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幸福的回忆


【明慧网2006年4月17日】首先向师尊问好!每次回想起师父在合肥传法的情景,我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感动和无以言表的幸福。下面我记录师父在合肥讲法的一些片断希望能表达对恩师无限敬仰之心于万一。

我从小到大都没接触过气功,也不听,不想,不信气功,可以说是一个根本不懂气功的人。1994年4 月15日,师父来合肥传法,地点是安徽省党校礼堂。当时我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也走進礼堂去听课。我坐在那里,虽然对气功、修炼什么也不懂,但觉得浑身从来没有那么舒服过,不但不愿离开反而想一直坐在那里不动,静静的听师父讲法。

我每天都早早進礼堂坐下,渐渐的我明白了师父是让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好人,更好的人,更更好的人,去掉一切不好的思想,把心修得干干净净,纯纯正正。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气功,这就是修炼。头一次听课,就遇上师父传宇宙大法,而且听师父亲自传功讲法,这是多么大的缘份啊,多么大的福份啊。

过去我不信气功,但从小就信佛信神,所以师父一讲到法轮佛法,我就心头一热,很感动,很亲切。师父还讲到法轮世界的殊胜,无比美好,我觉得身子轻盈盈,好象起空在天国世界翱翔,自在极了。师父说“我们讲整体调整学员身体,使你能够炼功,你带着一个有病的身体,根本就不会出功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

调整身体开始了,师父让大家站起来,跺跺脚。我刚跺脚觉得头上好象松开一个箍掉了下来,多年折磨我的头痛,头沉头晕的毛病一瞬间去掉了。我心里不由惊叹,真神啊!忽然台下爆发出一阵欢呼,原来从南京赶来听课的70人中有一个不能走路、双耳又聋的人,这时竟能快步走上台绕圈,耳朵也恢复了听力,他举起双手和人群一齐欢呼。法轮大法的法力不可思议,神迹实实在在的展现在我们眼前!

第十堂课,师父让学员递条子,提问题,由师父解法。我文化低,怕写不清楚,也不知提啥问题,错过了这次机会。过后想起我喜欢打麻将,不知炼功了还能不能打,心中遗憾为什么不问师父。照像那天,我见师父一个人站在外面,赶紧走到师父面前,冒冒失失提出能不能打麻将的问题。师父没有因为我的冒失批评我,反而笑笑,很祥和的说:“你都炼功了,还打什么麻将,不要打了。”我点点头刚一转身,又想到一件事问师父:“我说师父我什么功都没炼过,能不能炼我们这功?”师父看着我很慈悲,祥和的笑着说,可以,你要好好炼功。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似乎明白了师父那慈祥目光中的内涵,是在鼓励我,不接触其它气功好啊,可以做到不二法门,专一修炼大法呀!

1994年11月15日,我的车经过一个公交车站时,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突然打开车门,把我和车子都撞翻在地。人倒在慢车道上,车子里的证件全都掉到花坛里(当时我未觉察)。人一爬起来,就想冲着刚从车里出来还在发愣的人发火论理。没等开口,忽然想起我是炼功人,马上一声不吭的去办事了,到了办事地点一拿证件,才知道翻车时丢了,可此时已过了半个小时,还能找到吗?不管怎样找找看。没想到老远就看见东西还在花坛里。这是我第一次悟到炼功人心一定要正,时刻不能忘记自己是修炼人。如果刚才我要真跟撞我的人发火,丢失的证件可能就找不到了,从此我天天抓紧学法炼功。

边听师父讲法,一边我还时不时的真正看到、悟到“法轮常转”的玄妙、殊胜,多是在凌晨起床,似醒非醒的时候。如一天早晨要起床的时候,法轮把我给拖了起来,我看见法轮就好象龙卷风一样似的把我拖到好高好高的,我用龙卷风来形容法轮是不尊敬的,但是我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当时我很害怕,就开始喊师父,其实师父当时就在我身边,他很慈祥的微笑着看护着我。当时我就想师父在我身后怎么不帮我呀,我一直喊,喊到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还在喊着,那法轮真的好大,大概有十几平方这么大。有时我睁开眼看见法轮在我头左侧太阳穴转,转的速度快,还发出大响声,把我的头扯得很高,每次过后,我的头又舒服又轻松。有一次我还看见观音菩萨微笑着在我床边,我问:你怎么来了?她说:我来看看你。

还有一回,我和同修合租一套房子,大概晚上十二点多,我睡下不到十分钟,就看见一个穿豆沙色服装,30多岁的家伙進了房间朝我睡处走来。这时出现好几个师父的法身就把这家伙压倒在地,听见它嗷嗷叫唤。同时我身边还有七八个法身在保护着我,那家伙就被带出去了,我当时非常激动。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弟子身边,看护着,保护着,无微不至的关心爱护弟子啊!

还有一件最难忘的,每次回想起来就觉得师父马上就来合肥似的。因为当时办班时有个同修问师父什么时候再来合肥,师父微笑着说:合肥嘛,将来还会来的。我们合肥全体大法弟子十分想念师父,盼望师父回来。一定做好三件事,给最最伟大的师父交一份满意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