来,想办法公布于网上;同时提供实施迫害的恶人名录、恶警姓名、照片、家庭成员、行恶单位、电话、地址、电子信箱等等,越详细越好。我们的笔就是我们的法器,“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震慑》)写的过程中就是在除恶灭邪,救度世人。希望大家都能认真对待这件事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