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为私的自我保护意识观念中突破出来

读“北京交流”后想到的


【明慧网2006年3月9日】明慧网2006年2月22日登载的“北京交流”一文写的很好,如果此文能在一年前或更早的时候写出来该有多好啊。

我所在地方与北京毗邻,我在北京又有亲友,经常有机会与在北京工作的同修切磋(多数都是外地在京工作的同修),因此对北京大法弟子的修炼情况有一些了解。2004年我曾写过一篇《与北京同修切磋正法弟子的历史使命》(见《明慧周刊》)。看了《北京交流》一文后,我想有一个问题没有写出来,现借明慧一角写出来与北京同修切磋。

我认为障碍北京同修不能整体上从人中走出来的因素,有一个很重要的观念,那就是自邪党执政以来,在北京人头脑中形成的自我保护意识,这种意识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邪党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反宇宙、反人类的邪恶迫害中形成的。

邪党在镇反、文革、六四及迫害法轮功等一次次血腥的红色恐怖中,用八千万无辜生命的鲜血染红了它们的血旗,染遍了它们的“红色江山”,构建了它们那“红彤彤的新世界”,造就了邪党的“血染风采”。在一次次的抗争与迫害中,使京都人对邪党的无情与狰狞面目认识得越来越清,惧怕中使他们不知在何时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这个党太邪了”、“它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为俊杰”,只有忍辱、逃避乃至顺从才能保全性命。有人说:北京人怕心重、圆滑、会来事儿。我还不这么认为,北京确实有它的特殊性,邪党执政以来,哪一条邪恶的政令不是在这里发出的?哪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不是在这里演绎的?文革“十年浩劫”、“六四”屠城血案,及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哪件不让国人望而生畏啊!

大法弟子身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在修炼前一直受邪党文化的毒害,在怕心中形成了自我保护意识也就不足为奇了。但大法弟子走的是人成神之路,大法弟子在人间的使命与责任就是证实法、维护法、救度众生。那么这种为私的自我保护的观念就是必须要突破的、要修去的东西,不然,就无法从人中走出来,无法履行自己史前的使命和责任。

从另一方面讲,这种为私的自我保护意识不改变,就难以从个人修炼中突破出来向正法修炼迈進,就形不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在《北京交流》一文中,北京弟子说的一段话我认为比较好:“我觉得北京学员整体存在的问题有两个:一是没有形成一个整体,各做各的,有点一盘散沙;另一个就是对正法修炼认识不够,不同成度的还有点个人修炼的东西。这两个问题归根到底就是没有从整体上从法上提高上来,跟上正法進程。”是啊,正法修炼不是个人修炼,它是一个整体;弟子与弟子之间没有间隔,它是一个圆容不破的正念之场。整体要靠大家共同维护,正念之场要靠大家共同圆容。

北京是邪恶聚集的地方,因为邪恶的老巢在那里,邪恶的因素相对其它地区是多一些。这只能说要把北京这个环境正过来难度会大一些,付出会更多,而不能成为大法弟子难以走出来的借口。其实每个地区环境正过来的过程都不是轻轻松松的,都凝聚着当地大法弟子的血泪和生命。大家看一看明慧网上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数据排位就知道了。

我过去在被迫害中,一直向外去求,向外去找,结果越找怨恨心、仇恨心、争斗心越大,越找心理越不平衡。承受不住时,整天执著正法结束的时间,甚至对大法也产生了怀疑。后来我学了师父“被迫害严重的地区,被破坏得严重的地方,那里的学员真的应该想一想:到底怎么回事?”(《在大纽约地区法会上讲法和解法》)一段法后,才惊醒过来,才知道了向内找自己,找我们整体上的原因。如果我们整体上三件事都做得好,在我们这个场中布满了正的因素,邪恶还能存在下去吗?迫害还能维系吗?每一片天都得靠我们大法弟子自己去打出来。

在参与北京正邪大战的时候,我们地区很多同修花五六百元租车往返七、八百里到天安门附近去发正念。有一位同修先后三次带上农村的一些老年同修(最大的七十多岁)去城楼发正念,每次都有邪恶干扰,但每次她们都正念正行的闯了回来。有一位同修去北京打工,他悟到在北京打工并非偶然,就抓住一切机会救度众生,在仅仅三个月时间里,给工地上千人讲了真相。

有一位农村女同修随丈夫到北京打工,住所周围的商场、菜市场、邻里都成了她讲真相的场所。2005年元旦她悟到应该去天安门证实法,就连发三天正念,求师父慈悲加持让她顺利返回。在天安门升旗仪式时,她在人群中高喊:“法轮大法好”,还炼了法轮桩法,之后安全回了家。

我经历了邪恶长达几年的迫害,怕心较难突破,在本地做真相还可以,可是到北京怕心就突出了,不敢面对面去讲真相、发资料。但我坐出租车时抓住机会给司机讲真相。除睡觉时间外,每一个整点在家里或在街上、商场里、公车上讲,发正念清除北京另外空间中破坏大法、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

我个人认为在布满邪恶因素的环境中,怕心人人都有,只是表现的成度不同而已。如果等到完全没了怕心再去证实法、救度众生,那是等不到的。只有在做三件事中才能去掉怕心,如果在怕心障碍自己走不出来时,能想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能想到那些急切盼望得救的众生,就会生出克服怕心的正念。虽然每一步迈出去都很艰难,好象强为一样,但有时候强为是通向坦然的铺垫。

我在北京遇到一个东北同修,他抛家舍业来北京证实法已有几年了,他说:“北京这个地方太特殊了,太需要大法弟子,哪怕每天在公车上、商场中、大街上发发正念,清除邪恶,解体邪灵,把慈悲留给世人,也是很好的了。只要大法弟子在这里存在一天,就是对邪恶的震慑,对众生的救度”。我听后非常感动,看着他每天风尘仆仆的做着联系协调北京大法弟子、鼓励他们走出来证实法的事,很少有时间休息,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用心上我与同修的差距太大了。

写到此,我想与北京同修说几句:万般轮回,沧桑转瞬,数世之约,重托相牵。每个人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生在大法洪传之际,你们身在北京绝非偶然,是因为你们的史前誓约中要在北京助师正法。

北京邪恶因素是相对多一些,但北京同修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上又有着外地同修和海外同修无可比拟的得天独厚的条件,能身在北京证实大法是你们特殊的荣耀和机缘,师父对你们寄予了无限希望。北京是师父传法办班最多的地方,是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所在地,在洪传大法时北京同修创造了辉煌。在证实法的环境中,一位北京同修说:“我觉得六年多的风风雨雨走过来,在这么大的魔难中,在这么邪恶的地方,每一个能在做好三件事中走到今天的北京大法弟子,不管他自己还有或多或少的问题,从整体来看,都是极其珍贵的,非常了不起的,就象师父说的神都会佩服的。好多北京学员意识不到在这里所起的作用,觉的没有什么,从全宇宙的正邪大战都聚焦在这里这一角度看,每一个北京弟子都是珍贵的,都是必不可少的,都是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而且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正法弟子啊,这场迫害都走到这一步了,大法已经在正法中走到这一步了,我们还怕什么?你们不是已经看清了你们的未来吗?”其实我们思想中存在的那个为私的自我保护意识还不是怕心在作怪吗?那就把这个怕心放一放,把这个为私为我的自我保护观念去一去,最后以一首小诗与北京同修共勉:

使命在身,耳边响起阵阵法鼓声,
超越自我,心中放下层层名利情;
真相讲清,抓紧救度世世有缘人,
果正莲成,冲出三界重重上苍穹。

以上只是个人一点粗浅认识,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