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波折终得法


【明慧网2006年5月13日】5月13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是师父传法整整十四周年的日子。作为一个得法仅一年多的新学员,我把自己得法的经历写出来,以鼓励那些还在世中徘徊的人,千万不要一再错过机缘。同时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并与同修共勉。

在国内时我曾被中共各种媒体攻击法轮功的铺天盖地的宣传所淹没。我不相信这些所谓剖腹、跳楼、自杀和杀人的报导,这明显是一种宣传、强加给别人的感觉,我历来讨厌共产党虚假欺骗的一套。尽管我不愿关心政治,但我根本也没有意识到这是文革之后的又一场血雨腥风。跟信得过的老同事私下打听,他说“政府太没水平了,人家群众只是没钱看病,祛病健身而已,何必呢?”我还想问,可他再没说什么。

然而,尽管我没相信这些欺骗宣传,但我的一些感觉,比如说师父受教育程度不高等等,成为我当时没有更深入的了解法轮功的一个障碍。跟所有的世人一样,我当时迷信科学,崇拜变异的所谓现代文化,热衷于追逐所谓时髦。

我记得就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的一两年,大约是97、98年,有一天我从单位出来,走在榕树林荫的路上,抬头突然看到了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前排高举着“真、善、忍”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迎面而来。游行队伍的人的服装感觉不是我所在城市的人,我刚这样一想,这个景象立即就消失了。我并没有多想这事发生在哪里,但“真、善、忍”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却映在了我的脑海里。我也立即明白了这是法轮功所倡导的。

但由于自己变异的思想,过后我没去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却可笑的想:“真、善、忍”虽好,可现在的人谁相信这个呢?现在讲这些太落伍了吧。就这样我在国内时辜负了师父的苦心,错过了得法的机缘。

2003年9月,我们全家移民来到了加拿大多伦多。2004年8月的一个周末,在我们从超市出来回家的路上,碰到一位非常面善的老阿姨,过马路的时候她递给我一张传单,我高兴的接下来了。

边走边看,原来是华人举办的秋色游园的活动。我很乐意去,移民加拿大快一年了,还没看到过比较大型的华人举办的活动。但我并没有注意到举办者,只是被精美的图案吸引。回家再仔细一看,才看到举办者是法轮功学员,字体虽然小,可我脑子里还是一震。法轮功看来不仅在海外存在,还挺壮大的。我们马上决定一家三口全去。可当时先生得到了一个在汉密尔顿工作的机会,马上就要出发了,正好错过了这次游园。

我虽有所失落,但并没有去多想。两个月后,先生无缘无故的失去了在汉密尔顿的工作,回到了多伦多,但很快就又找到了一分满意的工作。我们在加拿大的生计终于稳定下来了。但我申请麦克马斯特大学(位于汉密尔顿)准备上学的计划也落空了。

一天我在网上溜达,我电子邮箱的垃圾箱里出现了法轮功学员发来的一份邮件。我虽然看到了,但还是习惯性的把垃圾箱一下清空了。但删除后我就开始后悔,是的,我仔细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是因为删除了法轮功的邮件而后悔,可找又找不回来了。

这时我开始有点想立即找到法轮功的书,看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国内没有了,国外却又发展起来了呢?我立即开始在网上搜寻,尽管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网站。有一天,我终于通过别的网站连接到了一个叫大纪元的网站。无意中我发现下面友好链接中竟有法轮功的网站,我终于找到了。

一看才知道法轮大法从92年就开始洪传了,已经13年了。我现在简直就是在搭末班车了,我不顾先生、室友(当时我们和另外一家人合住)的强烈反对,开始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真是相见恨晚,同时为我以前多次错过真正了解大法的机会而深深后悔。

我一向对世间的事情不以为然,同时也养成了很大的惰性。从网上我了解到有一个炼功点,但不算近,又是冬天,心想春天再说。得法3个月了,只是自己在家学法,看着师父的教功录像自己炼功,不愿立即参加到证实法活动中来,还以自己对法理解不深、是新学员为借口。

慈悲的师父没有落下我。不久师父就在我似睡非睡中鼓励我发正念,醒来我立即照着做了。感觉太好了,强大的能量包围着我,我看到江魔头被我灭掉了,我从此就开始发正念了。

天气转暖了,一天早晨我和先生开着车,象是有人指引似的,我们一下子就找到了炼功点。

炼功点的同修很好,立即教我们动作,我才知道先前自己在家炼的动作有很多错误,才知道师父讲的炼功环境的重要。以前我也一再看到过这段讲法,可惰性挡住了我。长久在人中养成的惰性是我得法一年多来使我不能精進的一个障碍。不管怎样,我终于找到了大法,找到了我们的家,踏上了回家的路。

2005年5月20日,我终于亲眼见到了师父,聆听师父的教诲。我觉得我再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我也要助师正法。就这样我参加到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洪流中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