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新回到大法中


【明慧网2006年5月10日】我是1994年12月22日参加过师尊广州讲法班的老弟子。从广州回来后身体轻松,学法也精進,还在本市组织起了第一个学法炼功小组。1999年在高压下,丈夫与三个儿子都反对我炼功,我脱离了大法。儿子藏起了我的大法书,我哭着说:“你不如要了我的命。”他听了又还给我。

派出所所长到我家问我:“你炼没炼法轮功?”我回答说:“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有问题自己向内找,要是人人都炼,可能以后还不用警察了呢。”所长连连说:“可能,可能”就走了。

过了几天他又来了。当时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就放在桌上,在师父保护下他没有看到。我跟他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他们不偷不抢,不做坏事,你们抓错人了。”他又表示说:“可能。”就又走了。

过了几个月又有三个人来到我家,这次我不客气的说:“炼法轮功的怎么了?你们为啥三番两次来扰乱我的家庭?”其中一人说:“这是上面的指示,我们只是登记,要么我给你填表吧?”我说随便。他们写了些什么就走了。我当时心里想:那不是我写的,代表不了我。现在想想连这都不应该承认!

但是在种种原因下,我还是脱离了大法。三个儿子结婚生子,婆婆病重,这时我自己也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头痛的特别厉害。当时我的心已不在法上了,就认为自己得了“病”,开始寻医问药,住院、输液、打针、吃中药、按摩等等,采用的全是常人的手段。医生说我是颈椎病,我已经完全把自己视作常人,后来甚至还跟随一个常人到本地的一个庙里认了个所谓的师傅。

2003年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天的东边开了一个大门,很多人都飞進了这个门里去,上天了,这时我醒来,突然醒悟到“只有法轮大法能救我”。恰好没过几天遇到一个从前的同修,她问我:“老杨,你怎么不炼了?这功多好啊!你是参加过师父亲自办的学法班的老弟子,师父还在等着你呢!没有书我给你解决,需要什么都找我。”就这样,在师尊法身的安排下,我从新回到大法中来。

从新回到修炼当中,我又遇到了形形色色的考验,磕磕绊绊走到今天。现在每天早早起床学法炼功,凌晨三点左右上街发资料,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但毕竟我曾经对师父对大法不坚定,脱离过大法,给大法带来不少损失,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也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了魔难。但我今后一定会抓紧学法,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