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师敬法是修炼人的本份


【明慧网2006年4月30日】我认为很精進的一位同修被绑架了,刚听到消息的时候我还比较沉稳,几天后怕心便出来了,恐惧笼罩着我们夫妻二人(都是修炼人),好象恶警随时都会闯入家中。怎么办呢?把书藏起来吧,我俩想到了一块儿,可是放哪儿呢?看哪儿都不安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认为安全的地方,真相资料放哪儿呢?因为去年我上班忙的不顾学法,资料也攒了一大摞,终于又找了个认为可以放的地方。可是这一大堆明慧资料怎么办,搁哪儿都不安全,要让恶警搜去他们不珍惜还会抓住把柄,要让恶人得到还不如烧了。于是我们把认为没地方放的明慧资料烧了,当时也知道很可惜。

随着时间的推移,恐惧感渐渐消失,我又从新拿出大法书看,拿出真相资料去发。一天,同修送来明慧编辑部要求参与推荐明慧文章的倡议书。我心情沉重,没敢在同修面前提起烧明慧资料一事,但是我知道我犯了一个大错误。我大脑一片空白,书也看不進去,功就更不炼了,我想这回我犯了这么大的错师父肯定不会原谅我了。我真的承受不了了,索性也不看书不炼功了,躺在床上消耗时间。后来想来想去自己觉的又不对头了,烧明慧资料已经不对了,又这样不看书不炼功的是不是错上加错呢?

这样一想,心里亮堂了一些,打起精神看书,正好看到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不计众生在历史上一切的罪!(鼓掌)只看这次正法中众生对正法的态度!”我终于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下振作起来,接下来每天努力的看书学法。

一天在整理一些短篇经文时,发现2005年以前的短篇经文不见了。一天晚上丈夫要看《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找了半天也没找着,怎么回事呢?怎么就不见了呢?好象还有别的讲法也不见了。想来想去只有两种可能:1、烧明慧资料时没看清给烧了;2、随着真相资料发出去了。哎,怎么成了这样,我坐立不安了,可是出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了,我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把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明慧资料合放在一个纸箱里,看大法书的时候过去拿,看完明慧资料往里放,真相资料、不干胶、横幅放一块。自己也觉的这样做对师父不敬,但想整理的时候就有一个强烈的思想出来了:过几天再说吧,现在正忙呢。忙什么呢,看书、炼功、做家务。现在想来,好象就是在我不重视大法书籍存放的时候,我开始不精進,拿起书就困,一炼功就感觉累,发正念也迷糊,出去发真相材料也是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啊!原来我的一切不正确状态都是因为怕心,因为对大法书的不珍惜,对大法的不敬,对师父的不敬啊!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你们要是对师父不尊敬的话,按照宇宙的理讲那是错的,那么旧势力就会因此而钻空子毁掉你们,它们抓到了最大的毁掉你们的把柄,因为它们看到了我度你们的整个过程。”“所以对我们有些学员哪,一时糊涂,心态不正,你们想一想,你们一旦对我不敬的时候,旧势力就会下狠手,它们认为这人太坏了。当然它们绝不是马上就消灭了你,它们会引导着你们,叫你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假象,使你的心越来越不正,叫你的心对师父魔变,把你们引上邪路,从而叫你们犯了那么大的罪。”“你们真的犯了这一点的时候,旧势力把你们销毁的时候我都无话可说。”(《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震惊了,由于我对师父的不敬,所以一直处于不精進状态,由于我对师父不敬,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只愿看《转法轮》,不愿看其他讲法。由于我对师父不敬,对大法弟子被迫害就是想不通,认为这些人在酷刑下都不屈服,多坚定啊!怎么反被迫害死呢?从而对师父的其他讲法产生怀疑。想到这,我真的是吓了一大跳,好险哪,这是多大的漏洞啊!要不是师父的无量慈悲,我都难猜测我的结果会是什么样。

于是我来了个彻底改变,每天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把大法书籍、明慧资料、真相资料整齐的放在各自的地方。即使晚上看书困的不行想睡觉的时候也要把书放好,而不是象以前那样随便往窗台、床上放。

很长时间想写此体会,但总觉的没脸写。看了师父的《洛杉矶市讲法》“关过的好与不好也都是正常的,也不会因为某个学员因为一时糊涂做错了,也不能因为某些学员在一段时间中不精進或者是在一段时间走不过来了、甚至于做了错事,就说他不是修炼了,或者说他不行了。”我终于鼓起了勇气。希望有跟我存在类似问题的同修,请以我的教训为戒,以实际行动敬师敬法,这本来是修炼人一开始就应该做到的,因为这是修炼人的本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