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 不离法 从新做


【明慧网2006年4月27日】1999年7.20,邪恶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转入正法修炼时期,记得那次发真相资料到一户人家门前的小台桌上(当地民居的一种常见摆设),屋里一人气势汹汹冲出来喝问放什么。我善意的告诉他,是对你们有益的好东西,未待详细讲,那人拿進屋里灯光下一照,急忙“砰”的关上了大门,原来是背后控制那人的邪恶吓坏了。2000年末,我踏着同修走过的路走上天安门证实法,向首都警察讲真相的时候,我发现了超常的现象,天蓝色的圆形物象轮子一样快速旋转环绕,还有那些亮晶晶的金星……

接下来在连续的非法关押迫害中没做好,一再反复摔跟斗,被迫害的非常险恶。前妻有外遇骗取家里和亲戚朋友的大量金钱,又在邪恶610的唆使下起诉离婚,通过穿着西服的邪党坏人夺走我的所有财产,留下的是感染给我一身的性病病毒,偏瘫的父亲也由于我被非法关押缺乏照料而变成全瘫,后来脚坏死截肢身亡。

面临绝境,身体健康严重恶化,各种性病症状爆发,随之全身从头到脚皮肤溃烂,生死攸关时,我决不放弃修大法!我利用安排在社区做临工的机会,不断从基层向上讲真相,以前是中央、省、市、县往下做,现在是社区(村)、镇、县、市往上讲。经过半年的从新炼功消除了病业,身体迅速恢复,这一切都是在被严密监控的情况下做到的,我深深的体悟了师父的佛恩浩荡和慈悲苦度,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会丢下没做好的大法弟子,只要我们从新做好!

就在父亲刚去世、尸骨未寒还没下葬的2004年6月,邪恶的610又把我作为典型强加迫害,实行第三次非法抄家,非法劳教两年,新婚的妻子也被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强化洗脑迫害。

这次一被非法关押我便绝水绝食八天反迫害,坚持炼功拒绝配合,被恶警卢某某带犯人打手打伤头部、腰部、颈和手,跟着又遭恶警陈伟山毒打头部和胸口心脏部位,致我重伤当场昏迷三天三夜不能吃喝。后被绑架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没有完成体检就被投入牢笼,关進了“刑场”。

所谓的“刑场”,是专门迫害坚定大法弟子的一处邪恶秘密黑窝,据经历过的大法弟子揭露,“刑场”由省610检察院三个高官指使,专管大队挑选恶警和大批强悍的劳教打手,设有禁闭室和电刑装备,把全省各地抓来的坚定的大法弟子蒙上黑头套押進去,用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脚、腿,一下就把人击倒在地;不屈服者再禁闭,全身用电棍过电烧灼;或恶警拿电棍逼使劳教打手把学员大字形拉扯手脚按紧,左右前后群殴,有的被当场打成残废,随时可听到受刑者的惨叫声;仍不屈服者继续用热水器开水烫伤后,撒上盐浇上盐水用风扇吹,用军被卷起放在暑天中午烈日下水泥地上蒸烤等等酷刑,这真是一幕幕人间地狱!

我身带重伤被单独囚禁在刑场,一关進去就连续昏倒、休克,所医院检查是因为头胸部受外力击打伤患处和伤及大脑所致;加上刑场迫害期间不让睡觉;整天强按在十厘米高的小凳子上,用高音频视频近距离播放造谣诽谤大法的东西;长时间罚半蹲跪、单脚站立至摔倒,还有受刑者痛不欲生的嚎叫干扰,逐渐艰难進食,日益消瘦,坐着坐着就失去知觉,不断出现昏死,所医院确诊为“精神压迫综合症”,所以每隔20分钟恶警便要探我有无气息。经受了7个月的摧残折磨,常常反复的不省人事、精神失常,就在这种精神错乱的状态下自心生魔,神志不清时被恶警控制逼着照抄“三书”,至此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这就是邪恶迫害大法学员最狠毒的手段:先杀灵魂,再杀肉体。

随后转为集体监禁,不断加深强化洗脑毒害,采用的卑鄙手段可以概括为威逼利诱欺诈,表明上减少了体罚毒打,以(假)减刑期,对反复者处重刑罚威胁针对没做好的学员的怕心,求安逸心(就是身陷魔窟,任由邪灵烂鬼吞噬破坏消磨正法修炼的意志,推向地狱毁灭中还想要舒服一点的),其真正的性命多么危险,其实心灵遭受销毁撞击的痛苦无与伦比。邪恶就是以早日获释为诱饵诱骗学员按照它们安排在背离法的邪路上越陷越深,以致不能自拔。我后来亲身目睹:它们对坚定的学员都是实行单独秘密囚禁,分散在各个劳教所、分所、各个大、中队里,卖人头出工骗拿厂资方的工资,不断加长非法劳教期限,关押越久卖人头钱越多,恶警任意折磨毒打;学员抵制绝水绝食就被大字形铐在铁床上注射不明药物和强行灌食,大小便都拉在床上,还在耳边用音响24小时整天播放,有的被折磨到心脏停止跳动,还要加期,不放人。

我神智恢复一点时就和同修相互背法学法,纠正邪悟,合力向陪同人员讲真相揭露恶警的迫害,终于归正真念。关押至九个月时,邪恶强迫我写总结来确认它们的迫害效果时,我坚决拒绝,那时受毒打摧残的伤患全面发作(处于瘫痪状态近二十天,所医院X光,B超显示脊骨完全变形;佛山市中医院CT加强切片证明11胸椎、14腰椎错位,压迫中枢神经坏死,导致全身瘫痪,肌肉萎缩,医生们束手无策)。恶警说,你身体瘫痪不会写,你嘴还会说话,说出来叫人代你写。邪恶真是要毁灭众生啊!

后来它们看到我生命垂危,真的不行了,才把我拖去留医部,换了十多个人24小时监控,我就躺在床上用口向人们讲真相,那时医院里的病人和监控其他学员的人聚满我房间来听,用口教他们一些炼功的动作。我抓住监控的警察、人员懒于看护瘫痪垂危者的机会,在师父的呵护下努力打坐炼功,销毁了邪恶的邪灵附体,解决了瘫痪的问题。当穿警服的主治医师带领一大群医生警察来通知我,要硬给我做手术,动刀子开膛破腹,刨刮椎骨,剜割神经时,真是九死一生,因为医院不具备手术条件和技术且硬胡来。此刻我起来屹立着,看着我同时写好的严正声明和监控人员秘密记录下我的一举一动,无不敬佩大法神威。还按我的请求停止强行注射针药。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轰动了整个医院,影响巨大。据恶警指我影响到大法学员集体声明反迫害,是因为我曾在与警察讲和集体公开讲善恶报应。其实是大法学员正念正行的一次整体配合。瘫痪了的炼功从新站起来,邪恶张惶失措,不理我仍然处于身体伤残的事实,慌忙把我转移秘密单独囚禁。但是,不管关在哪里,那里的众生就会听到大法好的福音。邪恶一边不断恐吓威胁加刑期,一边又搞“保外就医”,把我推回给地方监控,放回家中。

濒临死而复活才真正体悟大法的神威,正法修炼者什么都具备了,有师在,有法在,怕啥?摔倒了快起来,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