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6年4月8日】2005年正月的一天中午,我刚吃完饭,县610和当地公安分局的一帮恶警化装成便衣,闯進我家,将我强行抬上警车,绑架到县“610洗脑班”,以谈话为由企图“转化”我。一开始,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忘了发正念,完全用人的一面不配合、反抗,但最终还是没有摆脱被劫持绑架的结果。

進了洗脑班,我头脑开始逐渐冷静清晰,我质问他们“为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随便進家抓人,你们这是侵犯人权的犯罪行为!赶快放我回家。”一个小头目模样的人恶狠狠地说:“放你?你自己干的事你知道,進来了,不好好交代,休想出去!”我大声说:“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人,没有错,更没有罪!我到北京上访过(去过四次),为我师父,为大法鸣冤、讨公平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没有错,也没有罪!现在我在家向世人讲真相,救度世人,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也没有错,也更没有罪!要错是你们错了!你们身为国家干部,执法人员,却知法犯法,乱抓无辜,是要受法律制裁的。请你们赶快无条件放我回家!否则一切后果你们要负完全责任!”他把门一摔,说:“等着吧!”

自己静下心来,思考自己自99年7.20以来,风风雨雨進京四次,被绑架多次后,進过三次看守所,一次拘留所,最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没有认识到:大法修炼已進入了正法修炼时期,而我一个劲的就是要圆满,生怕掉了队,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为私为我是旧宇宙的特性,而师父要求我们大法弟子要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标准。为求圆满自己走了“转化”的错误道路。思想起来,不寒而栗,惭愧至极,真是无脸面对师尊及各位同修。

2003年看了师父的《美中法会讲法》后,自己猛然醒悟,“转化”是百分百的错误!危险啊!太危险哪!要不是师父的洪大慈悲、佛恩浩荡,象我这样的就永远失去这万古难逢的修炼机缘!

为弥补“邪悟转化”造成的巨大损失,自己开始加倍努力赶上落下的正法進程。首先写了严正声明,然后给自己订了“规矩”。每天早晨4:45分起床炼功一小时,5:55分发正念,然后争取早饭前背一段或二段《转法轮》,白天上山干活,進城進货(我家开商店),身上装一块报时表,一到点就发正念,晚上学法,炼功,一直到12:15发完正念再睡觉。和其他功友协商,成功地在我们地区召开了20多人参加的小型交流会,复印各种真相资料,把我们村及周围几个村,家家户户基本送遍了。另外其他挂横幅、放录象、贴不干胶等讲真相自己也做了不少,而且很成功,同时我们村还恢复了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集体学法炼功,一直没发生什么不安全的事情。

这次自己被邪恶绑架,除去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干扰迫害外,更重要的是自己修炼中肯定有严重的漏洞和执著造成的,因为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自己如果时时处处都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正念正行,不论谁都不敢随便动大法弟子一根毫毛的,更何况绑架、非法判刑呢?

那么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有漏呢?一时半刻想不太清楚,但自己心里有一个坚定的正念就是:无论我有什么执著,有什么漏,只有师父可以考验我,其它任何人、任何生命都不配!因为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我走的是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谁也不准干扰、迫害我!谁动谁就是罪!你“610”算是个什么东西,你有权力抓我,但你休想动了我的心!无论如何决不能配合邪恶之徒的任何要求指示和命令,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

决心一下,我首先绝食抗议,不吃不喝,开始他们不在乎,说什么“熊毛病,不吃不饿,饿急了就吃了”。后来看我真不吃不喝,开始有点慌乱,一个头目假惺惺的说:“有什么话咱慢慢说,不就是叫你来谈谈话吗?怎么能不吃饭呢?弄坏身体可是你自己遭罪哪!伙计,赶快吃点吧!”我义正辞严地质问他们:“你们这是叫人谈话吗?叫人谈话是不是就不是敌我矛盾?不等于就是犯了法?是不是应该在平等、自由、自愿的情况下進行?而你们违法、强行绑架,这是侵犯人身自由,是典型的犯罪行为!我配合你们就是配合你们犯罪!”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就是叫你来玩玩、谈谈话,没有任何意思,你不吃饭,叫我们怎么办?你的意思要求怎么个谈法才行?”我说:“要谈话不要紧,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堂堂正正,只要还我人身自由,我先回家看看,拿点东西,回来把大门打开,在自由平等的情况下,咱们怎么谈都行。你有本事说服我,我就听你的,我能说服你,你就听我的,行不行?”“那怎么能呢?没有这个先例!”“不行就算了!”他急忙说:“别忙,我们回去研究研究。”一会儿,回来以伪善的口吻说:“老伙计,你是咱县唯一特殊照顾的,按照你的要求办,回家看看,你可千万……”我知道他担心什么,我立即告诉他:“我是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按‘真善忍’办事做人,我说回来就回来,不用说你们还跟着好几个人,就是我自己我也要回来,因为我要和你们讲真相。你们当中也有应该救度的人。”他赶忙说:“好说!好说!咱们就这么办!”

回家一看,家中一切正常(我当时担心家里有大法资料,另外怕妻子配合不好,象以往一样听从邪恶摆布,乱缴罚款什么的)因为妻子也修炼,我简单了解一下情况,一切都很好,只是她困惑,罚款不缴,生活费也不用缴吗?我坚定地说:“一分钱也不能缴!再不能滋养邪恶啦!吃点饭我马上回去和他们讲真相。”妻子一愣,“怎么?还回去?回去他们就不能让你回来。”我笑着说:“他们说了不算!你尽管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吃完饭,我带了点东西又回到洗脑班,结果他们把大门又用大铁锁锁上了。我严肃地对他们说:“你们来这一套,非法关押人,限制人身自由,谈什么话?一切免谈!”几天下来,他们拿我没办法。我每天坚持背能背过来的《经文》《洪吟》,一到正点我就发正念,早上炼动功,晚上12点发完正念再炼静功,什么人物谈话我都不配合,只是反复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大法强身健体、净化心灵,做好人没有错,更没有罪。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千古奇冤,一定要平反的。希望你们不要再配合江泽民共产党干伤天害理、劳民伤财的蠢事啦!”

谈话不行,他们又拿出老把戏,放录象。我说:“不用放,对我没有用!”他们不听,结果放了两天,一次也没有放成功。因为他们一放,我就立即发正念,结果他们刚修好的放象机就是不好使,即使勉强放出来一会儿,不是一会儿出图象没有声音,就是有声音没有图象,事后一个领导找我谈话说:“这几天看的录象怎么样?”我说:“我越看对大法越坚定!越看越知道诽谤大法的人怎么个邪法!”他愣了,茫然的说:“是吗?”然后板着面孔威胁我说:“你这样执迷不悟,顽固不化是要二次劳教的。”我大声严肃地正告他:“不用说二次劳教,几次劳改我也不怕!即使枪毙我,上法场时,我也要高呼‘法轮大法好!”他气急败坏地狂叫:“好!好!咱们走着瞧!看你这小胳膊能拧过共产党的大腿!有本事你现在就出去!”我笑着说:“不用忙!到时你们就知道到底是谁说了算啦!”

一个多月后,通过静心背法,发正念,自己悟到:这次被抓原因多方面。自己从新加入正法修炼后,为了弥补“转化”走弯路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确实做了不少大法工作。但有一颗强烈的“干事心”、“显示心”,没出问题又产生“欢喜心”,同时还时常想,可不能再叫邪恶抓了去,因为劳教所、拘留所、看守所的滋味我是深有体会,电棍滋味自己多次尝过,一想就发怵!自己和别的同修交流说:“不怕!”实际自己是嘴上不怕,心里怕。

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自己整天做准备不要被抓,其实就是自觉不自觉地承认了旧势力对自己的迫害。我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连旧势力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认。自己这种状态怎能不出问题呢?同时自己还存有强烈的“争斗心”、“仇恨心”,特别是曾经亲自动手参与迫害自己的乡镇干部、派出所恶警,自己嘴上说不恨他们,其实是打心眼里恨他们,恨不得他们都早死早报应!一听说哪里坏人遭恶报,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高兴。与世人讲真相时,人心很重,遇到爱听的越讲越能讲,遇到不爱听的,特别是说大法不好,说师父坏话的,一股无名火气就往上冲。用大话压别人,用法卡别人。细想一想,自己这修的哪是慈悲心。这种心态怎么能达到救度世人的目地呢?这样下去,岂止是光被绑架的问题!……

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后,自己每天静下心来反复背诵师父的有关经文,“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找到了执著就去,认识到,错了就改。我坚信:只要自己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正念正行,在洗脑班该说的我都说了,真相我也基本都和他们讲了,洗脑班是关不住真修的大法弟子的。邪恶企图二次劳教我的阴谋也是决不能得逞的。

洗脑班不是大法弟子久住的地方,世上还有大量的众生等待我们去救度。在同修强大的正念加持下,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精心呵护下,奇迹发生了。2005年三月初八上午9点15分我刚发完正念,上卫生间去时,大铁门打开啦!我堂堂正正走出了洗脑班,从新汇入了正法洪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